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!怎么可能会这样!”很快,鬼子正便难以置信的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他现无论自己如何闪退,都没有办法摆脱那剑意。

    那紫金色长剑迎风而涨化作了数丈大小,而且已经到了极致,叶云额头青筋暴起,豆大的汗水不断的滴落。

    叶云现在终于知道,当初神秘老者施展这一招,其威力究竟有多么的恐怖,而自己即便拥有了高阶道皇的元神之力,施展出的这元神之剑,还是极为勉强,甚至他能感觉到,这一剑的威力,连神秘老者的万分之一,都没有达到!

    饶是如此,这元神之剑尚未真正斩出,就已经使得鬼子正受创,这一剑的威力已经完全的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杀!”叶云的眼眸跳动着血黑色的光芒,咬着牙疯狂无比,紫金色的长剑,以他的元神之力掌控。随着他的一声大喝之后,紫金色的长剑,微微扬起,向着鬼子正的方向轻轻斩下。

    就算看起来只是轻轻斩下,可是鬼子正却是亡魂皆冒,作为当事人,那种面对死亡的感觉实在是太清晰了。身为道武大6的巅峰鬼皇,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,这是一种死亡的感觉。

    鬼冥宗的修者,其实是从一缕魂魄,渐渐修成,其艰难的程度,较之于万妖山的妖兽,还要千难万难。这是一种由死到生的过程,故而最珍惜生命的修者,便是鬼冥宗的修者了。修为越强,越是如此,甚至说是贪生怕死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剑意临身,这并非是剑气使得鬼子正出凄厉的惨叫,而是这紫金色长剑之蕴含的剑意,唯我独尊、独霸天下的气势,已经深深的让他为之恐惧。

    鬼子正感觉到了自己的元神才颤抖,元神在剑意是撕扯下,那撕裂的痛楚已经让他没有任何反抗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害怕,害怕今天会陨落在这,可是那紫金色长剑,看起来只是向着自己这边随意的一斩。

    鬼子正却隐隐间似乎感觉到,一柄尊贵无比的紫金色长剑,迅的来到了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!本皇不甘心……”鬼子正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凄厉惨叫,瞬间又戛然而止,为自己的生命划上了休止符。

    元神完全被剑意撕裂,而让叶云意想不到的是,那元神之剑剑刃上闪烁的朦胧灰光,竟然在吞噬被斩灭的元神力量。

    叶云咬着牙,他此刻的脑袋昏昏沉沉的,若非拥有着非人的毅力,恐怕已经要昏迷不醒。这便是元神之力透支反噬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随着叶云的元神之力收回,紫金色的长剑一个回卷,消失在了叶云的眉心之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叶云喘着粗气,肩膀不停的耸动,施展这元神之剑,对他元神力量的消耗,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不到万不得已,我绝对不能施展这一剑,这一剑只能在最关键的时刻,当做保命的底牌。不然的话,若是一剑不能灭杀敌人,反而使得自己陷入了绝境……可是一旦斩杀了对方,因为元神之剑上的混沌之力,可以在吸收一些,作为自身元神的补充……”叶云即使非常疲劳,但是此刻的他依然傲然挺立,一挥手,将鬼子正的尸体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下方的众人,最为关注的还是叶云与鬼子正一战,而此刻见到强大无比的巅峰皇者,竟然就这么死在了一个阶道王的手上的时候,纷纷的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方才的这一幕,仿若做梦一般,是如此的不真实。什么时候蝼蚁之修,可以斩杀巅峰皇者了?

    “刚才叶云施展的那紫金色长剑,是神通,还是道器?”不知道人群谁突然这么问了一句,也等于是问出了众人心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是法宝,因为我看到了虚空的波动,那紫金色长剑根本就是无形的……”人群早已经引起了喧闹,纷纷争论起来。

    便在这个时候,人群有人喊道:“天云宗叶云实在是太强大了,道王境阶的修为,可斩巅峰皇者!我要拜入天云宗!”

    这一声仿若一块巨大的石子,扔进了大海之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此刻正是如此,随即便有人高呼相应,“我也要拜入天云宗!”

    “我要拜入天云宗!别和老子抢,你也不看看你那什么天资!”原本一直在看热闹的散修人群,竟然产生了轰动和骚乱。

    天魔宗的巅峰皇者,沉吟不语,目光紧紧的盯着叶云,看来这一次来的计划,需要改变了,这叶云既然已经展现出了斩杀鬼子正,这样的巅峰鬼皇的实力,那么也极有可能斩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矛盾了,究竟是罢手,还是趁着这个机会斩杀了叶云?可是见到了叶云的强悍之后,他犹豫了。若是不能斩杀叶云的话,这后果……他已经不敢想了。

    “老祖……”天魔宗宗主楚天墨见到他脸色难看,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……这叶云……天之骄子,我们走!”那天魔宗的老祖一挥手,带着楚天墨和戚无夜无声无息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临走前,戚无夜的眼眸跳动着红芒,看向虚空的叶云,与此同时,叶云的目光也正好与之对上。

    “你我终有一战,莫要让我失望。”叶云从戚无夜的目光,读出了对方目光的含义。

    便在这个时候,沙兽皇者也成功的斩杀了对手,前去相助樊天。

    至于苍飞羽和焦路妖皇,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,两人可谓是除了叶云与鬼子正一战外,最吸引人眼球的。

    只见虚空一只如同巨山般的金翅大鹏鸟展翅高飞,同样一条蛟龙张牙舞爪的仰天狂啸,神鸟与蛟龙疯狂的厮杀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虚空,鸟毛纷飞,蛟龙鳞片飞洒,鲜血横流,只是这一切,都在两人互相碰撞产生的毁灭力量下,统统化作了齑粉,消散在虚空之。

    虚空传来的波动,较之叶云与鬼子正一战,更为剧烈。

    这两尊庞大的妖兽厮杀也到了关键之处,血脉的压制,使得本身身为巅峰妖皇的焦路,根本就没有办法完全爆出真正的战力。

    而苍飞羽则不同,完全是越战越强,越战也越疯狂,冲天的煞气已经完全的禁锢了整个虚空,也就是说,焦路妖皇此刻想要逃走已经是不可能了,要么斩杀苍飞羽,要么苍飞羽斩杀了他。

    他二人之间,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,这就是苍飞羽的疯狂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