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砰!”一声巨响,天龙神枪无坚不摧,无上皇者天敬闲的脑袋骤然炸裂,鲜血迸溅,血肉横飞。???

    “嗖!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水蓝色玄光,从爆炸之遁出,而一直在与混沌云剑对峙的水皇枪,也同样化作一道流光,想要回到那道玄光之。

    叶云目光一凝,感受到那道玄光之散出的纯正的皇威,竟然是天敬闲的元神,心忍不住感慨,“无上皇者,果然不是这么好对付的。元神比道王境的强者强大了太多,简直就是不死不灭。若是能修炼到巅峰,岂不是可以与天地同寿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毁我肉身,我不会放过你!”天敬闲声色俱厉的叫道,竟然借着爆炸之力,破开了一丝空间禁锢,想要召回水皇枪逃离。他从来都没有想过,有朝一日,自己会死在一个道帅境的蝼蚁手。

    而一直在远处观战的云卿众人,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一切,难以置信的看着一个皇者逃遁。叶云以道帅境的修为,逆天而行,将一个皇者的肉身毁灭,险些要了对方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哼,别人面对你的元神逃遁,恐怕会一点办法都没有。但是还不幸的是,你遇到了我!”叶云身形轻轻一晃,追了上去。度竟然根本就不弱于对方,因为现在是擅长虚空之术的云天之魂天云,带着叶云飞行。

    无上皇者本来以为元神逃遁度奇快,一个道帅境的修者,即便再如何逆天,以绝对的力量毁了自己的肉身,也不会追上来,然而却没有想到,一道声音很快的出现在自己的耳边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这样的无上皇者,还不够看,死吧!”叶云手持混沌云剑闪烁出一道乌光,剑气直接洞穿了天敬闲的元神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……”天敬闲难以置信,感受到了元神之所有的精气开始迅的流失……他竟然真的死在了一个道帅境蝼蚁的手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水皇枪掉落在地,光芒黯淡,宣告他的主人已经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杀……杀了天龙宫的皇者?”向氏兄弟之的老大向前,难以置信,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,顿时惨叫了一声,摇头道:“原来这不是在做梦啊!”

    除了一直神色没有多少变化的莫子潇以外,云卿的心更是掀起了惊天巨浪!

    “为什么越想了解叶云,却越是觉得他愈的神秘,根本看不透?”云卿看着那不断穿梭而来的身形,惊骇不已。

    叶云神色平静的收起了天敬闲的储物戒和水皇枪,再将对方的尸体也收了起来。无上皇者的尸体,可是蕴含了无穷的力量,可不能白白浪费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快离开这里吧。天龙宫死了一位无上皇者,想来很快就会被现,派遣来更加强大的皇者前来,到时候我们想套都难!”看着一脸震惊的众人,叶云神色依然淡然,似乎弑皇并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众人回过神来,纷纷点头同意,随着叶云潜行。

    天龙岛,天龙宫。那盘旋的天龙山之上,张开的巨大龙嘴之,是一座晶莹剔透的空间。

    空间之,灵气逼人,皇气充盈,竟然只是比天龙秘境之弱了分毫。

    在一座水蓝色的大殿之,有着六名无上皇者盘膝坐在其。

    其只有两名是道皇境初阶的存在,其余之人,道皇境阶和高阶的存在。

    坐在最上端的一名老者,一副不怒自威的模样,现在的他显然是长须颤抖,极为愤怒。

    “真是岂有此理,方才敬闲留在宫内的元神印记,已经彻底消散,说明他已经陨落了。要么是其他势力的皇者动手,要么就是这一次他前往上古遗迹,遇到了其的凶险。但是,我天龙宫的无上皇者,高高在上的存在,又怎么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?不知道你们在座之人,谁愿意前往上古遗迹调查清楚?”此老者,神态威严,目光泛着冷冽的杀意。

    其余几人面面相觑,其一人是相貌清瘦的年人,道皇境阶的修为,当下说道:“太上大长老,小弟愿意前往。”

    那太上大长老似乎在意料之,点了点头说道:“敬雨,你与敬闲情同手足,这一次的上古遗迹事关重大,马虎不得。你前往之后,不仅要调查出敬闲的死因,还要确保我天龙宫这一次前往遗迹的小辈们安全,抢夺其的天材地宝。或许这一次的上古遗迹,有突破皇者境界的宝物!”

    天敬雨起身躬身一礼,说道:“敬雨听从太上大长老的嘱托,谁也不能与我天龙宫争夺!至于是谁造成了敬闲兄的陨落,我都会让他血债血偿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身形渐渐地变淡,消失了踪迹。而大殿上的其余五人则是渐渐地闭上了眼眸,陷入了沉睡一般。

    遗迹之,就在叶云众人离开了半日之后,原来的地方出现了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一名大汉,浑身散着强大的黑色魔气,整个天下似乎都不在他的眼里,一眼就能看出乃是黑魔门的无上皇者。

    另一名则是一身邪气,如同来自九幽,脸色惨白,毫无血色,正是幽冥海的无上皇者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双眼眸仿若跳动着邪火,看向面前的凌乱场地,冷哼了一声说道:“听闻这一次天龙宫来的正是天敬闲,只是没有想到天龙宫如此急功近利,度倒是比我们快上了很多,这里有他的气息,倒是还没有现千药岛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黑魔门的魔皇摇了摇头,说道:“千药岛的本就一直独善其身,不参与我们大势力的争斗之,但是这天龙宫,一直野心不小。只是不知道这里究竟生过什么,竟然值得他在这里与人动手!”

    不愧是无上皇者,两人根据现场留下的一丝丝气息,便已经现了其的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本来有些无所谓态度的幽冥海皇者,惨白的脸色顿时大变,一双眼眸邪火猛地跳动了几次。

    黑魔门的魔皇奇怪的问道:“明辉兄,莫非是有什么现不成?”他似乎极为了解对方的脾性,会突然这般惊诧,定然是有了什么现。

    那位叫明辉的皇者,神色凝重的说道:“奇怪,为何我感觉到天敬闲在此处的气息很微弱,甚至有一股破灭的味道,难道是被人杀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黑魔门的魔皇神色一滞,一挥手,一股力量以他为心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当然他们的元神遭受到了压制,根本就不能使用元神,不然的话,会立刻就现端倪。

    “在这!”黑魔门的魔皇身形一闪,瞬间便来到了一处虚空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