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云一把抓住了面前的烟斗,还能感受到上面的余温,然而当初那个敢说敢做的“疯子”笑少,却永远的消失在了虚空之。

    “轰!”剩下的道皇境的余力,依然毫无保留的轰击在了叶云的身上。本来他可以完全施展虚空之术逃离开,然而却被笑少的消亡严重的打击了。

    强大的拳劲,余力将叶云整个人轰击的抛飞了起来,然而他却感觉不到任何痛楚。曾经他还是弱小的道徒八阶,被内门弟子朱守真为难的时候,性命攸关,还是笑少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脑子是不是坏了?”这一句话,依然记忆犹新,当年的笑少何等的意气风发?经历过钟际尘一事之后,本以为他斩杀万妖山少主幽空,威风凛凛,从此之后,整个道武大陆,兄弟几人都可以笑傲,然而现在一切来的都是那么的突然。

    喜欢与自己有说有笑的笑师兄,那个看似疯疯癫癫,却拥有着大毅力大智慧的师兄,那个坦率直白,整天喜欢吞云吐雾的师兄,就这么消逝在道武大陆的虚空之。

    这一刻,叶云只觉得心好痛,自己最在乎的情义,竟然被那无上的存在,用绝对的实力,轰的粉碎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叶云喃喃低语,如同了魔障,陡然间一声咆哮,“为什么!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蝼蚁,在无上的存在面前,只有灭亡!”一道厚重的声音,不屑的从虚空之传来,响彻在叶云的耳,是何等的讽刺。

    “轰!”只见一个拳头,随意的挥洒而下,要将叶云轰杀。这突然杀出来的无上皇者,如此不顾身份,要将叶云完全扼杀,因为他看出了叶云的潜力。

    以道宗境五阶的修为,就有胆量和武王境的强者叫嚣,这并非只是没有脑子,轻狂自傲,而是因为有这个资本和底气。

    这种天才万年难得一遇,既然不能拉拢交好,就只有毁灭。不然成长起来之后,对于整个道武大陆的各大势力,都不会是幸事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声巨响,原本叶云应该在这一拳头之下毁灭,却没有料想到,一拳轰击在了一道乌光防护罩上,而叶云则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疑问,而来自虚空之的厚重声音更是不敢相信,要知道无上皇者的力量乃是道武大陆的绝对力量,没有什么可以在皇者的意志下,还得以存活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你倒是还有宝物防身,不过今日,你这等天才,必须要死在我的手上,而你的宝物也将会成为我的!”这道厚重的声音不屑的冷哼了一声,依然没有将叶云放在眼,继续一拳轰击而出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!”李兰诗一声尖叫,想要冲上去,却被火望即使制止住了。笑少的死,使得这位沉稳的男子,也忍不住浑身发颤,虎目含泪。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霸武门!苍天立誓,我陈轩有生之年,定当将霸武门灭门,不留一人!不然便叫我,永生大道无缘!”陈轩双眼闪烁着煞气,紫色长袍无风而动,一个庞大的太极阴阳图,自阴阳噬魂塔之出现。

    陈轩要与虚空的无上皇者拼命,即便不如,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师兄弟们,在自己的眼前死去。

    “陈轩,你的对手是我,老祖的事情,还轮不到你来插手!”罗海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,看着陈轩的目光就如同看着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陈轩冷然道:“无上的皇者,高高在上,却近乎于偷袭的手段,对晚辈们出手,而你狗仗人势,狐假虎威。今日陈某便先斩杀了你!”

    罗海大笑道:“小子,真是可笑,本座乃是霸武门大长老,即便整个道武大陆,又有几人敢说斩杀我?孟非死了之后,老祖回来主持霸武门大局。孟家,早就可以在霸武门滚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杀!”陈轩一声爆喝,毫不客气,抖手便将太极图打了出去,要将罗海镇压灭杀。

    “怕你不成!”罗海虽然对陈轩的阴阳噬魂塔极为忌惮,但是却更是贪婪无比,想要据为己有,故而他最迫不及待的,想将陈轩斩杀。

    “天罡拳!”虚空崩裂无边,要将阴阳噬魂塔闪烁出的太极图淹没,然而阴阳噬魂塔作为强大的道器,虽然陈轩修为不够,无法完全施展,但又岂是这般好对付。

    罗海人老成精,又不会与阴阳噬魂塔正面冲突,故而两人一直僵持着。然而在众人看来,修为最高的陈轩被缠住,没有人能救的了叶云。

    叶云的形势很危机,虚空之的拳头,如同流星划破长空,不断的轰击在叶云的乌光防护罩上,想要将叶云轰成渣。

    而叶云却一只手紧握着笑少的烟斗,嘴角留着鲜血,双眼呆滞无神,对于外界发生的所有事情,都恍若味觉。

    “笑师兄因我而死,是我太过自信,是我太过大意!”叶云不断的摇头,恍若疯魔,他潜意识的不断认为,是因为自己没有一直将力量防护好众人才让霸武门的武皇有机可趁,才会导致一切来的那么仓促,使得笑少陨落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正在他大脑一片混乱的时候,叶云的识海之,传来了神秘老者的叹息。

    神秘老者无力的说道:“小子,老夫早就说过,你太过重情重义,迟早会害了自己和身边的人。即使你重情重义,那在你没有实力的情况下,又怎么去保护你身边的人?没有实力的你,弱小的你,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你最在乎的人,在你的面前死去!”

    “实力,实力……”叶云的脑海之,不断的萦绕着神秘老者的声音,当他脑海闪过笑少那高大的身影,却在一拳之下四分五裂的场景,便感觉到脑袋一阵疼痛。

    “啊!不,不……谁也不能夺走我最在乎的!”叶云双眼充血,头发凌乱无比,整个人骤然间爆发了冲天的煞气。

    “轰!”气势摩擦着空气,爆发出了轰鸣声,只见一身黑色长袍的叶云浑身上下,瞬间被血红色的光芒淹没,竟然如同当年在帝云城一样,化魔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要不顾身份,对晚辈出手,那便毁灭吧!冥魂和沙兽,你们来吧!给我尽情的杀!”叶云仿若喃喃低语,以本源法魂向着远在天冥沙漠的两大无上皇者传出了命令。

    谁也不能阻止他想要的,夺走他在乎的。神若挡,一剑杀之,天若挡,一拳破之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