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云如此镇定的表现,倒是使得灵蛇岛岛主佘永目光一凝。?  ?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这小子隐藏如此之深,道帅境阶,就敢上台与道帅境九阶的修者一战。看他样子,绝对不会是傻了,而是真正的有底蕴。听闻韩平所说,此人乃是隐世世家的公子,莫不是这隐世世家极为厉害?”灵蛇岛岛主佘永目光落在叶云的身上,心却已经在不断的打着算盘。

    叶云在众所瞩目的嗤笑声,来到了台上,神色淡然的看向徐娘,甚至还有着一股傲意。仿若他就是高高在上的公子,而徐娘就只是一个市井“卖【肉】”的。

    徐娘自然也感受出了叶云目光的用意,美眸不易察觉的寒芒一闪,随即团扇掩嘴笑道:“哎呦,这位小弟弟,长得这么俊,还是下去吧。待会姐姐去找你,这台上无眼呐,姐姐可舍不得伤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叶云淡然道:“这位大娘,本公子纠正一下,喊我弟弟的时候,请别带个‘小’字。而且,本公子乃是家独子,根本就没弟弟。你要是看上了我弟弟的话,我得回去让我父母考虑要不要再生一个。不过想来,他们是绝对不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一番话,徐娘的脸色愈阴沉了起来,几乎就是咬牙切齿,花容月貌也变的铁青。

    尤其是女人最听不得别人喊之为“大娘”,叶云上来就挑明了她的年纪,简直就是比扇了她一个耳光还要恼怒。

    台下却因为叶云的话,忍俊不禁的大笑起来。尤其是方才吃了徐娘苦头,败下阵来的修者,笑的最大声刺耳,那个解气啊!

    “小子,老娘会让你后悔方才所说的!”徐娘一声娇叱,竟然忍不住率先向着叶云动手,她现在恨不得将对方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叶云冷笑道:“大娘,这么大的火气,可是很容易老的。”他也不知道何时开始,说话也这般带刺了。连台下的云卿众人都目瞪口呆,原来叶云也是一个能言善辩之人。

    向氏兄弟的老大向前,迟疑道:“不知道主人能不能像我们这样越级挑战啊……”

    向说道:“大哥,当初主人以同样的实力,就把你揍趴下来,想来绝对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向后咧着嘴说道:“大哥,二哥说的对啊。”同样的一句话,现在从向后的嘴巴里说出来,就变了一个意思了。

    一说到被叶云揍趴的事情,向前脸庞一抽,竟然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,挥了挥手,不耐烦的说道:“去、去、去!今天正好看看老大究竟有多厉害!”

    “小子,受死!”徐娘怒不可遏,手团扇瞬间变大,有一人之高,挥舞之,狂风大作。?

    狂风吹出,化作万千的风刃,切割着虚空,竟然是要将叶云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叶云目光一凝,没有想到徐娘凭借这皇级神兵,虽然只是初下阶的品质,但是竟然能挥出道王境初阶的战力,难怪可以一直立于不败之地!

    当然厉害归厉害,他可不会被动挨打,随即笑道:“来的好!冰封!”

    叶云双手一展,一道厚厚的冰墙凭空凝结而成。这一招乃是他仿照当初冰猿妖王的道法所施展。以本源法魂的本源力量施展,虽然力量不如冰猿妖王,但是却显得更为精深。这一点,在座的道帅境以上的修者都能看出,或者感受到这道冰墙之的气息,是多么的纯正。

    灵蛇岛岛主佘永眼精光一闪,心冷笑道:“果不其然,此子不愧是隐世世家的公子,幸好已经被我灵蛇烙印给控制住了。等到往后,还能以此人控制住整个隐世世家为我所用,哈哈!”

    “当当当……”风刃度奇快无比,几乎是在叶云凝结成了冰墙的同时,风刃撞击在冰墙之上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……”风刃切割冰墙的声音,显得异常尖锐刺耳。

    冰屑纷飞,看来如果叶云只依靠冰墙的话,徐娘再来一次攻击,定然难以幸免。

    叶云却在这个时候身形动了起来,在冰墙挡住了风刃的同时,天龙步施展而出,双手不停的凝结出法印。

    “吼!”龙吟之声响起,两条数米长的冰龙,竟然随着他的双手挥出之后,张牙舞爪,咆哮的扑向了徐娘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徐娘嗤笑一声,一个道帅境阶的年轻小子,能抵挡住她的风刃已经有些出乎意料了,但是想要以两条冰龙就打败自己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只见她手突然翻转,又是一摇,万千风刃绞杀向冰龙。

    冰屑纷飞,整个台上仿若进入了冬雪天,极为寒冷。

    叶云却依然镇定自若,面对徐娘这等古怪的宝扇,他瞬间做出了决断。

    徐娘犯了两个错误,第一太过轻视叶云,第二便是太过依赖皇级神兵。

    两条冰龙虽然被绞杀,叶云也借此机会冲到了徐娘的近前。

    “杀!”叶云伸手一抓,一柄晶莹剔透的冰剑顿时展开,道道剑光,闪烁而出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!”徐娘身为道帅境九阶的强者,反应自然奇快无比,手团扇如同盾牌一样,将所有的剑影全部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云自然不会指望这一次的攻击就能凑效,一声低喝,左手瞬间一挥之下,凝结出了一条冰龙,席卷向徐娘。

    这一切仅仅是生在瞬间,简直就是叶云在几个呼吸间,已经将不利于他的局势扳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云脚下一动,一道水蓝色剑光自上而下,刺向徐娘的胸口。

    徐娘大惊失色,手忙脚乱,根本就没有想到叶云还有会此手段。叶云无论是展现出的实力,还是作战经验,根本就不是道帅境阶的修者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徐娘即使心再如何不愤,也逼不得已,被迫展开身形后退,一阵风向后吹去。

    一片裙角,还是飘飘荡荡的在叶云纵横的剑气之下化作了齑粉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正面交手,徐娘使用皇级神兵,还是在叶云的剑下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台下唏嘘不已,甚至有好事之人呼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徐娘,你有没有搞错?是不是看上这个小白脸了?还是你昨天晚上,【玩】男人【玩】太多了?今天身子有点吃不消?”一个好事之徒,声音猥琐邪恶的在广场上传了开来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