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家族的公子和强者,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,丝毫没有将叶云这个介道皇放在眼里。<?[<网(〈[<

    至于天魔宗的其他人,戚无夜、青魔等等,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,甚至还有人暗自嘀咕,“叶云暴走的时候,可是比我们这些魔修都还恐怖的存在。现在这么小看他,暴走的话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叶云的目光落在了叶天宁的身上,虽说一个是叶家的主脉弟子,一个是支脉弟子,但是身负血海深仇的他,却没有任何血脉亲情的感觉,有的只有杀戮!

    不杀了叶天宁,不杀了凶手的话,又怎么对得起一叶山上的那些怨念亡魂!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就在气氛有些古怪的时候,叶云突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,甚至越笑越疯狂,整个天魔峰上,都回荡着他的笑声。

    叶天宁见到一个支脉的阶道皇,都敢如此轻视自己,而且还放肆的大笑,顿时感觉到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“放肆!念在你身为我叶家支脉弟子的份上,现在给你一个机会,跪下来向本公子求饶,就饶了你的性命!”叶天宁神色阴沉,今天他的脸面可谓是丢尽了。

    刚来到道武大6的时候,被青宣老祖轻视,又被戚无夜挑衅,还有青魔的蔑视,现在竟然连一个支脉的弟子,都敢在自己的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叶云大声笑了起来,笑声透着疯狂、悲凉,还有无尽的杀戮,漠然道:“放心吧,就算你跪下来求我,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性命,道君境初阶的实力,很强么?”

    “很强么?”这个字听在四大家族强者的耳朵里,就认为叶云这是无知,以蝼蚁之身,还妄想战道君。毕竟阶道皇和初阶道君,相差的修为和境界,还不是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可是听在天魔宗众人的耳朵里,那是真正的狂傲,以阶道皇的修为,也敢与初阶道君一战!

    青魔却朗声笑道:“真不愧是叶兄,这句话普天之下,以阶道皇的修为,敢说出来的,唯独只有你一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戚无夜淡然道:“叶云,以你的性格,现在可以考虑考虑加入我天魔宗,成为强大的魔修!”

    “加入天魔宗么?”叶云的脸上扬起了意味深长的笑意,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天魔宗他已经加入了。即便现在古魔分身不在这里,对于天魔宗,他也没有太大的仇恨在其。

    “死!”叶天宁已经看不下去了,这一次怒极出手,力量更为强盛,整片天地都在疯狂的震动,而那一叶掌,却如同狂涌的海浪之,一叶飘荡的孤舟。

    “一叶掌?今日我叶云为叶家上下数百人报仇,便从你叶天宁开始!”叶云大喝一声,身上顿时“噼里啪啦”的开始涌动着强大的气息,气势之强,比之先前的戚无夜还要略胜一筹。

    戚无夜的眼眸虽然流着鲜血,但是却看着叶云的身影,双眼绽放出强烈的光芒,那是一种不甘,那是一种战意!

    “力道之法!”面对玄天道界下来的众强者,叶云并没有丝毫的大意,而是将自身真正的实力攀升到了巅峰,到了他的极限!

    气势之强,唯我独尊,震撼全场!

    叶云现在表现出的气势,哪里是阶道皇,便是比四大家族的强者,还要凌厉几分!

    “血色初阳!”叶云伸手一招,一轮血色的骄阳,如同磨盘一样,跳动着炙热疯狂的杀戮气息,一下便被叶云给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度之快,简直就是后来者居上,只是眨眼的工夫,就迎面撞向了一叶掌。

    一叶掌虽然是叶家的绝学,但是正如青魔所说,这叶天宁并没有真正的挥出一叶掌的精髓,威力自然还不如叶云自创的“血色初阳”。

    “血色初阳”乃是叶云从鸿蒙天道诀之领悟,开创出属于自己的强大道法,这道法自然使用的更加得心应手,而且对于他来说,血色初阳是为了他自己量身定做的最适合自己的道法!

    这威力自然强大无比,血色初阳起初看起来,是被一叶掌给覆盖了。但是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,“血色初阳'竟然直接将一叶掌给焚烧了起来,撞出了一个大洞,去势未减,扑向了叶天宁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!怎么会这样?”叶云的强大,完全的出乎了在场众人,以及四大家族众强者的意料,更是让叶天宁难以置信!

    无论如何,都没有人会相信一个阶道皇,竟然会展现出如此强大的实力,仅仅只是一招,就洞穿了一个初阶道君的道法!

    “初阶道君的实力,很强么?”众人的耳边,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叶天宁心震撼,却更为不甘,叶云的这一句话,仿若魔咒一般,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心神,在他的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一个阶道皇,一个叶家支脉的弟子,现在表现出的实力,简直惊才艳艳,纵观整个叶家,也没有几个人如此变态!

    现在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了,甚至叶天宁的心涌现出了一股恐惧感,似乎面前的叶云真的能斩杀了他。

    “血色初阳”带着疯狂的杀意,扑向了叶天宁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撼住了,果然如同青魔所说,今天叶天宁怕是真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真以为本公子好欺负的?”叶天宁神色狰狞,他是被刺激的完全疯狂了,手一柄耀眼长剑出现在手,顿时一种君临天下的意志便出现了,这是真正的凌驾于皇级神兵的一柄神剑。

    “破!”即便这一柄长剑强悍无比,但是似乎受到了世界之力的压制,竟然在出现的那一刻,连意志都薄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所以叶天宁在一剑斩出去的时候,顿时就咆哮了起来,“该死的守界者!连神兵的威力,你都要限制!”

    眼下只能仗着神剑的锋锐和坚硬,阻挡住血色初阳。

    血色初阳被叶天宁手的长剑斩,顿时便成了两半,轰然爆炸。

    强横的爆炸余波,将叶天宁直接撞飞了,虽然有神剑保护,并没有受到伤,然而却依旧满身狼狈。

    “公子小心!”叶天宁正听到了叶家的强者惊呼提醒,就感觉到了眼前一黯,一道掌印狠狠的拍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叶天宁只来得及以手的长剑保护自己,便已经被完全的轰击了,整个人直接被拍的砸进了天魔峰广场之,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