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公子!”张家的两名道帅境的强者骇然失色,急忙抢上前去,查看张南的状况。???

    同时,林琅传音给李兰诗,“兰诗姑娘,趁现在我们快走,待会张家的强者赶来可就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兰诗怔怔的反问道:“林公子,方才这张家的少爷怎么了?”

    林琅淡然道:“不用管他,他必死无疑,只是林某留在他体内的力量,还给他留了一口气在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李兰诗也不说什么,如果真的陷入了张家的强者围攻之下,即使有六阶妖兽冰狐,也难以幸免。

    毕竟身为传承万年的家族,张家之,强者定然如云。如果张南身死道消,肯定会引出张家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不好!公子身受重伤,眼看着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。快,将那一男一女留下,不然家主定然会怪罪我们!”两名道帅境的强者,其一人急忙呼喝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跑了!追!”另一名道帅境的强者脸色大变,急忙吼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家的位公子,已经废了两个,现在唯一一个张南,张家已经当宝一样的对待,却没有想到还是被人给废了。???若是张家的家主和长老知晓的话,定然会震怒,到了那个时候,他们也难以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完了,快,快出讯号,拦住那对【狗】男女,不然那我们都要死!公子不行了!”另一名一直在查看张南伤势的道帅境强者,骇然失色,几乎是咆哮出来的。

    随即急忙掏出身上的传讯玉简,将此处生的消息传递回张家。

    “轰!”几乎是在瞬间的工夫,帝云城便有几股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,连拥有强大的阵法保护的帝云城都在震动。

    “嗖!”那名站立在奄奄一息的张南面前的道帅境修者,尚未反应过来,便被突如其来的一道磅礴的气息,砸成了肉酱。

    “南儿!”来者正是张家的王者,张力。当他看到胸口塌陷,躺在地上不停地吐血的张南的时候,脸色顿时大变,急忙从储物袋之拿出绝世丹药,想要救回张南的性命。

    张南的双眼满是愤恨和悔意,不甘心的伸出手,紧紧的抓着张力的衣袖,“我……”然而只是说了一个字,便脑袋一歪,断气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!老夫定然要将凶手碎尸万段!给老夫杀,无论跑到哪里,也要给我抓住,有亲人朋友的话,一律杀!”经历过上一次张宏丧命,这一次张力是彻底的狂起来,立刻传下血杀命令。

    同时展开了手段,撕裂虚空,冲出了帝云城,根据张南身上留下的气息,找寻凶手林琅。

    帝云城同时沸沸扬扬,皇室云家和其他大家族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。各自反应不一,大家族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而皇宫书房,云舒则是云淡风轻,摇了摇头道:“四大家族,骄纵了这么多年,已经忘了当年是怎么在道武大6立足了。这一次张家后继无人,也算是一个教训了。希望其他大家族,不要步了后尘。”

    云君恭敬的站立在云舒的身旁,沉声道:“皇叔,我们若是任由四大家族乱来的话,会不会影响我们云家的根基?”

    云舒摇了摇头,轻笑道:“我云家当年在道武大6立足,却是依靠四大家族。然而经过数万年的积累,云家的底蕴,又其实这四大家族可以相提并论的。一直保留他们,先是念在他们的先辈忠心耿耿,其次便是让他们互相制衡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极为欣慰的看着云君,赞许的说道:“云君,我云家的万世基业就要落在你的身上,你要多多历练。这一次,如果四大家族觉悟的早的话,依然还是我云家的功臣,若是还不觉悟的话,就让四大家族从此成为历史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极为轻松,可是一旁恭敬站立的云君,心则是一颤,恐怕谁都没有他清楚,自己的这位皇叔手段有多么的强大。自己的父亲云皇,虽说是云家皇室之主,但是从谋略方面来说,这位皇叔才是最为恐怖的。

    从上一次布局围杀大势力就可以看出了,这样一个人掌控着云家大权,调动云家底蕴,完全就是敌人的噩梦。

    “对了,云君,有你妹妹的消息么?”云舒似乎想起了什么,轻轻的敲了敲额头问道。

    云君眉头轻蹙,摇头道:“小侄暗自派遣了家族强者,依然没有找寻到妹妹。若是再不行,恐怕只有惊动父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,皇兄一直潜修,以期可以突破大道,玩玩不能因为凡尘琐事扰了他的清修。云卿这丫头,一直以来都极为好强。同样,她与你一样聪慧,想来不会有什么事,等等再说吧。”云舒摇了摇头,无奈的苦笑道。

    云君点头道:“一切但听皇叔安排,方才收到消息,一切似乎是因为一名女子抱着一只冰狐妖兽引起,此女正是叶云的未婚妻!”

    “嗯?”这倒是颇出云舒的意外,叮嘱道:“君儿,既然张家命该绝在叶云的手,我们就不要插手了。皇兄传回来消息,让我们好好照顾他,千万不要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随即云君便行了一礼,退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帝云城外,林琅以道宗境九阶的修为,带着李兰诗一路狂奔,根本不敢在虚空飞行,万一暴露了行踪,那可就要被当活靶子了。

    李兰诗神情极不愉快,没有想到这林琅看起来斯斯,行事如此霸道,根本不容自己反对,不仅杀了张家唯一的公子,还将自己强行带走。

    若非知道对方是好心的话,恐怕早就让冰狐动手了。以冰狐现在的修为,完全可以斩杀林琅。

    “林公子,事情完全由我而起,你大可离去,不必因为我反而连累了你。”李兰诗轻声说道,她实在不想与林琅走在一起。

    林琅展开那种怪异的步伐,摇了摇头说道:“林某斩杀了张家的宝贝公子,已经没有退路,而他们更是认为,我们是一路的。肯定不会放过我们,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避开此处!你修为尚未突破到道宗境,度太慢,只有我的度才能尽快安全离开!”

    李兰诗无言以对,如果不是林琅冒失杀了张南的话,也不会到这种不死不休的地步。眼下反而被迫陷入了绝境,她对叶云思念,也愈的强烈起来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