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云也没有想到,在欢迎仪式上,自己的强大已经完全的震慑住了,那些偷窥的无上皇者。>

    而这些无上魔皇,见到了叶云竟然连戚无夜都轻松打败了,心更是畏惧不已。深怕先前的举动,会对叶云造成什么误会。

    因此很多无上皇者前来拜访,都是送了一大堆礼物,又和叶云寒暄一番,算是认识一下,也为先前的不愉快道歉。

    叶云虽然并不缺少物资,但是既然这些魔皇喜欢送的话,自己若是不收下,反而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。

    整整又过了两天,终于再也没有了人上门拜访,叶云便下令,一旦有人拜访,便说自己已经闭关,不方便见客。

    洞府的密室之,叶云小心翼翼的继续布下一些禁制和阵法,有信心,即使是天魔宗的强者,也没有办法神识渗透进来,察觉到他做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他没有了天道玉心,一切都需要小心谨慎,只要能找到那一丝魔气气息,就算是大功告成了。

    闭关之后,叶云的神识便开始小心翼翼的探查,一寸寸的地方都不愿意放过。只是让叶云很无力的是,竟然没有任何现。

    过了大半日之后,叶云便准备将神识放在数万弟子身上,希望能找寻到一丝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只是他这具分身的神识顶多也只是堪比魔皇境高阶而已,想要不被强者差距,似乎风险太大,有些不可能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好以元神烙印传讯给本尊。

    叶云的本尊一样盘膝坐在天丹峰的密室之,迅的将自身的元神之力传递过去。

    这种做法,普天之下,恐怕也就只有叶云可以了,如此强大的元神之力,搁着这么远的距离,传递过去。

    古魔分身得到了庞大的元神之力后,立刻展开了神识,小心翼翼的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数万的弟子,而且还要小心寻找,以免触及了某些危险的禁制,这对于叶云来说,是一个巨大的工程。

    过了整整半个月,终于要到了尾声,这不由得让叶云的眉头紧蹙,“难道真的没有吗?如果真的没有的话,那么那一缕魔气来自哪里?难道是真个道武大6?若真的是这样的话,那无疑就是大海捞针了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个时候,叶云的神识一滞,突然现有一个高阶魔王一身极为邪恶古怪的气息,竟然让叶云感受到了其体内有过道修的气息。

    再仔细去感应,他感受到了对方的丹田内,竟然有着浓郁的魔气,而这魔气真是与当初在叶家废墟现的有些相像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是想象,是因为这魔气的强大根本不如那一丝丝很淡的魔气。

    等到叶云再看清楚对方的长相的时候,在密室之,顿时惊呼道:“朱守真!”

    便是连万里之外的叶云本尊,在天丹峰的密室之都为之一愣,这几天的消耗对于他可不小,现在知晓了朱守真和那一丝魔气有关联之后,只有先断了本尊和分身之间的神识联系,不然的话,再这样下去,他非要被榨干了不可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叶云的本尊也不得不开始闭关恢复元神之力来,心万分激动,看来家族的仇恨就要有眉目了。

    叶云的古魔分身同样收回了目光,坐在密室之,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会在天魔宗遇到了朱守真。当时刚从天渺海回来之后,便听到紫阳老祖所说,二长老严松正是死在了自己徒弟手上,而当时的朱守真已经成了魔修!

    当时的朱守真分明是被叶云废了修为,可是现在竟然会成为了魔皇境高阶的强者,丹田修复,肉身强悍无比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叶云并没有轻举妄动,似乎朱守真身上的古怪,定然和他体内的魔气来源有关。

    “通过了朱守真身上的魔气,我就可以顺藤摸瓜,找寻到魔气的来源,也就可以知晓,我叶家真正灭门的原因,是否与此魔气的主人有关!”当然叶云本身就是长老,对于一个高阶魔王,根本就没有什么忌惮。

    只是唯一的怕被人抓住尾巴,毕竟自己才进入天魔宗,就要对本宗弟子莫名其妙的动手,实在是不好。

    “在朱守真的身上留下一缕我的神识烙印,一旦他离开了天魔宗,我就可以对他下手了。严松长老死的太冤枉了,当初虽然看我不顺眼,但毕竟处处为了天云宗着想。随后还惨死在自己百般维护的弟子手上,这个仇,我必须要为他报!”叶云盘膝坐在密室之,随后便闭上了眼眸,开始恢复起元神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日,叶云分身的神色终于好了许多,元神的消耗,不仅对本尊,对他的分身也有很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出了密室,便来到了自己的洞府大厅之,立刻便有婢女恭敬的端上茶水,这倒是让一直没有被人服侍过的他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幸而此刻的他是古魔分身,本就一身霸道的魔气,再加上与生俱来的上位者气势,很快就让他习惯了。

    叶云就这么静静地品着茶,没有去想任何事,不过习惯性的,很快喝完一盏茶之后,他便暗自的叹了一口气,脑袋里面开始琢磨着后续在天魔宗的计划。

    便在这个时候,留在了朱守真身上的神识烙印有了反应,叶云顿时大喜,这就意味着,朱守真已经离开了天魔峰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这小子要去哪?”叶云倒是没有立刻追出去,而是悠然的回到了密室之,他可不能让任何人抓到他离开天魔峰,专门针对朱守真的把柄。

    现在进入了密室之,所有人都会认为,他又开始闭关修炼了。

    只是谁也不知道,进入了密室的叶云,展开了虚空之术,悄然的离开了天魔峰。

    “朱守真竟然向着苍莽冰原的向飞去了……难道是?”叶云仔细的感应到了朱守真前进的方向,也不由得目光一凝,不知道对方究竟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朱守真一路上,神神秘秘,似乎有意隐藏行迹,想要避开任何人。

    这就让叶云对他的目的更感兴趣了,他倒是要看看,现在的朱守真究竟会是一副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欺师灭祖的【畜】生,叶云可不准备手下留情,古魔分身杀气四溢,这一次,谁也救不了他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