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吼!”那本来对笑少还有些忌惮的熊妖,顿时咆哮起来,狠狠的拍了拍胸脯,身形骤然拔高,瞬间化作了一个巨大的黑熊。≯

    “嗓子大了不起啊!”笑少眉头一挑,对面前的黑熊妖皇不屑一顾,甚至随意的勾了勾手指,用烟斗指着对方说道:“你最好先动手,不然别说本少没给你机会!”

    “吼!”同样身为阶皇者,面对笑少的挑衅,黑熊妖皇愤怒不已,一声咆哮就冲了过去,他要用一双有力的熊掌,撕碎了对方!

    笑少悠然的笑道:“先看看,是你的手掌厉害,还是我的手掌厉害!”说着便随意的伸出了一只手,瞬间幻化成了一只巨掌。

    而这一只巨掌看起来极为普通,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    黑熊妖皇冷哼一声,看来笑少一直都在虚张声势罢了,并没有什么厉害之处,他的双眼闪烁着凶狠的光芒。方才对方如此轻视自己,害的自己上来便显露出了本体,这若是传回了万妖山,对于自己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,将会成为群妖的笑话!

    “找死!”黑熊妖皇仿若已经看到了笑少,被自己一掌拍成肉酱的下场,他那一双有力的熊掌,即便是这天地也要被他撕裂。只是很快他就错愕了,因为他方向笑少的手掌势如破竹,强悍的力量直接将他的一双熊掌冲开。

    黑熊妖皇脚下一个踉跄,险些没有站稳,然而他还来不及骇然,那一只巨大的手掌,已经拍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并没有想象的巨响,黑熊妖皇也没有抛飞出去,而是整个人如同陀螺一般,飞的旋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这是黑熊妖皇在旋转的前一刻,错愕的一愣,就现自己的身子竟然根本停不下来,转着转着,以阶妖皇的强大元神,竟然产生了头晕目眩的感觉,可见笑少的这一巴掌,力道竟然比之阶妖皇的妖兽力量还要强大太多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受不了旋转的力度,在旋转,黑熊妖皇惨嚎一声,鲜血不要钱的连连狂喷出来。等到他停下来的时候,脑袋已经晕乎乎的看不清楚天和地,更看不清楚面前站着的人,正在笑眯眯的抽着烟,如同看戏一般。

    “没意思,这熊掌还是剁下来,兄弟们烤着吃吧!”笑少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,当年他还是一个道宗境的修者的时候,面对初阶武皇的罗啸虎,也只有身死道消的份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则不同,在天渺海,笑少斩杀的初阶道皇都不计其数了,眼下拥有了高阶道皇的实力,斩杀阶妖皇,反而显得很淡然。

    故而这黑熊妖皇死的简直就是莫名其妙,还没反应过来,便被笑少的烟斗,重重的敲在了脑袋上。

    一股玄奥强大的力量,直接将其元神抹杀,或许正是因为笑少,为了吃熊肉,都没有伤害到黑熊妖皇的肉身,随手一扔,黑熊妖皇的尸体,便扔到了两眼已经绿光的贺刚面前。

    “贺老哥,你把这熊给解剖了吧,回去兄弟介个下酒。对了妖丹留给龙西,现在我们天云宗越多人成皇,越好。”笑少眯着眼笑道,还记得当初众人一同前往参加道武大会,斩杀了万妖山的四阶妖兽,烤起来下酒。

    现在随着修为的增长,伙食的档次也有了很大的提升,恐怕说出去,都没人敢相信,会有人将传说的无上妖皇,拿来当下酒菜。

    贺刚有些不舍,一枚阶妖皇的妖丹,其价值不言而喻,不过他倒是还分得清楚是非轻重,咬着牙说道:“他娘的,就便宜龙西那小子了。这就当投资了,等这小子成了妖皇,老子要让他多给我抓些活的妖皇来。”

    眼见得万妖山这边,阶的黑熊妖皇已经被斩杀,那与傲龙斗的不相上下的蛇妖,顿时害怕了起来,身形连闪,躲过傲龙的龙爪,转身就想逃跑。

    身为妖兽,尤其本体本就是普通妖兽,能成为无上妖皇,这本就千难万难,故而对于生命,他们会更为珍惜,说白了就更加怕死。本就对傲龙心存畏惧,现在又担心一旁悠哉,抽着烟的笑少,会上前相助。

    他不敢赌,甚至能感受到,笑少的目光似有似无的向着他的身上飘去。那赤【裸】【裸】的目光,简直就是在看一顿美味一样。身为高高在上的无上妖皇,何曾有过这样的感受?

    把妖兽当美食,简直比他们妖兽还要凶残,蛇妖已经承受不了对方那如刀子一般的目光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贺刚怒吼道:“傲龙,你他娘的加把劲啊,抓了这个蛇妖,我们好回去喝完酒炖个蛇羹补补啊!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听到了这句话后,转身逃遁的蛇妖吓的亡魂皆冒,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吼!”傲龙不知道听了贺刚的话后,究竟是兴奋还是愤怒,竟然双眼闪烁着凶狠的黑芒,直接燃烧起生命力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度顿时加快,追上了蛇妖,只是一爪下去,瞬间腹部便如同刀割一般,被开膛破肚,连肠子都在挂在蛇身上,在空飘舞。

    “吼!”似乎闻到了血腥味后,傲龙变得更加残暴了起来,看也不看,一口将蛇妖的脑袋给咬了下来,似乎看到了贺刚要冲上来,吓的他也是一哆嗦,急忙张开大嘴,将蛇妖吞入腹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贺刚气急败坏的吼道:“败家子,真是败家子,这么大一条蛇,要是炖成了蛇羹,再放点灵药下去,多滋补。没常识,没见识,无知啊!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众人闻言,顿时满脑子黑线,尤其是傲龙,对贺刚,简直就是敢怒不敢言,甚至敬畏有加,深怕哪天惹恼了对方,也把自己炖成了蛟龙羹。

    笑少则是看了一眼远处的叶云,只见那天云峰收缩的度,竟然快了许多,看样子,最多一天,便可以全部进入极龙镜之。

    他放心了不少,随即便又看向还在激战的苍飞羽和焦路。

    两人可谓是战到了疯狂之处,可谓是招招凶险,方天画戟妖气冲天,锋锐无比。

    至于焦路,身为巅峰妖皇,手的长矛同样不是吃素的,即便在血脉上受到了苍飞羽的压制,但是其强大的实力,拉进了这个距离。

    苍飞羽一样脸色惨白,伤痕累累,只是他光若未觉,身上的凶厉气息,愈的强烈起来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