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云早就让天云回到了天道玉心之,这样的话,他不仅形式方便,同样隐藏了天云的话,往往也会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。??????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狂风大作,先脸色大变的自然不是隐匿身形和气息的叶云,又天道玉心存在,就算无上皇者,也无法现他。

    而天敬雨则是脸色骤然大变,脱口惊呼道:“不好,大鹏皇来了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转身就想要逃走,他可是知道大鹏皇的厉害,那是真正的天渺海的无上存在,即使天龙宫的无上皇者巅峰来此,也不会选择与大鹏皇为敌。

    “正是本皇,知道本皇来了,小子你还想着逃跑?你们天龙宫就教出了你这种好无礼数的后辈么?”一道张狂的声音落下,叶云都只感觉到了一道残影卷起了一阵狂风呼啸而过,瞬间便出现在了天敬雨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天敬雨再怎么狂妄,在这种真正的巅峰强者面前,也不敢放肆,只有老老实实的拱手行礼,以他无上皇者的修为,还要称呼大鹏皇为“前辈”。

    只见一名年男子,身穿黑色长袍,在长袍的袖口和衣领,还绣有金边,在胸口一只金翅大鹏鸟的图案极为显眼。

    再看那男子,长着鹰钩鼻,眼眸闪烁着如鹰一般的精光,微薄的嘴唇旁,没有任何胡须,显得极为白净。大鹏皇双手背负在身后,一股尊贵威严的气势与生俱来一般。

    大鹏皇目光落在了天敬雨的身上,冷哼了一声道:“本皇也不和你废话,拦住你的去路,你应该知道本皇的目的!”

    天敬雨心暗自着急,早知道方才就应该先行离去,非要有事没事的想到那个“风云灭”身上,以至于耽误了时间,反而被突然来到此地的大鹏皇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大鹏皇见到天敬雨沉默着,没有答话,神色顿时变得冷厉了起来,“怎么你认为,你现在有着无上皇者的修为,就能与本皇平起平坐了么?若是再不说的话,休怪本皇不给你天龙宫的面子!”

    隐匿在暗的叶云也是咂舌不已,没有想到这个大鹏皇,比之他的儿子还要嚣张霸道。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好处,有了实力的话,这天下所有的一切都被你踩在脚下,又有谁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敢说一个“不”字?

    天敬雨额头冒汗,大鹏皇不禁嚣张霸道,同样还是天渺海出了名的心狠手辣,若真的要对他动手的话,还真的没有谁会为他出头……

    他急忙拱手说道:“不、不、不……前辈,您误会了。只是晚辈一直在考虑该如何和您说这个不好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不好的消息?”大鹏皇脸色顿时大变,一股凶煞之气,顿时冲的天敬雨连连后退,毕竟这不好的消息,乃是跟自己的宝贝儿子有关。

    大鹏皇的威势顿时便可以看出,凌驾于天敬雨之上,幸好他现在并没有杀天敬雨之心,不然的话,恐怕就是秒杀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!”大鹏皇压制住了自身的气息,然而他看向天敬雨,见他还是支支吾吾不吭声,便冷笑道:“放心吧,只要你老实交代,便是看在你天龙宫老者的面上,我也不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天敬雨急忙恭敬的说道:“晚辈多谢前辈开恩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大鹏皇眼眸精光不断的跳动,魁梧的身躯不断的颤抖,显然是在极力的压制着自身的气息,极为愤怒,冷然道:“你的意思是,在这遗迹世界之,有一尊无敌的存在?而所谓的上古遗迹只是一个骗局,只是为了复活这个人。你们五大皇者都无法对抗?我儿的修为虽然只是道皇境初阶,但是凭借他手上的方天画戟,再加上无人能比的度,还有我金翅大鹏鸟的血脉优势,便是道皇境高阶的修士,都可以一战!”

    天敬雨额头上早已经流出了冷汗,急忙说道:“前辈息怒,并非是我等不想搭救苍兄,只是因为那万破天铁了心的要抓苍兄……抓苍兄当坐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岂有此理!”大鹏皇震怒,要知道作为妖兽,被人类修者抓去当坐骑,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!尤其是他们身为上古的神鸟,金翅大鹏鸟高高在上的妖兽,拥有尊贵无比的血脉!

    幸好大鹏皇还有理智存在,随即阴沉着脸说道:“难怪……难怪本皇与我儿的感应突然断了,他的魂牌却又一直保存完好……原来是被困在了这上古遗迹之……现在遗迹完全关闭,无迹可寻,该死的万破天只要你赶出来,本皇定然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大鹏皇身为高高在上的神鸟,凶狠霸道,又怎么会咽下这口气,对这未曾谋面的万破天已经动了必杀的决心。

    叶云隐匿在暗却是高兴不已,“嘿嘿,天敬雨,大鹏皇,想来你们无论如何,都无法知道苍飞羽在我的天道玉心之,而唯一知道此事的万破天还不知道是死是活,已经背上了黑锅。我只要小心隐匿苍飞羽的气息,在天渺海不让苍飞羽暴露身形的话,万破天就算有一万张嘴,也无法解释清楚。”

    当然叶云并没有认为,那六道天雷所凝结出的雷球,可以将之斩杀。因为叶云以己度人,鸿蒙道体都不会轻易的死在天劫之,身为同等存在的混沌灭世体,也不会这么脆弱。若真的那么容易死了,又怎么会是他叶云的宿敌?

    天敬雨暗自防备暴露的大鹏皇会对他出手,毕竟大鹏皇凶名在外。

    然而大鹏皇却不屑的对他冷哼一声道:“今日本皇权且饶你一命,但是今后一旦有那万破天的消息,你需要第一时间告知本皇!”

    “遵命,前辈有令,晚辈怎么敢不从!”天敬雨闻言欣喜不已,尤其大鹏皇要亲手对付万破天这样的存在,这对于他,对于天龙宫来说,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?他巴不得大鹏皇这样的巅峰强者与万破天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“哼,谅你也不敢!”大鹏皇一甩衣袖,带起一阵狂风,身形顿时消失。

    隐匿在暗的叶云,也不由得心惊,“好快的度!苍飞羽的度已经够快的了,这大鹏皇的度,我竟然根本无法捕捉到丝毫痕迹!”

    同时叶云暗自高兴,难怪万破天要抓苍飞羽当坐骑,金翅大鹏鸟一旦成长起来,绝对是巅峰的存在,以后就算没有施展虚空之术,以神鸟的度,扶摇直上,又有谁能追的上?

    突然叶云心一动,只见天敬雨擦了擦冷汗,双眼闪烁着不甘的凌厉,便飞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现在谁都不在了,不管天龙宫有没有注意到我的情况,天敬雨,你都必须死!”叶云展开了虚空之术,悄悄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