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云端坐在沙兽皇者的身上,面对霸武门的所有强者,凛然不惧。他今天来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杀人。

    那些武帅境的强者,叶云根本懒得理会,甚至在他的眼,这些都已经是死人。

    “小子,莫不是你以为凭借你们几个就能让我霸武门灭门了不成?你叶云虽然天资不错,但那也要成长起来才行。速速退去,不然今日可就要代你们长辈管教管教你们了!”另一名长老乃是一名年人,他目光闪烁着阴冷的寒芒,见到那滔天的妖气,也不免有些畏惧,是以说话还有半分余地。

    叶云不屑的冷笑了一声,心却极为清楚,“真是可笑,分明是畏惧,害怕,还要将话说的如此冠冕堂皇。如果他们真的有能力斩杀我的话,哪里还会让我们退去?”

    “沙兽,毁了他们的大阵!”叶云现在只有杀戮暴虐的想法,想要将面前所有人都屠杀干净,为笑少陪葬。

    “遵命主人!”叶云身上散发的冷意,即使是无上皇者,都有些心惊。当然心狠手辣的沙兽皇者,可不会对这些蝼蚁抱有同情之心。

    “嗷吼!”沙兽皇者仅仅只是仰天一声怒吼,便传出了庞大的力量声波,如同海浪一般,一层层的向着前方推进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霸武门门主脸色大变,甚至是忍不住颤抖,他已经清晰的感受到了这股气息,并非是来自老祖级的强者的。这分明就是传说的存在,无上的皇者!而这一股妖气,他同样不陌生!

    “天冥沙漠!快,快加强防护阵法力量!”随着霸武门门主孟武的一声大喝,人群耸动,众多长老急忙施展印法,不断的将自身的力量融入其,加持阵法之力。

    然而在无上皇者的攻击下,这一切都是徒劳的,霸武城之,所有凡人和修者,惊惧交加,现在护城大阵开启,可以说霸武城就是一个铁笼一般,根本逃不出去。

    而沙兽皇者的强大声浪,带着毁灭的气息,不断的向前奔涌。尚未碰触到闪烁着光华的大阵光幕,整座霸武城便已经摇摇欲坠,房屋开始坍塌。

    霸武城内已经开始惨叫哭嚎,甚至有些人虔诚的看着巍峨耸立的武圣山,希望武圣山上高高在上的主宰,可以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可是武圣山上,根本就爱莫能助,这是一种在绝对力量之下的无力感。不容反抗,霸武门的所有人都难以自保。现在他们即使心萌生退意,在阵法开启的那一刻,也无法做到逃离。

    “轰!”当声波力量撞击到护城阵法光幕的时候,一声巨响过后,摧枯拉朽。高耸的城墙如同纸糊的一般,不堪一击,瞬间化作了齑粉。

    沙兽皇者喷射出的力量就像一个绞肉机一样,不断的向前碾压过去。凡是波及到的修者或者凡人,都瞬间被斩杀。

    “嘶!”即使是修为最高的陈轩,看到这一幕,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仅仅只是一声大吼,便毁了一座城池,能防御住老祖级强者的阵法不堪一击。这根本就不是道王境级别的强者,可以拥有的威力。

    武圣山上,霸武门的众强者骇然失色,这哪里是老祖级别妖兽的威势,分明已经超越了!

    霸武门门主孟武脸色惨白,嘴唇哆嗦,他已经完全可以确定了,在天冥沙漠皇者的攻势下,这一切的防守都只是过家家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,看着霸武城的修者和凡人倒在尘土之,这才发现原来修者也脆弱的如同凡人,在绝对的力量之下,统统化作了尘埃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数个呼吸,所有在霸武城之的修者,就算有道王境的隐世强者,想要抗衡,都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武圣山上的霸武门众强者,便眼睁睁的看到了一个道王境高阶的强者,实力堪比老祖级,然而在那声波的力量之下,就如同浪花的鱼儿,翻滚挣扎了一下,便与他人一样化作了虚无。

    “门主,现在……现在……我们该怎么办?”先前叫嚣的长老,两腿打颤,双眼恐惧的看着前面的末日之景,再次看向虚空之黑雾滚滚的沙兽皇者,在其上泰然端坐的叶云,就如同一个魔修一样。

    霸武门门主孟武悲愤难言,霸武城可以说是霸武门苦心经营的城池,其规模虽然没有帝云城和五行城那般庞大,但却是霸武门历代先辈强者积累下来的财富。

    “撤!各位长老,速速安排门内老幼妇孺,运转传送阵!”本来霸武门损失了老祖级的强者之后,封锁宗门,不想招惹麻烦。奈何大长老罗海一意孤行,私通各大势力,追杀陈轩。

    到现在孟武都想不清楚,传说的皇者,为何会听从一个道宗境蝼蚁的话?甚至叶云要指使无上皇者毁灭霸武门。

    霸武门门主孟武自然不希望霸武门在自己的手毁灭,更不希望身后的弟子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向虚空的叶云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仅仅只是道宗境,就能这般杀伐果断,恐怕能以一人之力,带着无上皇者行灭门之事,这种事情,在道武大陆也是史无前例的吧。就比如说当初的天云宗,大势力联手毁灭,也是因为鬼冥宗在其内谋划多年。

    “叶……叶小兄弟,不知道能否高抬贵手?追杀你大师兄陈轩之事,乃是大长老一意孤行。想必他现在已经被叶小兄弟斩杀。我霸武门的弟子都是无辜……”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之,霸武门的门主竟然服软求饶。

    叶云淡漠的声音飘荡而下,“无辜?这个世道有无辜吗?若你霸武门的弟子是无辜的,那我笑师兄呢?谁来偿还笑师兄的命?凭一个罗海还不够!”

    “呃?”这回霸武门门主孟武算是明白了叶云为何会杀气冲天,不惜灭了霸武门。原来是笑少这个天才弟子陨落,他自然不清楚笑少是因为武皇罗啸虎而死。

    霸武门门主门孟武叹了一口气,躬身道:“叶小兄弟,若是你能放过我霸武门上下弟子的话,霸武门愿意臣服……”生死时刻,尊严也没有性命重要。他更不能让霸武门上下的弟子白白送死。

    “门主!”长老和弟子自然明白孟武的身为霸武门门主的苦心,甚至有一名道宗境的弟子,怒吼道:“门主头可断血可流,即使我们都死了,也要杀了他!这么多人,还怕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孟武一声怒斥,急忙躬身道:“叶小兄弟,切莫与小辈计较。不知孟某的意见,您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