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?”叶云见到那血色大网并没有针对自己,倒是没有去阻止,只是暗自小心防备,毕竟此事事出突然。?<[<〔<]

    “滚!”钟际尘本来就在恼火,现在竟然还有人布局对付自己,怎能不恼火。

    道武大6,本来能让他放在眼里的人,根本就没有。即便现在叶云让他受了伤,但是依旧认为叶云不过如此罢了。

    一声怒吼,那血色大网的血线也有数根崩断,但是依旧无法阻止落下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血色大网究竟是什么道法施展而成,将钟际尘整个人从头到脚笼罩在其,竟然开始不断的渗入他的肉身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这……这是什么……鬼东西!”钟际尘心悲凉,冒着那么大的风险,好不容易成功的夺舍了这具鬼冥宗千辛万苦复活的强者尸体,本来以为以初阶鬼君的实力,可以纵横道武大6,甚至打到天渺海,也不为过,可是现在倒好。

    险些被叶云开膛破腹就算了,现在竟然还莫名其妙的出现这血色大网,竟然融入自己的肉身之,给他带来了无比的痛苦。

    叶云眉头微蹙,抬头看向虚空,淡然道:“青魔!”

    能有这样手段的强者,恐怕也就是前不久刚有过一战的青魔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话音方落,就听到虚空传来一声大笑,“叶兄果然厉害,连鬼君都不是你的对手,不过今日青某来此,为的便是这具强者尸体,不知道叶兄可否卖青魔一个人情,将这尸体让给我?”

    “给你?”想来是因为青魔躲在暗真正见识到了叶云的强大实力,因此说话也客气了不少。只是这青魔来历莫名,在道武大6行事的目的究竟是什么,还不得而知,只知道这青魔一直在网络强者。而且没有真正出众的方面,根本就看不上眼,不然那也不会想办法打自己古魔分身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青魔笑道:“正是如此,此人以外夺舍了这具肉身,倒是入了青某之眼,不然的话也没必要费此周折。不过,青某可以向你保证,此人既然已经施展出越了这个天地的力量,我便不会让他在此为非作歹,会将他带出这个世界,如何?”

    至于还在挣扎的钟际尘,竟然是直接被忽略了。很显然青魔虽然此刻仅仅只有巅峰皇者的修为,但是依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然而钟际尘可就不会这么想了,直接咆哮连连,“该死的,哪里来的小辈!竟然敢暗算老夫,想要以此控制老夫,痴心妄想,死!”

    疯狂挣扎的钟际尘怒吼,一跺脚,地面都在震动裂开,双拳挥舞,想向着青魔一拳打去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青魔面对钟际尘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了,伸手一抓,附在钟际尘身上的血线,竟然加快了收缩和融化。

    这过程想必是非常痛苦的,因为血线光芒闪烁一下,深入钟际尘的肉身之,强烈的痛苦便使得他不得不松手,攻击根本没有办法施展。

    叶云眉头微蹙,要知道钟际尘眼下是初阶鬼君的实力,根本就是难缠的角色,没有人能制服的了。可是现在竟然在青魔的这张古怪血色大网下,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场的几大势力修者,纷纷脸色大变,没有想到这突然跑出来,叫青魔的年轻男子,带着一张青色面具,神秘无比,手段依然强大无匹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横空出世了云天一,现在倒好,竟然又出现了一个青魔,尤其是这青魔更为恐怖,一出手,竟然便将钟际尘给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便在钟际尘无法动弹的时候,一声泛着冷意的娇叱传来:“钟际尘,你杀我父皇,此仇不共戴天,现在你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“住手!”青魔似乎除了只给叶云面子以外,对谁都没有好脸色,眼下见到云卿竟然想要上前动手杀钟际尘,顿时怒喝出声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云卿尖声喊叫,一柄黑色云剑抓在手,便向着钟际尘的胸口刺去。

    这一剑如同天际乌云,度奇快无比,威力迅若奔雷,仿若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只是青魔的强大也是无与伦比,上前一步,挥出一掌,一道巨大的血色掌印,狠狠的拍向了云卿。

    云卿若是不顾一切的想要斩杀钟际尘,凭借他强悍的肉身,恐怕很难做到,最多也只是重创而已。毕竟这世上,可没有几柄剑能有混沌云剑这般强大。

    她杀不死钟际尘,可是青魔的这一掌,就完全能将她打的飞灰湮灭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云卿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,眼下被这莫名其妙跑来的青魔阻挡,又怎么能看得顺眼。身子一个优雅的回旋,手黑色云剑一斩而出。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虚空都被划开了一道口子,至于那手掌却岿然不动,和云剑撞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云卿即便惊才艳艳,但毕竟才晋升为巅峰皇者,底蕴又怎么能有青魔高深?

    更何况,青魔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的临界点,真正的巅峰皇者,这一掌的威力,便使得她直接身形连退,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青魔既然是魔修,本就不是好脾气,更何况现在遇到云卿如此得寸进尺,见到她受伤之后,便准备趁胜追击。

    叶云淡然道:“青魔,你若是要收了钟际尘的话,就度快点,和一个女人计较什么?也不怕自降身份。”

    青魔一愣,看着叶云,大有深意的笑了笑道:“叶兄说的有道理,确实不应该和一个女人计较。”

    云卿见到叶云说话,丝毫没有领情的意思,尖声喊道:“叶云,我云卿不需要你可怜!我乃是先天元灵之体,又岂会这般无能?你若是还念着我父皇对你的好,就出手杀了钟际尘!”

    叶云闻言眉头微蹙,冷哼了一声道:“云道友,叶某该如何做,还不需要你来教。你如此高高在上,又何需我来可怜?至于你父亲云皇之事,叶某也早已经偿还了因果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尚未说完,便听到了云卿状若疯癫一般,仰天凄厉的大笑了起来,笑声越来越渗人,而起身上则是不断的散着魔光,气势不断的攀升,竟然因为父亲生死,反而使得自己入了魔!

    叶云面无表情,却感觉到心一痛,只有装作没有看到一般,当初既然与云卿彻底断绝,就没有什么好再留恋的了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