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!”张力现在可谓是气的全身抖,指着陈轩怒斥道:“陈轩,你宗门被覆灭,只是一个丧家之犬,哪里有资格在老夫面前指手画脚?你管的太宽了,张家的事情,还轮到你插手!”

    陈轩懒洋洋的笑道:“张前辈,今天陈某还就插手了,你准备怎么着吧?”他双手一摊,对着虚空的张力显得有些无奈。?

    张力怒极反笑,连连点头说道:“好,好一个陈轩。都说年轻一辈,你的修为最高,实力最强。甚至已经赶上了我们这些老家伙。恐怕如果不是叶云横空出世的话,谁也无法盖住你的锋芒!”

    陈轩神情依然极为淡然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张前辈,你无须这般说,长江后浪推前浪,叶师弟乃是绝世天才,陈某也只有甘拜下风。若是属于陈某的锋芒,注定了要被叶师弟盖住的话,那也是陈某无能而已,就不劳你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张力神色一滞,冷声道:“陈轩,你让还是不让!”

    陈轩负手而立,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你让我如何让?我陈轩既然决定插手了,就不会让开。陈某人可做不到像你这样自降身份,那得脸皮有多厚啊?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张力身为张家的族老,何曾受到过今日这般的侮辱和蔑视,被个小辈一而再再而的羞辱,已经到了他的极限。?

    张力怒吼一声,居高临下,一拳便打了下来。拳头幻化成了一座巨大的高山虚影,泰山压顶般的当头盖下。

    “曜日!”陈轩淡若清风,右手一揽,一轮耀眼的太阳在手凝结而成,迎面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若是叶云在此,见到这一招,定然会欣喜不已,因为这一招“曜日”,与他的血色初阳,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高山的虚影尚未落地,便已经被那一轮耀眼的太阳轰击了,轰隆隆巨响下,直接崩散。

    “拓山印,不错!”陈轩显得极为轻松,一招便已经破了对方强大的攻击。

    张力脸色极为不好,要知道张家的拓山印乃是攻防一体的强大道法,却没有想到会被人一击破掉。

    看到陈轩负手而立的模样,张力恨的牙痒痒,身形一闪之下,冲了上来,这一次在冲上来的同时,打出了拳,拳幻化出的高山虚影,顿时成为了“品”字状。

    这一招当初极为强大,即使在叶云没有爆的情况下,依然被道宗境八阶的张宏给困住了。眼下让道王境初阶的张力施展出来,更为恐怖。

    一股磅礴厚重的气息弥漫而出,让陈轩人一兽的心,都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。  这道高山虚影之间,竟然有着条条道纹在互相组合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嗯?”这回陈轩的脸色不得不正色了,要知道道王境的强者元神沟通天地,施展的道法已经有了天地之威。而无上皇者之所以强大无比,更是因为他们将天地大势以道纹的方式刻画下来。

    功法之有着道纹,足以说明张家的拓山印乃是皇级功法!当初叶云对战张宏,只是因为张宏实力不够,无法完全挥出拓山印的威力。不然的话,叶云当初想要斩杀张宏,那就难了。

    “师妹,你们退后!”待会这一战,定然会惊天动地。而陈轩正想动手的时候,目光微微一凝,虚空之,破空之声传来,竟然是来了两名张家道帅境的强者和十名道宗境的强者,将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张力见到陈轩没了笑容,冷笑道:“陈轩不得不说,你是一个绝世天才,只可惜年轻气盛。若是你决定不插手此事,成为我张家之人,老夫绝对不会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在拓山印完全成型的时候,张力竟然还动了招揽之心。

    “多谢张前辈好意!早就知道拓山印乃是张家先祖所创绝学,威震道武大6,今日正好领教一番!”陈轩凛然不惧,豪爽的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黄泉!”陈轩已经开始动用了他的绝学,轮回诀之的第招。

    一道混浊的长河虚影显化而出,若是仔细看去的话,定然会现,在那河流奔流不息的溪水之,同样一条条道纹,如同涓涓细流,不断的汇聚,散出一股阴暗的气息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心都为之一颤,原来这天云宗的大师兄,修炼的也是皇级功法!

    虚空之便出现了座大山,要将这一条混浊的河流填满,将陈轩镇压,场面极为震撼!

    张力以道王境初阶的修为施展出这一招后,竟然有堪比道王境高阶的恐怖实力,也难怪陈轩不得不认真对待了。

    座大山从天而降,顿时将陈轩困在当,而道法“黄泉”幻化出的河流将其环绕保护,被座大山镇压的河水晃动荡漾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陈轩骤然间脸色大变,没有想到在张力如此狡诈,简直就可以说是不顾身份,不要脸面了。

    只见张力神色狰狞可怖,竟然挥起一拳,凝化出一座大山轰响李兰诗,这一次来了个措手不及,根本容不得双方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可恶!张力,我必杀你!”陈轩怒火冲天,甚至惊出一身冷汗,他可是清楚,如果李兰诗除了什么事情的话,等到叶云回来,估计张家绝对会被灭门!

    “轰!”一声巨响,陈轩再无保留,阴阳噬魂塔一出,拓山印所化的大山立刻幻灭,千钧一之际,陈轩身形连闪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林琅一直在为方才的事情自责,故而退在李兰诗的身后,他同样感受到了那让人窒息的恐怖气息。脸色大变,急忙展开了身法,也不管李兰诗愿不愿意,拉着就跑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攻击而来的拓山印轰击在了两人站立的地方。尘土飞扬,磅礴的力量不断的扩散,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仓促间,李兰诗只感觉到自己手一紧,便被连同冰狐被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吼!”冰狐幻化成两米左右,驮着李兰诗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。

    “啊!”林琅一声惨叫,磅礴的爆炸力轰击在他的背上,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抛飞了出去,身死不知。

    张力正想再有所动作的时候,只感觉到一股滔天的杀气冲着他扑来,顿时浑身一个激灵,想要躲闪。

    “陈某会让你为你方才的行为感到后悔!”陈轩的脸上早就没有了笑意,见到李兰诗安然无恙,顿时松了一口气,然而目光落在张力身上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陈轩一挥手,数丈高的阴阳噬魂塔向着张力镇压而下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