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护卫那清丽空灵身影的修者,在这妖兽面前,简直就是螳臂当车,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。攻击出的道法,对于对方来说,没有任何用处,等同于挠痒痒。

    这妖兽的肉身铜皮铁骨,即使是修者使用了宗阶上品的道器,也无法破开。反而被这妖兽的触手横扫而过,所有修者一一殒命。几乎就是几个呼吸的瞬间,众护卫的修者死伤殆尽。

    在这等强大的妖兽面前,这清丽空灵的身影显得是多么的单薄。而那妖兽似乎也正是因为再也没有修者阻拦,反倒脑袋上长着的大眼睛一转,盯着她,就好比盯着人间美味一样。

    “孽畜!死!”即使当初逃避冰猿妖王的追杀,叶云都未曾施展过这样极致的速度,情急之下,他已经顾不得许多,落云弓瞬间出现在了手。

    “嗖!”一根晶莹剔透的箭矢,瞬间划破虚空,直接插入了妖兽的眼睛之。这还不够,紧接着另一根箭矢也插进了另一只眼睛之。

    “轰!”落云弓的威力,尤其是一个六阶妖兽可以承受住的,箭矢瞬间爆炸,将这妖兽的双眼炸的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“啊呜……”妖兽口带着腥气的唾沫乱飞,八只巨大的触手疯狂的飞舞。水域被搅乱,层层巨浪将修者的尸体都打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时候,叶云再一次施展了虚空之术,终于来到了那道清丽空灵的身影面前,探出了手臂,一把将之揽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巨大妖兽的一只触手,正好挥舞而来。千钧一发之际,叶云急忙一个转身,以自己的后背硬生生的抗住了这一击。

    “砰!”叶云搂着怀的云卿,直接如同一个炮弹一样,遭受到了妖兽强大的巨力撞击,抛飞出去。

    当然六阶妖兽的攻击,对于叶云来说,已经不算什么,即便是虎妖王的强大攻击,都威胁不到他。

    叶云这个时候哪里会去想那么多?千钧一发之际,心只有一个念头,保护好怀的人儿,不要让她受到一点伤害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叶云抱着怀的佳人,重重的砸落在了水,溅起一片浪花。方一落水,便又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叶云突然感觉到胸口一暖,一口香气袭来,一个有些憋闷的声音响起,“叶公子,你可否先放开云卿?”

    “啊?好!”叶云顿时反应过来,俊秀的脸庞有些羞红,不敢去看云卿。不过他又极为担心对方,便又用眼角偷偷的去窥视一眼。这不看不要紧,一看之后,叶云顿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落水的缘由,云卿浑身上下【湿】了透彻,玲珑有致的身段一览无遗。而云卿则仿若根本没有察觉到一样,急急忙忙的想要把自己的秀发拧干。

    叶云急忙闭上了双眼,不敢再去看,深怕再看到什么,转过身去,一甩手从星云戒之,取出了一件自己的黑色长袍,送到了云卿的面前,柔声道:“云姑娘,你先把我的衣服盖在身上吧,以免受了寒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叶公子!”云卿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,现在有叶云的力量托着她,没有修为,自然也能腾空。

    叶云不敢去看云卿,害怕自己真的看过了之后,会忍不住多看几眼,就再也挪不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急忙说道:“云姑娘,你我待会再叙旧。现在叶某先将这个强大的妖兽斩杀了再说!”

    云卿美眸轻眨,披上了叶云的衣服后,轻声道:“叶公子小心,这个妖兽实在是太强大,就是连我云家的护卫,全都惨死在了他的手上!”

    叶云点了点头,不知为何云卿的关怀,反而让他心一暖,收拾一下情绪,目光落在面前的妖兽身上。

    这妖兽虽然被叶云射瞎了双眼,但是实力已经到了六阶妖兽的巅峰,极为不好对付。若非叶云手拥有皇级神兵的话,又怎么能一举凑效?

    “死!”叶云眉毛一挑,落云弓出现在手,箭矢瞬间凝结而成,这一次依然还是射向双眼,只是这一次叶云凝聚在弓弦上的力量较之方才,显得更为锋锐无比。

    “咻咻!”箭矢带着耀眼的流光,直接穿过张牙舞爪的大触手,刺进了妖兽的眼眸之。

    “轰!”一声轰然巨响传来,水域的水面,直接就炸开来,浪水滔天,碎肉横飞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……”叶云摇了摇头,这么强大的一尊妖兽,其肉身和妖丹的力量,绝对是极为强大的。若是收集回去,给龙西和冰狐,定然能对他们的修为有着极好的帮助提升。

    叶云却并没有发现,当他的手上出现了落云弓的时候,云卿的目光也变得有些意味深长,当叶云射杀了六阶妖兽之后,转身的一刻,云卿的模样和表情顿时又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“云姑娘,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,叶某先带你离开这里。”身形带着云卿,速度奇快无比的穿过水域,来到了五行山脉的之。

    五行山脉之,一棵参天巨木的树干之上,叶云仔细的听着云卿的话语,眉头轻轻凝起,淡然道:“眼下道武大陆纷乱,危险重重。云姑娘即使有云家的高手护佑在你左右,一旦遇到绝世的强者,还是枉然。”

    云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:“自从上一次帝云城一别,云卿已经有多年未曾见到叶公子。最近听闻叶公子修为胆识过人,竟然可以霸道无比的将霸武门给灭门了。云卿……云卿钦佩不已……是以非常想见一下你。”

    “见一下我?”叶云顿时怔住了,一直以来都是他找别人,却未曾想到,居然还有一个女子,为了想见自己,就排除万难的来了。

    叶云看着面前淡若流云的女子,真都恨不得将之再一次的揽进怀里。突然此刻,他很怀念方才的感觉,回味方才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究竟是怎么了?”叶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变化,这一种变化都是极不常见的,“难道这就是众人所说的男女之间爱恋的滋味吗?”

    叶云五味陈杂,顿时有一种心烦意乱的感觉,不敢去看云卿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