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是……”正在所有人苦苦挣扎的时候,却不约而同的发现眼前一花,一个身穿血色红袍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,其身上散发出的嗜血气息,即使是黑魔门的魔王境强者,也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武齐林毕竟是在场所有人之,最为有城府谋略之人,顿时发现了不妥之处,骇然说道:“小子,你怎么会不受此处的影响?”

    黄奇也顿时骇然失色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不可能!就连我们王师级别的竟如此地都是绝境。星元岛的重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,你是谁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,要知道现在星元岛的重力即使是他们进入,都只有死路一条,可是一身恐怖魔气的叶云进入,却跟没事的人一样,这如何不让他们心惊?尤其是现在都动不了的情况下,对于他们的处境是最为危险的。

    “云天一!”只见那血色青年嘴角扬起,一抹嗜血的笑容让五位王师级别的强者都感觉到心发颤。

    这云天一自然是叶云了,既然不能暴露正式身份,在天渺海,他到时不介意让风云灭和云天一的的名字在天渺海远扬。反正他不在乎那些虚名,反过来说,云天一也好,风云灭也罢,不都是他本人么?

    “云天一?”五大王师级别的强者不禁默念这个字,奈何以他们的见识,高高在上,又何曾会听说过一个道帅境的修者名字?

    黄奇反应则是奇快无比,干笑道:“云小兄弟,既然大家都是魔修,有何分彼此?若是能将老夫兄弟人搭救出去的话,我黑魔门定当有重谢!”

    这老狐狸止口不提,助他们夺取星元岛内的宝物,而是这般诱惑叶云。奈何叶云并非初出茅庐的年轻修者,又怎么会受到他的蛊惑!

    “是么?救你们出去我能有什么好处?我们魔修可都是心狠手辣之辈,又怎么会相信你?救你们出去,我就是在找死。”叶云的眼眸之跳动着嗜血的光芒,看向五大王师级别的强者,就仿若看着世间最美味的食物一样。

    武齐林再如何淡然,也被叶云看的心里没谱,更何况黑魔门的位强者还在蛊惑叶云。万一叶云真的搭救了大王者,那么悲剧就要轮到他们天龙宫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云小兄弟,这个世道又怎么又什么正邪之分。你若是能帮老夫二人脱离此处,日后在天渺海,只要有我天龙宫的地方,便不会有人敢为难你,同时我们兄弟二人也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你修为提升进入王师级别,如何?”武齐林咬着牙抛出了这样的重利诱惑,没有办法,现在只有先将叶云拉拢过来再说。

    叶云并没有吭声,而是目光在双方的强者身上扫来扫去,眼眸的红光调动不定。弄得五大王师级别的强者,额头上的汗水不停的滚落,咬着牙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“救你们出去,忒麻烦。更何况,救了黑魔门,我就得罪了天龙宫,救了天龙宫,我就会得罪了黑魔门。所以,云某人决定,还是两不相帮的好。”说完之后,叶云便双手抱【胸】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想捉弄一下五大强者,想看看这双方势力的强者究竟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寂静,仿若所有的生命消逝无痕。只有趴在地上的道帅境九阶的天龙宫强者,在做垂死挣扎。身上骨头和经脉的碎裂声,顿时使得五大王师级别强者的脸色,变得更为阴沉了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,只有等死。而脸上带着妖异的嗜血笑意的叶云,似乎随时都会对他们出手。

    王旭紧张的说道:“云小兄弟,我们天龙宫保证,只要你救走我和武兄,黑魔门奈何不了你,所以你不用担心报复。”

    叶云嗤笑道:“你的话可信么?云某可是知道黑魔门才占领了你们斗海域,现在你却在我面前说大话?”

    “你!”王旭气恼不已,想他乃是高高在上的王师级存在,天渺海众修者都敬畏有加,何曾会受一个道帅境修者的气?若是换了平日,随意的一挥手,便不知道灭杀多少这样的蝼蚁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他就是不能有任何不满表现出来,以免惹怒了叶云,反倒让他站在了黑魔门一方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黑魔门的黄奇“嘿嘿”笑道:“云小兄弟说的极是,天龙宫算个【鸟】,现在还不是被我黑魔门侵占了斗海域。云小兄弟只要帮助我兄弟人,老夫做主,这斗海域便给你如何?”

    对于一般的修者来说,斗海域的所属权,自然是一个非常诱人的好处了。然而叶云本就无心于权谋,对于抢地盘的事情,要是在道武大陆,他倒是会考虑考虑。

    对于黑魔门来说,斗海域无关紧要,不然的话,当初天龙宫也不会仅仅只安排了一个道帅境九阶巅峰的洪金镇守了。更何况,只要他们能出去了,以后找个借口再收回来,以叶云的修为,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奈何正当黄奇人得意洋洋,期盼不已的时候,却见叶云冷笑道:“你们个人当我很天真么?相信你们的话,猪都能上树了。都一把年纪了,还玩些如此幼稚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黑魔门大王师级强者,被叶云说的哑口无言,额头上汗水不停的滑落,青筋暴起,奈何他们浑身颤抖,在强大的重力之下,根本无法动弹分毫,不然的话,绝对要将叶云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这天外陨石的重力果然恐怖,不身临其境根本无法感受到。道帅境九阶巅峰的修为,落到此处,都只有爆体而亡,成为一滩烂肉。即便我的肉身达到了皇级,也绝对不能冒险。唉,若非我又云梯相护,下场比他们也好不到哪去。”叶云想想就一阵后怕,同时又庆幸,先不管这星元岛有什么宝物在其,便是天外陨石的价值,就已经不可估量了。

    叶云眼眸闪烁着嗜血的红光,脸上扬起了残忍的笑意,漠然道:“天龙宫也好,黑魔门也罢。你们所对我说的好处都是看不到的,而云某眼前却有着天大的好处,又怎么会放过!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王旭第一个恐惧起来,说来也好笑,再这样的环境下,身为高高在上的王者,竟然会害怕一个道帅境的修者。

    叶云俊秀的脸上带着狞笑,“我想干嘛?当然是杀人劫货了!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