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见那复活过来的巨人尸体,身躯在不断的缩小,仅仅只是数息的工夫,便已经化作了正常人的身高。〔<〔

    在身躯浓缩了之后,气息渐渐收敛,可那种尊高的感觉却愈的强烈了。

    若仅仅只是如此的话,反而没什么,接下来生的不仅仅让所有人难以置信,便是连鬼世明等一众鬼冥宗的强者,甚至连叶云都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那巨人的脸庞在不断的扭曲,脸部肌肉在不断的移动,渐渐地化作了一张脸庞。

    “钟际尘!”众人纷纷大惊,这相貌即便变得很年轻,但依旧可以看出,竟然就是鬼冥宗前任宗主钟际尘。

    叶云眉头微蹙,他可以说是从头到尾都见证了钟际尘开始以身奉献,复活巨人尸体,最后难道他不顾一切的夺舍了那道脆弱的生命意志?

    这实在是太疯狂了,鬼冥宗之人本就疯狂,而这钟际尘更是疯魔。

    鬼世明是最难以理解的,这根本就不在宗门的安排内,本来按照计划来说,应该是钟际尘以自身元神,滋养了那道生命意志之后,宗门的强者再趁虚而入,以煞阵为基础,设下禁制,以此控制这具强大的尸体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事实摆明了,一切都给钟际尘做了嫁衣!

    “尘儿,你为何要不按照计划行事,要夺舍?”鬼世明悲愤莫名,还是忍不住怒斥道。

    当这具身体被钟际尘完全夺舍之后,其完全是散出的实力,已经越了巅峰皇者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!鬼君!”叶云眉头一挑,心骇然不已,当初神秘老者就曾经说过,皇者之上,乃是君者。

    在道武大6,即便只是初阶的鬼君,那么其实力也绝对属于主宰了。

    难怪鬼冥宗耗费了无尽的岁月,也要复活这具尸体,这才复活呢,就已经不受限制的展现出了初阶鬼君境的实力,试问整个道武大6,还有几人能制住他?

    钟际尘张了张嘴,兴许是因为方才完成了夺舍,声音显得无比的空洞,“鬼世明,你不必如此废话。鬼冥宗如此对我,夺我修为便算了,夺我肉身也算了,偏偏的我为了宗门奉献了这么多,还是要让我连命都给交上来。”

    鬼世明脸色一变,随即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宗门给予了你一切,给了你强大的修为和身份。你为了宗门付出,又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钟际尘冷笑道:“说的好听,现在我已经融合了那道一直,现在可以控制住这具肉身,你还想如何?从现在开始,鬼冥宗之便是我,你带领所有鬼修立刻臣服,不然的话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鬼世明闻言,顿时气得浑身抖,怒不可遏的吼道:“放肆,钟际尘,你这白眼狼,竟然忘记了宗门的栽培,现在竟然还想着以下犯上欺师灭祖……”

    钟际尘冷笑道:“放肆?谁放肆?欺师灭祖的事情,又不是只有我一人做过。实力为尊的世界,你居然还想继续当我长辈?既然不愿意的话,那就死!”

    一声“死”字出口之后,一个黑色的巨大“死”字瞬间扩大,迎风而涨,迅的便来到了鬼世明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滚!”鬼世明自然知晓这具强者尸体的厉害之处,只是现在被钟际尘掌控,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只是这“死”字已经成了索命的符咒,只见打在了鬼世明的身上,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根本就来不及反抗,被“死”字轰成了渣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统统震惊,没有想到鬼冥宗的这具尸体,竟然会这么厉害!鬼世明可是堪比几乎是下意识的,包括鬼冥宗的弟子,都急忙后退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见到自己有此等威势,仅仅一招,便杀了自己一直以来都敬畏不已的老祖宗,钟际尘只感觉到自己的实力,让自己的自信心完全的膨胀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云瞳孔收缩,没有想到这具尸体被钟际尘夺舍了之后,会这么强。当然他并没有太多的畏惧,当初在天渺海,见识过了青宣老祖的手段之后,已经完全的免疫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当初的古魔魔琰、混沌灭世体万破天到最后展现出的实力,都已经越了皇者,达到了道君境的实力。

    钟际尘很满意因为自己的强大,给众修者带来的恐惧,目光先落在了云皇的身上,莫名的带着恨意,“云皇,若非是你这次坏了我鬼冥宗的好事,我也不会被迫提前融合了肉身,以至于现在的实力仅仅只挥出一点而已,今天你必须要死!”

    “死!”相同的招式,用在了云皇的身上。钟际尘仿若成为了天下间的君王,正所谓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

    言出法随,天地间都在回荡着这一个字,一股死意完全的充斥在虚空之,向着云皇压来。

    “父皇!”云卿脸色大变,第一个想要去阻拦,可是以她的修为,无非只是螳臂当车而已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哗然变色,却根本没有人能上前相助,毕竟钟际尘现在坐拥一具强者的尸体,简直是看谁不顺眼就杀谁,肆无忌惮的杀了自己的老祖之后,现在有要对云皇动手,可谓是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都以为云卿挡在了云皇的前面,会是必死的结局,却在这个时候,虚空扭曲,一道黑色的虚影挡在了前方。

    “收!”能以这等度出现的,目前也就只有叶云了。云皇对他有恩,而云卿……他也不愿意见到对方丧命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钟际尘惨无人道,肆无忌惮,又怎么能让对方得逞。

    一个巨大的“死”字,死气弥漫,即便是巅峰皇者,也会沾之必死。

    叶云却神色淡然,要知道对于生死的力量,也即便仅仅只是阶道皇,却也根本无惧。

    只见他大喝一声,伸手一抓,同样是死气弥漫的一只大手幻化而出,向着“死”字抓去。

    “嗤啦!”钟际尘的招数虽然厉害无比,寻常人沾之必死,但也只是他随意一击而已。以叶云现在的实力,想要破除,根本不难。

    若是换了叶云还是初阶道皇的话,想要应付,可就千难万难了,甚至还会有性命之危。若是换了叶云在进入地宫之前的话,即便成为了阶道皇,也仅仅只能自保而已。

    进入地宫之后,又仔细的感悟了一番生死之道,对生死力量的掌控,也变得精深了许多。不然的话,哪里会像现在一样,轻松应付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