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云和云卿二人尾随着韩平,一路走向广场周围的房舍。??  这个时候他才弄明白,灵蛇岛的这座广场,乃是在灵蛇岛央的一座高山,被天龙宫的强者削平了山尖。

    在广场的一旁,也同样是灵蛇岛最为重要的天龙宫分宫宫殿,依次就是叶云这样的贵宾居住之所。

    对于豪华的居住环境,叶云倒是没有什么感觉,修道便是修心。若是一味的追求外物,对自己的道心会有影响,又怎么在修道的路上走的更远?

    静坐在房舍之,叶云盘膝闭目,而云卿则慵懒的卧在躺椅上,美眸的余光是不是的偷偷打量叶云。

    她愈的对叶云好奇起来,现在叶云依然还是冰属性的功法气息,而功法在运行的时候,竟然没有任何其他的痕迹,让人一眼看去,就知道他正是在修炼冰属性的功法。

    便在这个时候,门外突然间传来了喧闹声,要知道叶云作为贵宾所处的这座院落虽然并非最好的,但也属于较为安静的,可是依然还是有喧闹之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叶云眉头轻蹙,神识探出,已经大概的知晓外面所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个面目清秀的年轻男子,一袭白色长袍,背上背负着一柄极为普通的黑色长剑,右手持一柄折扇,整个人的装扮和搭配显得有些古怪。?

    “嗯?”叶云突然一愣,不知道为何这个看似古怪的男子,竟然只有道师境的修为。可又为何道师境五阶的修者,背上会背负一柄普通的道器,而非孕育在体内?

    左右无事,叶云倒是对外面的这人感兴趣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在他面前站着人,则是道宗境一阶的修为,人竟然是胞胎兄弟,一脸胡渣子,大大咧咧的扯着嗓子。

    当一人脸色狰狞,推了一把年轻的男子,张狂的说道:“小子,老实点把你身上之前的东西都交出来。当然你身上这柄破剑还是留着自己防身用吧,大爷们看不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其余二人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,看着年轻男子,就像看着一只弱鸡一样。

    “位大哥……在下修为浅薄,身上真的是没有什么可用之物,若是位大哥不嫌弃的话,不如收在下当随从,也好尽绵薄之力!”那年轻男子看起来极为随和,很好说话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……叫大爷不是大哥!谁要你这个废物当随从?大爷还要保护你这样的废物?还要供你吃喝,你当大爷们是吃饱了撑的不成!”当的那位男子极为不耐烦,摆了摆手。◎◎

    “对,大哥说的对!我们兄弟人纵横天渺海,何必要这种废物跟在身旁,真是累赘!”左边的人急忙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右边的则是咧着嘴笑道:“大哥,二哥,你们说的对啊!”

    年轻的男子依然拱手一礼道:“若是位大哥要拦住在下,可在下又拿不出值钱的东西,不如放过在下,在他日若是能寻得宝物,定当赠予位大哥?”

    当的大汉两眼一瞪,冷哼道:“都说了,是大爷,不是大哥!我兄弟人纵横天渺海,谁要你赠予?你当我们兄弟人是要饭的不成?告诉你,我们兄弟人乃是天渺海无拘无束的大盗!”

    左边的那大汉点头附和道:“大哥说的对,我们兄弟可是纵横天渺海的大盗。看重的东西不需要他人施舍,我们要抢!”

    右边的大汉咧嘴笑道:“大哥、二哥说的对啊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叶云忍俊不禁,这兄弟人倒是属于那种极有个性的活宝。这不禁让他想起了贺刚和陈玉,还有笑少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笑少,叶云的心就忍不住一痛,急忙拿出身份玉简,打出一道讯息。这也是身份玉简的妙用,可以与手持同样玉简之人联络。

    故而并没有多久,天龙宫灵蛇岛的韩平便恭敬的来到了叶云的面前,行了一礼道:“不知风公子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叶云摆了摆手道:“吩咐倒是没有什么,只是想问一下,外面在吵闹的是何人?”

    韩平恭敬的回答道:“回禀公子,外面吵闹的乃是向氏兄弟,名为向前、向、向后。此人乃是同母一出的胞胎,人修为只是道宗境一阶,然而联手却也能对抗道宗境九阶。也算是难得的天才,在天渺海喜欢抢夺商贩。因其兄弟并没有大恶,故而也没有强者会愿意和他们人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向氏兄弟倒是有趣,当了海盗,还敢在灵蛇岛出现。虽说是人联手,以一阶的修为,却能对抗九阶的修者,不错,不错。”叶云弄清楚了之后,又问道:“那白衣男子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哦,公子说那人啊。相比这向氏兄弟人,此人也算是一个奇葩。总是折扇不离手,长剑不离背。在我灵蛇岛已经居住了一年了,修为不高,被人欺负了还能一团和气,他叫莫子潇。”一说到这四人,韩平都忍不住想笑了。

    “跑到本公子的住所外吵闹,这几人倒是……”说到这里,叶云倒是没有说了,不过在心补充道:“倒是与我有缘。那莫子潇即便修为不行,但是这份心性却是难得一见。而那向氏兄弟人,更为难得。我不仅要自己强大,同样也要有自己的势力!”

    叶云修道这些年来,深深的知道自己的实力和一个势力的底蕴何等的重要,若是能在天渺海收服到这样的特殊之人,也是及有好处的!”

    韩平倒是不清楚叶云心所想,以为他这一番话,是在暗示他。当下急忙说道:“这四人既然扰了风公子的清修,在下这就去将他们赶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”叶云摆了摆手,脸上带着一副高深莫测的笑意,说道:“他们四个人来的正好,我高兴都还来不及,既然有缘,又怎么能赶走了呢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韩平闻言一愣,不明所以的我问道:“请恕在下愚钝,不知风公子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叶云一甩长衫,站起身来,傲然道:“没有什么意思,只是闲得无聊,正好见到这四人不错,本公子要收了他们!”说完便当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收……收了他们?”这回连一直慵懒卧在躺椅上的云卿都已经弄不明白叶云心所想了,急忙起身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韩平则是目瞪口呆一脸茫然,自言自语道:“我……我没听错吧?风公子要收了这四个活宝?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