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匿在暗的叶云,眼眸锋芒一闪,身形悄无声息的便跟了上去。≯

    对于朱守真,叶云本就没有太多的好感,但是当年解决了恩怨之后,也没有太多的反感。只是此人欺师灭祖,必须要死!

    叶云因为忌惮苍莽冰原内的神秘势力,并没有选择动手,等到了朱守真出了苍莽冰原,又行了一段路后,叶云的身形出现在了朱守真的前方。

    “嗯?”叶云没有隐藏丝毫气息,神色淡漠的看着朱守真,对于这个当初一心想要置自己死地的同门,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朱守真见到有人拦住了去路,神色大惊,一打量叶云,脸色骤然大变,脱口道:“你……你是云天一!”

    “嗯?朱守真是吧?身为魔宗弟子,见到了本皇竟然还不行礼拜见,还直呼本皇的名字,不知你意【欲】何为啊?”说着叶云的脸色便如同雷雨的天气一般,立刻大变,磅礴的皇威和强悍的魔器,向着朱守真压去。

    朱守真脸色一紧,急忙恭敬的行礼道:“弟子拜见魔皇大人,只是方才弟子没有料到,大人会来到这极北之地。”

    叶云并没有急着对朱守真动手,依然霸气的说道:“你确实没有料到会有人跟着你,不知道朱守真,你是否可以解释一下,为什么进入苍莽冰原?”

    朱守真神色阴沉,他知道一旦被对方现了踪迹,恐怕想解释也难了。不过他依然抱有侥幸心理,认为叶云只是突然遇到了自己,并非跟着自己进入了苍莽冰原,当下强作镇定的说道:“大人,此话不知是何意?当初弟子乃是一介道修,修的乃是水属性的功法,这苍莽冰原冰寒无比,正好适合,不知大人还有何想要了解?”

    只是当他说完之后,见到了叶云那笃定的笑容时,心下顿时就慌了,他看出来了对方的眼神,有着不屑和嘲讽,更有着凌厉的杀意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云天一为何会跟着自己,也不知道对方为何要针对自己。

    叶云果然冷笑道:“看来你真的是不愿意说实话了!朱守真,身为天魔宗弟子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朱守真倒是突然一笑,一甩衣袖,冷笑道:“请恕弟子斗胆,大人莫不是认为自己身为我天魔宗的长老,就可以随意质问弟子?弟子要做什么事情,这是弟子的自由和权力吧?”

    “放肆!忤逆尊长,罪加一等!”随着叶云的一声低喝,一股磅礴的威压,直接从天而降,使得朱守真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,脚下的地面都龟裂开来,直接一把跪倒在叶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朱守真又惊又惧,没有想到这个新入宗,成为长老的云天一,会如此的霸道。更是直接以无上皇者的威压,强迫他直接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屈辱,这是完完全全的屈辱!朱守真身上水属性的功法气息弥漫,魔气冲天。想要挣扎,奈何却根本反抗不了。

    “云天一,你想干什么?我朱守真与你无冤无仇,为何你刚进入天魔宗,就与我为敌!”朱守真咬牙切齿,挣扎,在强大的威压下嘴角已经溢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叶云淡然道:“与你为敌?朱守真,你一个高阶道王,也太看得起自己了。尤其是你这种欺师灭祖之人,当初被废了修为,前段时间还杀了自己的师父?你一个蝼蚁,配成为本皇的敌人?”

    “你!”朱守真无言以对,不过确实如此,皇者之下,皆为蝼蚁,不成皇,又怎么有资格与对方一战?

    朱守真强自平复自己的心情,冷笑道:“云天一,你这般对付我,可要想清楚后果。在这里对我拦阻,想必你忌惮我身后的主人。本来这次回宗门,就是要招安了你,没有想到,你自己送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云摇头叹道:“果然有句话说的很对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朱师兄,你能有今天,真的只能怪你自己。当初的骄傲和自尊,你已经丢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朱师兄?”听到了叶云的话后,朱守真浑身一震,随即身上的威压也是一轻。他骇然失色,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这样称呼自己,可当他踉跄着站起身的时候,已经惊得又倒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朱守真指着对方,终于看清楚了面前的云天一已经恢复了原来的相貌,正是他这辈子最不想看到的人。

    当下朱守真冷汗直下,嘴唇直哆嗦,“你……你是叶云……不可能!叶云明明在五行雷域!”

    他永远都不会忘记,当初自己的骄傲和自尊,正是在叶云的面前败的一塌涂地。当初的天才弟子,却最后还是成全了叶云,所有的一切,连自己都没有想到,自己最终会落了一个背叛师门的下场。

    叶云是他一辈子的噩梦,而自己为何会成为别人的走狗,也正是想借助别人,强大了自己,他想要凭借自己的实力,终究会有一天斩杀了叶云,证自己的道。

    可是朱守真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,叶云此刻会站立在自己的身边,最为恐怖的是对方无声无息,没有人现一个散着纯正魔气的修者,会是那个已经可以在道武大6只手遮天的人。

    当看到了叶云的那一刻,朱守真内心苦涩,明白了自己原来还是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也正是在这个时候,一道身影自虚空出现,站立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朱守真忍不住惊恐的吼道:“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会有两个叶云?”

    正是叶云的本尊来到了,只见叶云对着古魔分身道:“分身这里一切有我,你回天魔宗吧。以免有人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要小心,尤其是苍莽冰原内的那一伙人。”说着古魔分身身形便在虚空渐渐隐去。

    朱守真就像失了魂一般,“分身……竟然连分身都强大到了这个程度……”

    他现原来自己就是一个可笑的笑话,最终还不如对方一个分身,若是当初可以料到现在叶云的成就,朱守真忍不住自问一下自己,“我还会选择针对他,还会叛变师门吗?”

    只是这一切都一去不复返,而叶云此刻身上已经没有了方才的魔气,却更是透露着一股震慑人心的气息,这是一种与天地相融的感觉。

    仿若面前的叶云不存在,又似乎他就是这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叶云淡然一笑道:“朱师兄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