叶云修为仅仅只是道宗境,却罕见的修成了元神,然而他的元神并不强大,想要在霸武门的天罡武斗大阵之,悄无声息的找寻到隐匿在暗的敌人,显然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他又不可能事事依靠云梯之魂天云,不然他又如何能真正成长?而通过不断的历练,叶云完全可以将自身的手段和潜力挖掘出来,正如同现在的他,以元神融合万魂至尊的本源法魂,瞬间感觉到整个山谷之,一草一木都在识海之便得极为清晰,仿若亲眼所见一样。

    当然隐匿在暗处的武王境强者,和其余六个主持大阵之人,气息掩藏的极好。本源法魂也不能瞬息掌控全场,而是小心翼翼的,不断的将神识力量扩散,去寻找对方的一丝气息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叶云骤然间睁开了眼眸,凌厉的光芒一闪,低喝了一声道:“小云,左边有一人,杀!”

    叶云心念一动,传达出指令给混沌云剑,众人只见到乌光闪过,一身惨嚎,一具干尸自虚空之掉落出来,摔落在地上,顿时化作了齑粉。

    要瞬间斩杀这些强者,以叶云自身的修为自然无法做到,就算他使用皇级神兵落云弓也无法,然而混沌云剑则不同,本身就属于一种特殊的存在,而其吞噬的恐怖能力,也不是一般强者可以抵挡的。凌驾于皇级神兵之上,混沌云剑杀人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众人就听到一声脆响,仿若什么东西碎裂了一般。而叶云的紫金龙眼之术看去,就看到万千的红色线条仿若被什么斩断一样,再也不能继续。

    虚空之,同时传来了几声闷哼,更有五个人不约而同的喷了一口鲜血。显然是武帅境的修为,最后因为主持阵法被打断,还是被重创了。

    六道身影自虚空之显现出来,狼狈不已,其一人,乃是一个身形高大的老者,一头白发,浓眉大眼,不怒而威,正是带头的武王境阶强者。

    “可恶!是谁杀了我的弟子!”一声咆哮自那名老者之口喊了出来。这一切来的太突然,他们本来以禁制防御,只要有人进来便可以提出警示,甚至绞杀,然而莫名其妙的自己这一方就死了一个,而且死无全尸,这如何让他不恼怒!

    然而他却并没有发现什么,因为叶云众人还隐匿在虚空之,这一切都显得有些诡异,当然已经容不得他多想,陈轩骤然间散发出强大的气息,与坐下的阴阳噬魂塔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天罡武斗大阵瞬间奔溃,再也没有任何余力可以困住陈轩。

    陈轩就想一只猛虎一样,一声大喝,便以阴阳噬魂塔去镇压那名武帅老者。他不知道是何人出手相助,但是这个绝好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陈轩即使你出来了,老夫也能对付你。你被本门的天罡武斗大阵困住这么多时间,早已经成了强弩之末,若非这座宝塔,你早已经生死道消,不过现在老夫只要杀了你,这强大的道器便属于老夫的了。”以此老者的眼光,自然看出,阴阳噬魂塔的不凡之处,绝对属于皇级神兵。

    陈轩洒然一笑,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罗海,你即使以大阵困住陈某,也无法奈何的了我。若是有本事的话,我的宝塔便在这里,你来拿便是。”

    罗海冷笑道:“陈轩,【乳】臭未干的小子,也敢在本座的面前张狂!”这罗海修为绝顶,比之先前的那名武帅还要厉害,举手投足之间,便有一种拳破苍穹的气势。

    只见他大步向前,一拳打了出去,要将阴阳噬魂塔打飞出去。阴阳噬魂塔,吞吐着黑色的烟雾,数丈大小,如同一座高山,镇压而下。

    “天罡拳!”罗海一声低喝,只见他挥动拳头,拳之势凝结化作一个巨大的拳头,如同来自天际,威风凌凌,拳头轰击在阴阳噬魂塔之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一声巨响,阴阳噬魂塔被强大的拳劲打的滴溜溜一个旋转,而罗海整个人倒退数步。虽然没有占尽上风,但是他的双眼更是放光,尽是【贪】婪之【色】。能将自己迫退,这样的道器,威力无比,虽然自己乃是武修,但是若是拥有这件道器的话,最起码能让他纵横道武大陆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一直小心防守在旁的其余五大武帅,有两人发出了惨叫,这回罗海眼神捕捉到了两道乌光,然而等他想要出手相助,却已然不及。

    两大武帅,同样被风干了一样,化作了齑粉。即使罗海有道王境的修为,对这样的现状,也忍不住感到恐惧。

    罗海怒吼道:“何方鼠辈,躲在暗处暗算!有本事出来一战!”他堂堂的王者级高手,见到这样的一幕,又惊又惧。

    陈轩负手立在原地,见到这一幕却忍不住洒然一笑,只要对方不是对自己出手,那就不是敌人,况且以阴阳噬魂塔的威力,他自信在道武大陆,没有人能杀的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好歹也是武王境的前辈,却睁着眼说瞎话,这么多人对付我大师兄一人,还以什么狗屁的天罡武斗大阵,要炼化大师兄。让你们形神俱灭,也不足以泄愤。”一道声音悠悠的传了出来,随即几道身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陈轩双眼一亮,大喜道:“叶师弟,火师弟,还有笑师弟,你们都来了!”随即突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,摇头道:“不行,你们都是宗门的希望,绝对不能留在这里,快走!”

    叶云淡然一笑,说道:“大师兄,别急,就算要走,也要先杀了这个武王。”

    罗海脸庞狠狠的抽搐了几下,站在他面前嚣张的人,原本他以为可以无声无息杀了武帅境级别,至少也要是武帅九阶的强者,可是谁想到面前之人,最高的才道宗境九阶,而说话嚣张的,才道宗境五阶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一群不知死活的蝼蚁!”罗海一脸怨恨,本这样的小辈奚落,甚至是看清了他,如何不让他感到恼怒。当然他也极为忌惮,不敢确定是否还有强者隐匿在暗,因为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,方才杀人发会是这几个道宗境的小子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