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李兰诗抱着冰狐出了酒楼之后,突然现自己想错了,这林琅简直就是阴魂不散,要一直跟着李兰诗。??

    “兰诗姐姐,这个人好烦,不如就让冰冰杀了他!”李兰诗怀的冰狐眼眸之闪烁着寒芒,对于这个曾经被叶云放走的人,她是一点好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李兰诗轻轻的抚摸冰狐的额头,暗自传音道:“冰冰莫要冲动,此人只要不太过分,我们还是不要动手的好。毕竟当时叶哥哥也放了他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兰诗姐姐,你就是心肠太好了……”冰狐蓝色的眼珠子一转,便躺在李兰诗的怀里不在吭声了。

    林琅步步跟随,脸上洋溢着笑意,说道:“兰诗姑娘,这个世道人心险恶,不如就让林某保护你如何?”

    李兰诗摇了摇头,谢绝道:“多谢林公子的好意,兰诗还有事,就此告辞。”不容对方多说,她直接一转身,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兰诗姑娘……”林琅见到李兰诗要走,急忙唤道,眼神极为不舍,小跑着就要跟上去。似乎对于他来说,能和李兰诗多说几句话,也是最大的满足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在人群熙攘的大街上,突然传来一声惊异声,“那只冰狐不错!抓回去献给公子!还有那个女的也不错!一并抓了!”

    人群耸动,顿时跑出来两名道宗境的强者,还有数名道师境的修者。◎◎  统一穿着黑色的劲装,竟然全是张家强者的打扮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李兰诗一直陪着叶云,什么大场面都见过,突然跑出来的几名强者将他围住,即使修为不如他人,也不曾慌乱。

    其一名长着角眼的壮汉,眯着小眼睛,赤【裸】【裸】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李兰诗,啧啧感叹道:“不错,小妞身材长得不错,若是跟着大爷们,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。”

    李兰诗目光清冷,他算是明白了这群人的目的,冷笑道:“趁本姑娘还没有改变主意,你们最好赶快滚!”

    “哟……小姑娘脾气倒是不小,本大爷今天还就要你了,还有你怀的妖兽。兄弟们动手!”那角眼的汉子,眉头一挑,便要动手,竟然是要当街强抢李兰诗!

    骤然间一股强大的气息降临,一声爆喝,“不长眼的东西,滚!”

    仅仅只是一声怒喝,如同天际炸雷,角眼的汉子当其冲飞了出去,还未等他落地,就感觉到脖子一紧,竟然被一双白净的手掐住了脖子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角眼的汉子,恐惧的看着面前相貌清癯的男子,正是一直跟在李兰诗身后的林琅。没有想到对方这看似弱的模样,竟然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,自己道宗境二阶的修为,在对方面前根本不够看。因为从方才爆出的强大气息来看,林琅有着道宗境九阶的修为。

    李兰诗也惊诧不已,心暗道:“看来这个林琅果然也不简单,天赋修为,较之几大势力的少主,也不遑多让,也是一名绝世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……这位大人,我们乃是张家之人,还望看在张家的面子上,放过我们……”原本趾高气扬的他,现在就像一只弱【鸡】一样,小命都在别人的掌握之。

    林琅冷笑道:“你居然还有脸面提你是张家的人?张家尽出废物么?一点出息都没有,亵渎了兰诗姑娘,你就应该死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不等那人反驳,手指用力,这名道宗境二阶修为的角眼汉子,就惨叫一声,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林琅扔了他的尸体,就像扔一只死狗一样,扔在了另一名道宗境二阶的张家强者面前,不屑的说道:“这里虽然是帝云城,但也不是你们张家说的算,如此肆无忌惮,真是没脑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没有脑子?”正在这个时候,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,风度翩翩,竟然是张家的二公子张南。

    张南现在在张家已经是唯一的希望,故而家族之花费了巨大的财力物力,将他的修为提升到了道宗境九阶。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在的张南再也不用担心,家族之谁人能与他争权夺利,而一身宗阶的修为,使得他意气风,原本被以前楚天行压的喘不过气来的他,也开始变得目空一切起来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张家的强者会在大街上如此肆无忌惮,成为帝云城之,如同恶霸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张家的废物公子,怎么你以为你现在道宗境九阶了,就可以挺直了腰板和我说话了?靠着外物提升的修为,能有多厉害?”林琅气定神闲,目光看向张南,毫不留情的嗤笑道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张南神色阴沉,并没有立即动手,而是挥手说道:“将这个男的,和这个女的一起带回去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从暗处便走出来两名道帅境的强者,原来张南虽然飞扬跋扈,但是吸取自己兄长和弟弟的前车之鉴,可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家族分配的两大道帅境修者,都是道帅境二阶的存在,在帝云城内,完全可以横着走了。

    “说你是废物,还真的是废物,难道你以为有两个道帅境的强者给你出头,就很厉害了?”林琅依然无惧,说完之后,脚下一动,身形看似歪歪斜斜,却已经绕过了两大道帅境强者。

    “什么?快保护公子!“两大道帅境强者,本来自信满满,却没有想到一个年轻小子,施展出了这种古怪的身法,连他们都无法捕捉到任何痕迹,就已经被林琅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南这个时候,也终于惶恐了起来,一股让他恐惧不已的死亡气息,扑面而来。他实在不敢相信,竟然有人敢在帝云城内杀他这个张家的唯一继承人。

    林琅看似弱弱,然而度奇快无比,连李兰诗怀的冰狐都有些惊诧,一个人类修者的度,仅仅只是比她差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砰!”这一切都只是生在一瞬间,林琅已经挥起了拳头,一拳打向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只是生在一瞬间而已,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。众人便已经听到了“咔嚓”一声轻响,张南的胸口凹陷了下去,一口鲜血喷出之后,身形抛飞而起。

    同样是道宗境九阶的修为,张南竟然不是林琅一招的对手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