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下说这些,只能让自己一步步陷入重重疑云之,想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叶云摇了摇脑袋,便没有再说什么,现在想这些也没有什么用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

    最后让叶云有些无奈的是,这是青魔和苏奕欢都在天丹峰住了下来,根本就没有任何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叶云倒是没有去在乎这些,反而一直进入了闭关状态,现在对于他来说,修为和实力,只有不断的提升,才能拥有活下去的保障。哪怕只是提高一个层次,那也是实力的翻倍了。

    闭关之,叶云一直在尝试,其余分身的融合,后来他惊喜的现,来自于道丹的日、月、星的大分身,都可以成功的融合进肉身,这个时候他的修为,便可以得到阶道君,而至于其他分身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要强行融合,叶云便会有一种肉身要被撕裂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次,五行门被叶云完全的覆灭,整个道武大6,都以天云宗为。再加上天云宗此刻囊括了整个道武大6的各种道法,故而众多的散修,也愿意加入其。

    天云宗弟子,也在不断的展长大,而除了叶云以外,笑少众人,也在积极的闭关之,即便他们知道,在道武大6,因为天道规则所限,根本就没有将自身实力达到了道君的可能。可以他们的天赋,统统达到巅峰道皇,恐怕也能与道君境的强者一战。

    至于云家,便一直在收拢势力,生怕叶云率众前来“拜访”,步了五行门的后尘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局面下,好景不长。过了整整一年之后,原本五行门之上的虚空通道,再一次被打开。

    这一次一股磅礴的气息瞬间席卷整个道武大6,让所有修者都感觉到了一股寒意,瞬身忍不住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叶云则是猛然间从静坐苏醒过来,这段时间,他一直闭关在天道玉心之,除了不断的修炼融合,将自身的实力,也冲进了高阶道皇的临界点,与巅峰道皇仅仅只是差了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叶云同时还将叶天宁的元神之,所有记忆都给消化了,得知了玄天道界的浩渺和九大家族的强大之后,他顿时便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,道君境之上,便是道圣……道圣之上,便是道灵……道祖……”叶云心情最为沉重,因为他得知到,叶家的老祖有两名,而这两名老祖竟然都道祖级别的强者!

    道祖境的强者,究竟有多强?叶云不知道,但是可以通过记忆,得知了一点,这道祖境的强者,就好比道君境的强者在道武大6一样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青宣老祖的真正实力,是道祖境?还是道圣?还是道灵?仅仅只是因为拥有世界之力,才能堪比一般道祖?

    叶云心没有底,但是也容不得他多想,因为现在那股突然从虚空通道降临的强大气息,顿时席卷了整个道武大6。

    “这股杀意……”叶云眉头微微一簇,从对方身上,毫无掩饰的气息来看,这一次虚空通道打开了,仅仅只来了一人。很明显,对方来到这里的原因,就是为了找叶云报仇的。因为那股强大的神识,没有任何忌惮,横扫道武大6,对于众多气息,更是高高在上一般,直接蔑视。

    唯独似乎在寻找什么,可却是偏偏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叶云早在道徒八阶的时候,拥有了天道玉心,那时候的他隐匿气息的能力,便已经很强大。现在他的气息,若是自己不想让人现的话,整个道武大6都没有人能感觉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是叶云低估了一点,那便是与他相熟的人,身上或多或少都会带有一些他的气息,比方说笑少、贺刚……

    那股强大的神识,停留在了五行雷域外,露出了诱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五行雷域虽然看起来,目前仅仅只有皇级的威力,但是毕竟是五行门老祖当年悟道之地,五行力量本就神妙无方,竟然能将对方的神识给阻挡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而在五行雷域的外面,仅仅只有若有若无的气息而已,这也是对方为什么会疑惑的也原因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道圣初阶的强者……”叶云眉头微微一挑,不明白,为什么玄天道界的叶家,会派遣出一名强大的道圣。

    初阶道圣的实力,恐怕足以将整个道武大6毁灭了,而整个道武大6,没有一个人能成为其真真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不知阁下是叶家何人?来到道武大世界,便如此肆无忌惮?”便在这个时候,一道淡然的声音从虚空传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青宣老祖的声音……”暗叶云一直在仔细观察,同时也将日、月、星大分身的力量融合进入了体内,达到了最强的状态。

    那名道圣从虚空通道内出来,是一名身形颀长的年男子,目光落在了同样从虚空走出的一道青色身影,正是青宣老祖。

    “青宣,你这次行事,是否太过分了?我叶家嫡系血脉的叶天宁,即便再怎么不上进,那也是嫡系血脉。可你此次,为何要将他们的修为压制在了初阶道君?”那年男子,相貌不同,可是眼闪烁着寒芒,很明显非常的动怒。

    青宣老祖却依旧神色淡然的说道:“怎么?你们九大家族高高在上,一直认为这个世界都是一些低阶的蝼蚁。不过也确实如此。叶天宁身为阶道君,即便被压制了修为,对于自身之力,也没有太大的影响。再加上你们叶家老祖宗的意志保护,你认为,一个阶道皇,斩杀了他。是他这个蝼蚁太强大了,还是你们叶家的嫡系血脉,太弱了?”

    那年男子脸色大变,怒喝道:“放肆!你一个守界者,擅自做主,害死我叶家血脉,现在竟然如此强词夺理!”

    “放肆?你们叶家是不是都和你一样猪脑子?便是你们老祖在我面前,也不会说放肆这两个字?你一个初阶道圣,谁给你的自信?我青宣身为守界者,本就有保护这个世界的权力。可你们九大家族,都能感谢什么?恃强凌弱么?被低阶的蝼蚁打死了,就跑来兴师问罪?你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话?”青宣老祖神色一冷,说话间语气也变得凌厉了起来,

    那年男子,被青宣老祖的一番质问,弄的一愣一愣的,可是紧接着,突然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力量瞬间压在了身上,使得他顿时怒吼起来,“青宣,你……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