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家小心!这锁链有古怪!”虽然看不出对方的锁链究竟有什么神奇之处,但是就凭锁链上散的精纯魔气和邪恶气息,就足以让他们重视。

    另一名大汉,看着这锁链,贪婪道:“大家一定要斩杀此人,本皇能感觉到,这锁链上的魔气,极为精纯,恐怕只有我们黑魔门的黑魔令总令方能相提并论。若是能抢夺到的话,对于我们突破境界,也会有极大的帮助!”

    五名魔皇挡下了锁链的第一轮攻击,看向锁链的目光,尽皆是贪婪。来自黑魔门的无上魔皇,已经将锁链看做了囊之物,在他们看来,若不是为了稳妥,五名高阶魔皇斩杀一名阶魔皇,简直就是小题大做罢了。

    魔琰嗤笑道:“胆子倒是很肥,连本尊的宝贝都敢贪图。难道你们之前的那名魔皇,没有告诉你们是怎么惨败的么?”

    “杀!”锁链如同蛟龙,在虚空盘旋,从各种刁钻的角度卷向五名魔皇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先前那名大汉,冷笑连连,然而那锁链竟然灰色的光芒一闪,化作了一颗蛟龙的头颅,散着邪恶的气息,张嘴就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破!”这名大汉的无上皇兵乃是一柄魔刀,向着蛟龙的头颅便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吼!”那蛟龙出一声吼叫,喷吐出了一道气息,充满了邪恶。化作了一只邪恶的大手,抓住了魔刀。

    “嘶嘶……”眨眼间,就听到那魔皇难以置信的咆哮道:“怎么可能?本皇的魔刀!”就看到他的魔刀被所有灰色的邪恶之气腐蚀,一柄魔兵的魔气瞬间消散,强大的无上魔兵就这么被毁了。

    那名大汉还来不及心痛,就现那毁坏魔兵的邪恶大手,一把抓向了他的胸口。按道理来说,高阶魔皇的肉身是极难突破防御的。可是这邪恶之气,却恐怖异常,只是一抓之下,便开始腐蚀了他的肉身防御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那名大汉回过神来,想要后退,却现那蛟龙又化作了锁链,如同毒龙钻一般,直接刺穿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快救!”那名老者脸色大变,没有想到魔琰的锁链好邪恶之气,如此难缠,只是一个照面,就让己方的一名无上魔皇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“晚了!”魔琰的脸上带着得逞的邪恶笑意,“一名高阶魔皇的血肉精华,绝对是大补啊!”

    “嗤!”锁链刺穿了大汉的肉身防御,就像是被戳破的窗户纸一样,而面对其他四人的攻击,统统被锁链挡了下来。  而那名大汉,虽然身为高阶魔皇,却如同绑在绳子上的蚂蚱一样,根本挣脱不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生命力……”那大汉惊恐莫名,有多久没有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了?身为高高在上的无上皇者,什么时候想过,会有被人杀死的一天?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统统被锁链汲取吸收,并没有过了多久,这名高阶魔皇,就成了一具干尸。

    其余四人悲愤欲绝,这名大汉的死,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警示。纷纷打起了精神,全力攻击魔琰。

    魔琰舔了舔嘴唇,惋惜的说道:“味道不错,可惜,真是可惜……”至于可惜什么,只有他自己清楚,原本他出其不意的斩杀了对方一人,吸收了血肉精华,然而现在若是还想再斩杀一名高阶魔皇,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战魔**!”就听见其一名魔皇,身形魁梧,双眼一瞪,如同天降魔神一般,面前瞬间凝聚了一道高大数百丈,手持一柄魔斧,带着强悍的力量,狠狠的劈向了魔琰。

    虚空被魔斧撕裂,海水都被破开,魔琰面对这一招,也避无可避,毕竟现在修为不如对方,急忙召唤出了另外条锁链挡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当!”金铁交击,火花四溅。即使这锁链材质特殊,乃是无上宝贝,也扛不住如此强大的力量。锁链狂舞,而强大的力量依然还是撞击在了魔琰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毕竟魔琰的肉身还没有完全稳固下来,自然被撞的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趁他病要他命!在场的四名高阶魔皇,都是活了无尽的岁月,老谋深算,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。根本没有给魔琰喘息的机会,纷纷施展出了最强大的招数。

    虚空之,被各种光华照耀,强大的力量要将整个海域都翻转过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……”强大的力量不断的撞击在锁链之上,而魔琰则被强大的力量撞飞,大口大口的鲜血狂喷。狼狈不堪的魔琰,眼眸跳动的邪光,变得更为诡异起来,目光看向先前施展战魔**的魔皇。

    “此人的血肉精华,较之其他人要旺盛许多,本尊若是能斩杀了,夺舍了他的血肉精华,对本尊的伤势,也会有大大的帮助!就他了!”魔琰冷笑一声,除了分化出条锁链挡住其余名魔皇以外,剩余的五条锁链,铺天盖地的席卷向那名魔皇!

    “滚开!”那魔皇一声怒吼,数百丈高的魔影,手持巨大的魔斧横斩而去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!”锁链被蛮横的撞飞,然而又如同跗骨之蛆一样,挥也挥不去,用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斩!斩!斩!”一想到先前那名大汉的死状,此人也是恐惧不已,深怕步了后尘,故而不断的操控魔影挥舞魔斧,将所有攻击而来的锁链挡下。

    魔琰冷哼一声,只见血黑色的光华骤然大放,几条锁链竟然合为一体,成为了一根【粗】大的铁柱,邪恶的气息愈的浓郁,但是也遮挡不住血黑色魔气的锋芒。

    其余大魔皇脸色顿时大变,连争斗的心思都没有了,至于那被攻击的魔皇,更是亡魂皆冒,心胆俱裂。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,在那股血黑色魔气之下,他体内的魔气,似乎都不受控制了一般,根本没有办法调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究竟……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当这名魔皇脑海涌起了这个念头之后,就看到了震撼的一幕,数百丈高的魔影,被那铁柱的气场稍微一碰触,竟然片片破碎开来。

    “不!”这名魔皇出了一声凄厉不甘的咆哮,就眼睁睁的看着血黑色的铁柱,轰然的砸碎了他的所有防御,碰触在了他的肉身上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就听到了一声脆响,只见这位高阶魔皇的肉身,就像一个破碎的瓷器一般,碎成了齑粉,化作了血雾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