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兰诗见到张力踌躇不前,便知道对方已经心存忌讳,看来叶云的名头在道武大6已经非常震慑人心。?????¤一想到,叶云那傲世天下的风姿,她不禁有些迷醉。

    林琅自然将李兰诗和张力的变化看在眼,心不免一股醋意油然而生。叶云,又是叶云!他始终都无法忘记,当初见到叶云的时候,对方是如何对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林琅紧握双拳,眼的妒意,化作熊熊怒火,他要越叶云,若是不能越的话,这一生,或许都要活在叶云留的阴影当,那么他此生也算是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老匹夫,你若是有胆的话,就冲我来。别被一个人名就吓的两腿软了,身为道王的你,就这点出息么?”林琅因为先前的消耗,脸色显得有些惨白,然而他现在昂看向虚空之的张力,没有任何的畏惧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李兰诗本来见到张力在犹豫,就知道对方在忌惮,可是谁曾想到,在这个节骨眼上,林琅还去触怒对方。这究竟是傻呢,还是真的疯了?

    果不其然,原本还在犹豫的张力,在听到了林琅的话后,勃然大怒,冷笑道:“险些被这个女娃子给糊弄过去,老夫身为道王境的强者,又有什么好害怕的?若是这小子敢来,老夫定然也会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你!”李兰诗终于还是脸色大变了,甚至有些绝望。¤?卍她紧紧的抱着冰狐,厌恶的看着林琅,摇头道:“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?”

    林琅心一痛,他突然好后悔方才的冲动,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举动,竟然会伤害到李兰诗,张了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解释,却又现,什么语言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张力神色狰狞,嗤笑道:“都死到临头了,你们两个居然还打情骂俏的,真是让老夫一把年纪了,都为你们感动啊。”

    李兰诗所幸抱着冰狐,大胆的向前走了一步,昂着头说道:“前辈,你既然要对小女子动手,那就动手好了。以两位皇者前辈的神通,只要你杀了我,他们就会有所感应。道武大6之大,也不会再有你容身之所!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张力简直对李兰诗恨的牙痒痒,奈何却又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下手。这可恶的道师境蝼蚁,竟然又一次威胁他了。

    方才只是搬出了叶云,现在倒好,直言不讳的将两大无上皇者给搬出来了。卐卍?这倒是让想要动手的张力,彻底没辙了。

    谁会嫌自己的命短,尤其是张力这样的道王境强者,经历了多少坎坷,方才修炼到王者的层次,还没有站在道武大6的巅峰。修者,越是到了最后,活的时间越久,越是珍惜生命,知道活着的美妙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,“张力,你好歹也是前辈,竟然也会为难我天云宗的弟子。倒真是让陈某长了见识,连道师境的弟子,都不放过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一名身穿紫色长袍的男子出现在了李兰诗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!”李兰诗心一喜,紧抿着红唇,将满腹的委屈暗自咽下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轩!”来人正是陈轩,而已经晋升成为道王境阶的他,一身散的气势,更是与天地相融,这不由得使得张力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正是陈某,今日来此,能遇到前辈,也算是荣幸之至,正好向前辈讨教讨教张家的拓山印。”陈轩脸上带着洒脱的笑意,似乎无论身处何处,他都不会改变脸上带着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力顿时有一种无力感,几欲狂,开什么玩笑,道王境阶的修为,高他一个层次,还向他讨教,再喊他前辈,那岂不是赤【裸】【裸】打脸讽刺么?

    张力想到了其的危险,摇头摆手道:“陈轩,你修为高于老夫,完全属于同辈人,就不必前辈相称这般见外了。至于讨教一说,更是不要再提……”

    陈轩负手而立,轻声笑道:“张前辈追杀我天云宗弟子一事,陈某自然也明白了其的缘由。以陈某之间,你张家的后辈,不懂得约束自己,在帝云城内肆意非为,这位小兄弟杀了他,已经算是不错的。若是让我叶师弟知道的话,不知道,他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他这一番话,根本就没有给张力面子,这世上有一种人,就是你越是示弱,就越盛气凌人,你若是比他还要强硬的话,那么他怕的就是你了。

    张力便是如此,一张老脸猛地一抽,“叶云,又是叶云!”想他堂堂道王境的强者,竟然要被一个小辈的名字压得喘不过气来,惶恐不已,传出去,定然会被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可是事实就是如此,叶云的嗜血好杀、手段残忍,恐怕目前来说,没有人能比得上。要是真的为张家惹来了叶云这个煞神,恐怕连他自己都自身难保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张南的死,完全是就由此去,死也是白死了。

    “陈某还在等着张前辈赐教呢?莫要让我失望了才好。”陈轩轻轻的一甩衣袖,一股王者的气势便已经凝而不了。

    张力咬着牙说道:“陈轩,此事我也听闻,老夫那个后辈张南,完全是咎由自取。当然此事与你天云宗的这位女弟子毫无关联。既然凶手是这个小子的话,老夫自然要算账的人是他!”

    林琅脸色惨白,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个程度。最后竟然还是自己一个人,孤苦无依,目光落在李兰诗身上,方才他已经被厌恶,那么李兰诗还会帮他么?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却听到陈轩朗声笑道:“张前辈,你看你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?你都已经说你的那个不争气的后辈,是咎由自取了。现在又想找凶手算账。那陈某岂不是也要找你们张家算算账?问问你们为何纵容家族子弟,对我天云宗女弟子【欲】图不【轨】?”

    “陈轩,你莫要欺人太甚!老夫看在叶云和你们天云宗的面子上,已经不想追究了。难道我家族唯一继承人,就这么白死了不成?”张力怒火烧,他一再忍让退步,却没有想到陈轩如此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陈轩淡然道:“张前辈,大家都是明白人,你那点心思,陈某还会不清楚么?不就是想打别人步法的主意么?身为道王境的强者,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么?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