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兄弟……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现在四下无人,笑少反而不像之前那般爽朗,目光有些闪烁,不停地打量叶云。?    ?

    方才若非是叶云以虚空之术带着他离开,即使有道皇境初阶的战力,也无法幸免。毕竟方才那一剑的威力已经达到了道皇境高阶。

    叶云喷出一口鲜血之后,一口闷气反而顺了,体内的生命精气在经脉血肉一个回转,伤势便已经好了大半。

    明逸尘不愧是幽冥海的无上皇者,绝世天才。即使叶云的肉身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的巅峰,但是因为修为太低,还是被强大的力量给震伤了。

    叶云擦了擦嘴,淡然的摆了摆手:“无妨,只不过这明逸尘和天龙宫的少宫主天世龙,不愧都是天渺海的当世天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笑少突然有些支支吾吾起来,因为他现叶云现在这副淡然的模样,实在与他认识的一个人太像了!即使两者之间的距离和修为,都相差很大!

    叶云不以为意的盘膝坐了下来,从星云戒拿出了两个酒坛子,笑道:“不知道这位兄台,可会饮酒?”

    笑少闻言一愣,顿时朗声大笑,一把接过了叶云手的酒坛子,解开了封泥,昂就是一大口喝下,“舒服!痛快!好酒!”

    叶云倒是一愣,没有想到笑少这般干脆,对他竟然没有任何防备,忍不住笑问道:“兄台倒是爽快,难道对本公子没有任何防备么?”

    笑少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兄弟这话说的有些见外,先不说你我之间素不相识,无怨无仇,你若是真想害我的话,有何必多此一举的救我?为了我这么一个人,平白无故的得罪了幽冥海,我想根本不值得吧!”

    叶云同时大笑道:“兄台说的很对,你我一见如故,不如痛饮一番!干!”

    “干!”叶云心甚是高兴,无论面前的笑少,是否是原来的笑少,他只知道此刻那种久违的感觉,又来了!

    有多久没有这般与兄弟们在一起痛饮一番?似乎从天云宗覆灭开始,就不再有那种闲情逸致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道武大6……我叶云一定可以回去!”叶云在心暗自誓,回去之后,定然要与兄弟几人大醉一场!

    两个男人,就这样肆意的坐在地上,不断的饮酒,叶云则是一坛又一坛的拿出来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半日,酒至半酣,两人都没有用修为去克制酒精,微微的皆是有了醉意。

    叶云和笑少两人的眼眸,不约而同的多了一分落寞和寂寥感。

    “笑兄,先前小弟听幽冥海的魔修所说,明逸尘率领强者追杀来自道武大6的修者,此人是你?”叶云醉眼朦胧,脑袋却很清醒,依然还在想着笑少真实身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哦?”笑少打了一声饱嗝,喷出一股酒气,很自然的掏出了一杆烟斗,点了烟,吧嗒吧嗒的吞云吐雾起来。

    笑少的目光有些迷离,笑道:“实不相瞒,我正是来自道武大6。明逸尘之所以知道,乃是我有一次醉酒之后,不慎说了酒话,被路过的他听了去。幽冥海想要将我活捉了,从我身上了解一下道武大6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叶云故作镇定的问道:“如此说来,笑兄真的,来自道武大6。不知道笑兄是如何来的?又来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笑少只是愣了一下,竟然没有丝毫隐瞒的坦言道:“我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,已经有了四年了吧。要说怎么来的,说来惭愧……我是死了之后,在此处重生的……醒来之后,就在幽冥海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叶云闻言,心一颤,手的酒坛子险些打翻了,笑少说的一切,都是那么的吻合,无论是时间,还是那一句,死了之后,此处重生!

    人死不可复生,尤其是笑少当初尸骨无存的湮灭在虚空乱流治,这又是怎么重生的?

    笑少自然将叶云的反应都看在眼里,还以为叶云是被他这匪夷所思的经历给吓到了。随即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道:“当我醒来之后,现这里却是一处距离道武大6天渺海。我万念俱灰,却又极为不甘,如此沦落异地他乡。正巧又遇到了幽冥海的少主,起初认为我只是一个道帅境修为之人,便派人来活捉我。”

    叶云眼眸闪烁着凌厉的光芒,恨声道:“这幽冥海的少主明逸尘该杀!”

    笑少点了点头,笑道:“兄弟说的极是,奈何我当时修为太低,从两年前开始,不断的逃避幽冥海的追杀,从道帅境一阶的修为,不断的被磨砺。可笑,明逸尘自以为捉住我,十拿九稳,却没有料到我越战越强,修为也到了道王境高阶!若是让我修为达到无上皇者的话,定然要将明逸尘那混蛋的脑袋一拳打爆了!”

    叶云的双眼却早已经布满了水雾,原来并不是他一直以来危险重重,笑少也是经历了重重的追杀和磨难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说到这里,笑少长叹了一口气,大口饮了一口酒水,叹道:“其实我死就死了,只是在临死前,不能再见一次我的几个兄弟,实在是死不瞑目。兄弟,我与你极为投缘,还有一个原因,便是你的名字,也是曾经当初我一个最要好的小师弟,用过的名字,风云灭。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,没有想到在异地他乡,还有同名同姓之人……兄弟,不如你我结为异姓兄弟如何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否是酒气上涌,只见笑少哈着酒气,两眼通红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结为异姓兄弟?”叶云闻言倒是一愣,只是他在天渺海第二次听到这样的话语。第一次是天龙宫的少宫主天世龙,当然是怀揣着利益。而这第二次却是出自自己最要好的师兄口。

    本来听到笑少感慨,叶云还很伤感,可是现在听到了,却又有些哭笑不得。笑少和火望,都是有血性的好男儿,故而可以互相之间极为投缘。

    “笑师兄,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?”只见叶云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扭动,恢复了原来的相貌。

    “咦?奇怪,我怎么好像听到了叶师弟的声音了?我这是喝多了?我这酒量怎么真差?”笑少拍了拍脑袋,眯了下眼睛,看向叶云。

    这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就看到叶云在对着他微笑,顿时就从地上蹦了起来,喊道:“哎呀妈呀,我这是酒喝多了,还是见鬼了?怎么看到叶师弟了?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