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迷妖海域,一处灰色雾气遮天蔽日的海岛上,叶云找了一处隐秘之地,开凿出了一个洞府,钻了进去。??  ??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布置下了层层禁制,有杀阵,有幻阵,还有隐匿气息的阵法之后,叶云进入了天道玉心之。

    天道玉心,苍飞羽双眼圆睁,五体投体的趴伏在一重天内。

    起初进入了这里,他非常恼怒,以为是进入了上古遗迹世界的某一处空间你,可是后来见到了天云之后,又被死死镇压,不能动弹分毫后,他开始恐惧了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虚空一声轻响,叶云出现在了苍飞羽的面前,居高临下的俯视,淡然道:“苍飞羽,不知道你现在可愿意臣服于我?”

    苍飞羽一见到叶云,便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咆哮道:“你这个蝼蚁,还不放开本皇!本皇乃是堂堂的上古神鸟,又怎么会在你这蝼蚁的面前屈膝!”

    叶云眉头一挑,冷笑了一声,“看来,你还在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无上皇者,尊贵无比的神鸟?若非你还有些价值的话,我早就杀了你,岂会与你废话。臣服于我的无上皇者,修为在你之上的又不是没有。你若是不答应的话,我会让你后悔都来不及!”

    听着叶云森然的话语,苍飞羽浑然没有当一回事,嗤笑道:“小子,你无非就是仗着一个空间皇气,又趁着本皇身受重伤才得逞了。你比那万破天差太远了,万破天也无法让本皇臣服!本皇奉劝你最好放我出去,不然的话,让我爹直到了,你会死无葬生之地!”

    “大鹏皇么?我刚见过不久……”叶云居高临下负手而立,淡然的看向对方。

    苍飞羽闻言愕然,大吃一惊的说道:“怎么可能?难道我爹也进到遗迹世界了?”他先入为主的思想,根本就没有想到叶云会从遗迹世界出来。

    叶云淡然道:“你认为的所谓强者万破天,被我镇压在遗迹世界之,而同样的,现在我也出来了。你父亲找寻你的踪迹,正好遇到了天龙宫的无上皇者天敬雨。不过天敬雨现在也被我斩杀了,你若是还可笑的认为,你爹会来救你的话,你倒是一个很无知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该死的!你绝对是在说谎!你一个蝼蚁的修为,怎么可能做到?又怎么可能见到了我父亲,会没有被他老人家感应到在我的气息?”苍飞羽眼神闪烁着凶光,歇斯底里的尖声喊叫。

    叶云耸了耸肩,淡漠的说道:“我也没有骗你的必要,让你主动臣服,也只是让你少吃点苦头而已。可是如果你还如此不知死活的话,不好意思,我会让你生死两难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还没有等苍飞羽反应过来,叶云的身影从天而降,一脚便踩在了趴在地上的苍飞羽脑袋上,狠狠的蹂【躏】他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你那所谓的神鸟血脉,在我看来除了度快以外,没有任何可以骄傲的。你就算修为通天,高高在上又如何?还不是被我镇压在此处?现在你就彻彻底底的成为我的坐骑吧!”叶云深深的知道,对付这种桀骜不驯的神鸟,想要与对方好好说话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只有将之最看重的尊严,狠狠的践踏一番,将其嚣张的气焰给打压下去。

    “结!”叶云一声低喝,随即一道紫金色的光芒闪烁。看着面前一道元神烙印,叶云的目光微微显得有些诧异,因为他竟然现在元神烙印之,还有一种灰蒙蒙的光华在其。

    随即一想,叶云顿时了然,这种异象,应该都是混沌气息引起的,只是不知道产生这种异变,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    “不!小子,我一定要杀了你!一定杀了你这个敢亵渎神鸟血脉之人!”苍飞羽神色惊恐,他感受到了元神烙印之的威胁。曾几何时,他一直都高高在上,身份尊贵无比,父亲尤其宠溺入骨。在天渺海,谁人敢对他不敬半分?

    然而现在残酷的事实,竟然要被一个只有道帅境修为的蝼蚁种下元神烙印,生死两难,这让他如何能接受?

    叶云淡然道:“在你看来,我的修为只有道帅境,微不足道。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,万破天说在遗迹他是主宰,简直是可笑。但是在这里,你能感受到,这片空间,我是真正的主宰,你想死都难。而我给你种下的元神烙印,普天之下,别说你父亲老鹏皇了,就算是神也无法搭救你!去!”

    “嗡!”紫金色的光芒瞬间消失在了苍飞羽的眉心深处,在其元神上种下了烙印。

    “呼啦!”一声空气的轻响,苍飞羽顿时感觉到身上一轻,所有的束缚都消失一空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恢复了自由的他先要做的一件事情,便是召唤出了体内方天画戟,向着叶云一斩而下。

    “嗤嗤……”虚空并没有因为无上皇者的威势而破碎,只是产生了几声空气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苍飞羽神色狰狞,脸上还有叶云留下的脚印,但是他已经疯狂的顾不得这些了,挥舞起方天画戟便要一斩而下。

    “啊!”骤然间,他突然扔了方天画戟,抱着脑袋摔倒在地上,不断的惨叫,哪里有神鸟的风范,不停的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叶云面无表情,既然苍飞羽不相信自己的话,就先让他尝尝苦头。

    痛了一炷香的时间,顿时又没有了感觉,苍飞羽的双眼充血一样的血红色,一把抓住一旁的方天画戟,翻身而起,度奇快无比的刺向叶云。

    “禁锢!”叶云依然面不改色,神情淡漠,不急不缓的说出了这么两个字。眼下的他,不断的对虚空之术精深之后,对于一重天的掌控,也是极为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苍飞羽的身形顿时凝结在了虚空之,无法动弹分毫,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便听到叶云淡然的说道:“跪下!”

    “轰!”一声巨响,苍飞羽身形不由自主的趴伏在地上,磅礴的巨力顿时如同一座巨山压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苍飞羽毕竟是神鸟的血脉,肉身强悍无比,除了灰头土脸以外,并没有受伤,然而他想爬起来的时候,就感觉到右脚一紧,被一把抓住,整个人又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叶云直接抓着苍飞羽,将他整个人抡了起来,丝毫不畏惧对方是无上皇者,还是忌惮对方是神鸟血脉,不停的狠狠的往地上砸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砸地的轰鸣声和苍飞羽的惨叫声交织在一起,连一旁的云梯之魂天云都看的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