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云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,顿时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欣喜的说道:“前辈,您苏醒了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小子,你的大劫要开始了,我能不醒么?不过也将会很快又睡去。(〔你先不要说话,先听老夫说完……”眼下正是一直在沉睡的神秘老者苏醒了,只是声音显得虚弱无比。

    神秘老者声音虽然虚弱,却非常的急促,似乎害怕说不完,“小子,你当初在战魔平原收集到的归魂露还在么?立刻给这小妮子服用了,那可是镇魂的好东西!然后将此女的肉身封印在死气之,以死气孕育肉身,死之极,便是生,到时候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这些只能留住她残破的元神,你还需要找寻到养魂的天材地宝,正好他需要,老夫也需要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喘了一口粗气,继续说道:“小子,刚才那丫头下手实在太狠,你要想救你的女人,就必须抓紧时间,不然的话,最后复活的也只是尸体而已,没有了元神魂魄,就算复活了,她也不再是她……好了,老夫撑不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神秘老者竟然就消声灭迹了,似乎又陷入了沉睡之。

    而叶云的目光也落在了怀的李兰诗身上,只见李兰诗此刻的肉身上散着淡淡的紫色光芒,想来是神秘老者施展的手段。

    叶云不敢迟疑,立刻从星云戒之,找寻到了归魂露,此药乃是当年在战魔平原,他渔翁得利的宝物,本来以为一直都用不上,却没有想到,这一次会用上。

    一滴归魂露递进了李兰诗的口,顿时一道火红色的虚影出现。

    叶云一看到,顿时泪水都流下来了,他看出来了,这是李兰诗的魂魄,只是魂魄闭着双眼,仿若没有任何意识的魂体,显然是受到了严重的创伤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这归魂露如此神奇,方才元神分明是被震碎了,竟然能又从消散之凝聚,这简直就是逆天的宝贝!”叶云见到了那魂体在李兰诗的眉心,慢慢的没入了识海之,他不敢迟疑,立刻就将李兰诗送入了天道玉心内,立刻招来虚空的灰色雾气,将李兰诗重重包裹。

    叶云顿时想到了在鬼冥宗地宫之,复活钟际尘的最后关头,鬼冥宗凝结出的巨大棺材。

    “结!”叶云以庞大的元神之力,将众多的灰色雾气凝结,化作了一副棺材,将李兰诗装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主母……”云梯之魂天云也痛苦万分,李兰诗一直以来都属于那种不争不抢的好女子,却没有想到最终落了个这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处理好了李兰诗的事情之后,叶云回过神来,既然云卿伤害了李兰诗,他就要对方付出代价,绝对不会再任由对方,继续伤害自己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从紫星老祖到李兰诗,已经让他清楚的知道,绝对不能再放任云卿,尤其还是入魔状态的她。叶云不敢想象,如果继续放任,他身边还会有谁成为下一个被伤害的?

    当叶云看向云卿的时候,现她正被一群云影卫团团围住,而苍飞羽、樊天、王霸则成了一个角形,守护在叶云的方。

    毕竟主母李兰诗的死,对他们来说,也是一种极大的冲击,尤其是王霸,唏嘘不已,当初他可是还想着成为李家的女婿,若非是遇到了叶云的话,自己的人生恐怕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了。

    “云卿,今日我要连带着紫星老祖的仇,一起收了!”叶云浑身煞气冲天,双眼闪烁着血黑色的光芒,原本已经脱离了古魔分身的他,自身本来就存在着魔性,眼下一被刺激,浑身便爆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叶云,你的女人都死了,你这个废物,哈哈,连保护自己女人的能力都没有!”五行门的其一名巅峰皇者指着叶云,嗤笑不已。

    叶云却没有去看他,随手一挥,混沌云剑飞出,迅无比,一剑便斩下了那人的脑袋,连带着元神,直接爆开。

    他的耳边依稀响着李兰诗说的最后一句话,“兰诗,喜欢看到叶哥哥笑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大仇未报,又徒增新仇,又怎么能笑得出来。你每次在我不在的时候,伤心、担心流泪,在我面前,却又故作开心,不就是为了想让我笑吗?我知道你对我的心,可偏偏却又不敢去承认,却可笑的认为,你只是我的妹妹……我却舍近求远,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,才最终害了你……”叶云状若疯癫,摇头大笑。

    叶云喃喃低语,“昔日我与弟弟,流浪在外,拜入天云宗。你却为了我,不顾家里劝阻,并没有嫌弃我,反而孤身一人,四处寻我足迹,次次险些出事……我……可笑啊,我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……我叶云亏欠了你太多……有你如此对我,我又有何不知足?”

    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心好痛,痛彻心扉的感觉,如同被洞穿了心脏,整个人都充满了哀怨,他不知道复活青离,究竟需要多久,究竟是否成功。

    叶云突然间好害怕,不敢去想,若是真的有一天,这复活不能成功,又当如何?

    一剑斩杀巅峰皇者,这样的威势,使得已经没有人敢再阻拦叶云。

    云家的云影卫想要保护云卿撤退,然而云卿却瘫坐在黑暗王座上,吃力的挥了挥手道:“你们都退下……本尊……本尊看他敢不敢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尊上……”云影卫众人不愿意退开,毕竟云影卫所有强者,都听从云卿一个人的命令。眼下云卿生死垂危,又怎么会愿意离开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都要以下……以下犯上么?”云卿脸色惨白,方才叶云的那一掌,即便没有立刻要了她的性命,也因为枯荣印的死亡之力,带走了大部分的生机,也绝对活不长了。

    云影卫没有办法,只好向后推开,当然并没有距离太远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叶云看着瘫坐在黑暗王座上的云卿,眼眸闪烁着寒芒,漠然道:“云卿,你还有什么遗言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敢杀我?”云卿的脸上依旧魔气弥漫,笑的却分外凄迷,一双眼睛,紧紧的盯着叶云。

    叶云眼眸的血黑色魔光,愈的深邃起来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你不该杀兰诗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咳咳……”云卿本来想要大笑,却又变成了咳嗽,鲜血顺着嘴角溢了出来,“我看她不顺眼,自然就要杀了。她不是说我输了么,呵呵,死在我前头,那就是输了!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