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0章 落荒而逃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苍飞羽身为金翅大鹏鸟,其本身血脉的骄傲,使得他根本不会退缩,方天画戟仿若沾染到了他的鲜血,吞吐的光芒,变得愈的妖异起来。≧

    传闻在上古之时,金翅大鹏鸟素以海恶蛟为食,简直就是蛟龙一族的克星、噩梦。只是随着纪元的更迭,金翅大鹏鸟这一脉,数量也变得渐渐稀少了起来。

    苍飞羽立志要为父亲大鹏皇报仇,故而不顾一切的提升修为和实力,而对于妖兽神鸟来说,要想提升实力,最好的办法,便是不断的战斗!通过一场场的厮杀,使得自己隐藏在血脉凶狠,变得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叶云着重看好苍飞羽的原因,更是将众多的杀戮机会,交给了苍飞羽。

    苍飞羽一言不,眼眸跳动的凶光,使得他反而变得愈的冷静,方天画戟不断的与焦路的长矛,撞击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还太嫩了点。你这手上的方天画戟不错,正好给了本皇!”焦路冷笑不已,虽然惊讶于苍飞羽的战力,但是高高在上习惯的他,依然没有将苍飞羽当一回事,甚至没有将还在收山的叶云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之,唯一对他有一些威胁的,也正是拥有了神鸟血脉的苍飞羽罢了。

    当然他不知道苍飞羽乃是叶云的坐骑,不然的话,恐怕对叶云的想法,会换一换。

    “斩!”苍飞羽大喝一声,方天画戟上闪烁的光芒都变得摄人心魂起来,甚至连焦路,都变得心惊不已,顿时产生了微微的恍惚。

    这是这微微的恍惚,使得他手的长矛,都变得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一声脆响,当方天画戟再一次碰撞到了长矛的时候,锋锐的光芒一闪而逝,竟然将长矛的矛头斩断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焦路的目光变得狰狞不已,一口鲜血喷出,这一口鲜血,乃是他的本命精血,因为长矛乃是与他性命相修的本命妖器,眼下竟然被方天画戟斩断,这无疑等于在他的心脏上狠狠的刺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竟然敢毁了本皇的本命妖器,这……这方天画戟究竟是何物?很好,这方天画戟不错,很不错,能毁了本皇的妖器,说明已经越了无上皇兵的等级。”虽然遭受到了创伤,但是对于苍飞羽手的方天画戟,更加的有抢到手的【欲】望。

    苍飞羽此刻也并不好过,方才他强行以秘法催动了方天画戟,这才毁了对方的长矛,然而他也受到了创伤。

    焦路更是年老成精,在本命道器毁掉之后,身形连退,根本就不给苍飞羽近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还是差了一点!”苍飞羽眼眸闪烁着锋芒,面前的焦路,身为巅峰皇者,较之云家的巅峰皇者更难对付。这就是妖兽在同阶之的优势,而在妖兽之,血脉更是优势的优势。

    故而无可奈何,苍飞羽只有仰天出了一声尖锐的啼鸣,“唳!”

    只见苍飞羽的身形,顿时幻化成了一只数千丈巨大的金翅大鹏鸟,眼眸的光芒变得更加的犀利无比。

    “唳!”苍飞羽没有丝毫想说废话的想法,本体出现之后,只是轻轻的闪动了翅膀,便已经消失在了原地,下方的山林更是直接被一阵狂风摧毁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该死的……怎么会……怎么会是传说的神鸟,金翅大鹏鸟?”焦路脸色大变,在苍飞羽显露本体开始,他体内的血脉便产生了巨大的波动,甚至是畏惧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他畏惧了苍飞羽,而是因为他体内的蛟龙血脉,对金翅大鹏鸟天生的本能畏惧!

    “死!”苍飞羽的冷厉的声音传来,话音未落,焦路便感觉到了眼前一黑,磅礴的妖气要将自己镇压了一般,苍飞羽锋锐的爪子,更是当头抓来。

    若是被这一下抓实了,恐怕焦路即便是巅峰皇者,不死也会重伤。

    “滚!”焦路毕竟是这个世上的巅峰皇者,右手幻化成了一只蛟龙爪,向着苍飞羽的爪子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虚空都在一龙一鸟的爪子下,被抓成了一条条沟壑,虚空乱流肆掠横扫。

    “轰!”两只巨爪碰撞在了一起,苍飞羽出一声惨烈的嘶鸣,巨大的身形抛飞了出去,将一座山峰砸成了尘埃。

    而焦路也好不到哪去,即便他修为通天,方才还是有些托大了,只见他的右手破裂的不堪入目,鲜血横流,竟然重伤到了无法动用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战斗到了这个程度,竟然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,这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。尤其是他的神识一扫之下,竟然现,随着自己而来的蛇妖和黑熊妖皇,全都没了气息,已经丧命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都始料未及。他们存活了太多的岁月,而在道武大6,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无上皇者出来的很少,故而一般不会出现皇者丧命的情况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安逸了太久,反而忘记了生死的危险,这一次万妖山折损了好几尊无上皇者,这样的小号,对于万妖山来说,实在太过惨重!

    焦路目光闪烁,心瞬间便有了计较,狂吼一声,趁着苍飞羽还没有回过神来,显露出了蛟龙本尊,头也不回的迅向着万妖山逃窜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本皇等着,你们统统都要死!”身受重伤的他,已经没有再战下去的念头,而且一旁还有傲龙和笑少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“呃?这四脚蛇方才不是还很威风么,老子还准备炖蛟龙羹呢!”贺刚气急败坏,大呼可惜,如果不是修为与焦路差距太大,恐怕忍不住就追上去了。

    说者无意,听着有心,这句话被远遁的焦路听在耳,顿时使得他喷出了一口鲜血,身形都有些不稳,险些从天上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傲龙更是瞳孔收缩,浑身颤抖,暗自誓,一定要远离贺刚,这实在是头号危险人物!

    笑少则是一声长笑,拍了拍手,说道:“这次万妖山应该不会轻举妄动了。不过等我们修为都达到了高阶道皇的话,定然要将万妖山翻个底朝天!”

    贺刚连连点头,拍着陈玉的肩膀说道:“小玉儿,咱们要努力了,光吃妖王级的妖兽,实在是不够档次。这次回去,我们尝尝无上皇者的肉身味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定然是极好的,贺老哥,咱们先说好,得留一只熊掌给小弟我!”陈玉近乎于谄媚的笑容,急忙讨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好!”贺刚几乎都要不顾场合的流出口水来,笑声在天地间回荡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