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云瞳孔收缩,发现这无上皇者天敬闲的攻击愈发的凌厉起来,竟然不想让他有穿梭虚空的机会,甚至不惜一切代价,要将自己身后的法坛也同时毁灭!

    “主人,请让我来!”这一次的攻击铺天盖地,根本就是让叶云难以再像之前一样,从容退去。而天道玉心并没有封闭,云梯之魂天云一直关注着叶云的安全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!”虽说天云晋升道皇境还没有多久,但是本就拥有虚空之术、重力、压力,还有便是天地初开之物,云梯!别说一个道皇境初阶的皇者,便是与天冥沙漠的两位皇者巅峰的强者一战,都是可以立于不败师弟的!

    叶云自然放心,就连他自己都只是感觉到眼前一花,紧接着便是轰隆一声巨响传来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想来应该是这法坛的禁制经历了太多的岁月,竟然无法承受住天敬云铺天盖地的攻击,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“抢!”这是一旁的四大魔王、两名妖王,还有徐娘的第一个反应。

    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为了自己的前途,即使面对无上皇者,也要搏一搏!

    身形连番闪烁,在强大的力量碰撞余波正在消退的时候,一道婀娜的身影,速度最快,正是徐娘!

    身为风属性功法的修炼者,速度自然更快过其他人!

    “滚开!”正在这个时候,一道身影淡然的出现在了徐娘的前面。确切的说,应该是早就已经站在了法坛上,一挥手,便将皇级神兵的铠甲收走了。

    “不!”徐娘以及其他的王者,都目呲欲裂,众人在这里耗费了这么久的时间,不就是为了得到这皇级神兵的铠甲么?现在却要被叶云摘了桃子,谁又甘心?谁有愿意!

    尤其是徐娘,对叶云的怨毒之心,变得更为滔天!

    “杀!”徐娘娇叱一声,手光华一闪,团扇出现在手,一咬牙,狠狠的扇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呼!”不愧是风属性的皇级神兵,这一扇之下,强大的风势,已经迫使四大魔王以及另两名强大的妖王连连退避。

    “实在是恐怖!”其一名魔王忍不住嘀咕,谁能想到一个道王境初阶的修者,施展出与自己属性相配的皇级神兵,威力竟然如此巨大。

    然而叶云却根本就没有将徐娘放在眼里,甚至可以说,连杀了对方的念头都没有。这就是实力的差距,当叶云的实力变得强大无比的时候,他已经对于整体实力比自己低的修者,没有太多的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滚!”叶云手光华一闪,天龙神枪瞬间出现在手,一声低沉的龙吟之声浩荡传出。

    “天龙神枪!”天敬闲自然认出天龙神枪的来历,忍不住便在心破口大骂,“究竟是哪个混蛋,竟然把老祖宗的天龙神枪送给了外人。而这个外人,正是自己想要杀之后快的蝼蚁!

    最让天敬闲无法接受的是,这一柄天龙神枪,本是天龙宫创始人所使用过的兵器,因为杀戮太多,沦为魔兵,老祖弃之不用,谁曾想到这一柄魔兵不仅气息变了,还完全的复苏了!

    一声龙吟想过,所有人都要退避,徐娘本来已经感觉到了叶云的恐怖,尤其他手的天龙神枪,然而她对叶云的怨恨,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,根本就没有想过退避。

    只见徐娘娇叱一声,身上光华流转,她毕竟对叶云还是极为忌惮的,故而顿时将身上的皇级神兵的防御宝衣,运转到了极致,防御达到了最大化。

    然而她还是低估了叶云的厉害,手的天龙神枪,传出浩荡的皇威,“潜龙在渊!”

    “吼!”徐娘面对这般恐怖的皇级神兵,只感觉到整个人的发丝都凌乱了。而原本极快的速度,也遭遇到了阻止。

    身形在虚空上微微一滞,正是这短暂的停顿,她就已经瞳孔放大,尖声叫喊道:“不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即使有皇级神兵的宝衣相护,依然无法阻挡气势无匹的天龙神枪。

    天龙神枪闪烁着寒芒的强奸,破开了宝衣的防御,只是一下,便刺穿了徐娘白皙的脖颈。

    鲜血如注,徐娘的媚眼已经光芒黯淡,没有了往日的神采,脸上尽皆都是懊恼之意,或许在遇到了叶云之后,便已经注定了她的结局。她后悔,后悔为什么要与叶云作对,后悔自己为何非要这么贪婪?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都随着徐娘的鲜血流出,而化作了尘土,化作了虚无。

    叶云伸手一招,便将掉落在地上的团扇,以及防御宝衣从徐娘的身上剥离收起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!好小子!”天敬闲咬牙切齿,看到天龙宫的至宝,天龙神枪,在叶云的手竟然可以发挥出这本强大攻击力之后,脸色顿时大变,同样杀意变得更为浓烈。

    今日叶云必死无疑,只有死了,身上的至宝,以及手的天龙神枪都将会是他的!

    叶云意气风发,对于场上的四大魔王和两大妖王,直接无视。以叶云的手段,要杀这四人两瘦,根本不会有任何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你自己来便是,废话真多。一个无上皇者,真的了不起么?只要我能成为道王境的强者,必能杀你!”叶云对于面前的此人,又何尝不想杀之后快!但是目前来说,此人的修为毕竟高于自己太多。

    “可恶,小子就算你再怎么绝世天才,今日也必须要死。晋升道王境,只怕你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这个机会!更别说还想杀本皇,蝼蚁,始终都只是蝼蚁!”天敬闲怒意上涌,脚下流水涌动,不断的有流水化作长枪,刺向叶云。

    水无常形,在刺出去的同时,又互相交织,似乎化作了水牢了一般,要将叶云的身形困住。

    可是在同样身为皇者的天云面前,尤其是最为神奇的虚空之术面前,一个道皇境初阶的强者,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可言。

    “皇者了不起么?天敬闲老儿,今日本公子就要了你的性命!”说完之后,叶云的身形顿时在不断的交织而来的水牢之消失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天敬闲脸色骤然变了,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,一个道帅境九阶巅峰修为的蝼蚁,竟然可以在无上皇者的面前逃脱!当然以他的修为,自然无法发现虚空之术高深莫测的天云。

    叶云的身形很快便在不远处出现,看着天敬闲冷笑道:“天敬闲老儿,本公子问你一个问题,这一次带着天龙宫强者前来的天敬云是你何人?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