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云听到魂老所说的话后,只感觉对方的话,字字锥心,让他痛苦和迷茫。くWくW』.く8』1くz』く

    若真的复活了李兰诗,可又不是以前的她,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?

    即便复活了,她已非她!

    叶云有些不知所措,即便现在分不清楚魂老所说的话,是真是假,但是……他自问自己,就算不相信,还是忍不住去害怕,去怀疑……

    “还请魂老赐教!”叶云神情凝重,向着魂老恭敬的躬身一礼。

    不管对方是否真的有真正复活的办法,眼下叶云也算是病急乱投医了。没办法,神秘老者还在沉睡之,可不是自己想要唤醒就唤醒的。不然的话吗,魂老的话,还能寻求印证,眼下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   魂老眉头微微一蹙,很显然这个复活人的问题实在是太过棘手,即便是他也不好随意开口。

    此刻叶云和林琅都非常的急切的看着魂老,却又不敢吭声,深怕打扰到他的思考。

    魂老思索了片刻之后,摇头长叹了道:“天地万物生灵,本就有生有死,方成为轮回。这女娃子,本来是必死之人,别被你以天地灵药,强行将之元神凝聚修复,这本就是逆天之举,再加上你要复活她,更是逆天……”

    叶云见到对方凝重的神情,再加上说的话,心一咯噔,急忙说道:“前辈,我辈修者修行,无论是为了一身力量,还是为了永生,都是逆天之举。为了复活兰诗,即便将这天地颠覆,又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林琅也是一脸急切,就差又下跪了,“师尊,还请救救兰诗,若是这逆天有错,便让我林琅来承受!”

    魂老本来欣慰的看着叶云,可是这目光落在林琅的身上的时候,不由得眉头微蹙,冷哼了一声道:“救,当然要救。不过救人之前,你需要答应为师一件事情!”

    林琅急忙恭敬的说道:“师尊,您若有吩咐,徒儿自当照做,绝无怨言!”

    魂老点了点头,手上光芒一闪,便出现了一粒丹药,淡然道:“世间之事,多为情生情灭。你此生若是不能看透,便永无寸进。为师既然身为你的师尊,不想看到你为了情,便一直颓废不思进取。这一颗忘情丹,可以让你了却凡尘世俗的情感,忘了你心的爱人,用心修炼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“忘情丹?”叶云眉头微蹙,他的日分身一直修炼丹道,对于丹道秘典《药典》,也是一直研究,自认为对于丹药一道,早已经越了整个千药岛的所有药皇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看到了这粒“忘情丹”后,他也不由得脸色一变,因为叶云并没有看出这粒丹药的成分,无法闻丹识草,分析出其的灵药成分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是以神识还是天轮眼看去,都能感受到这粒“忘情丹”上,蕴含着绝情绝爱的气息,即便是叶云感受到了之后,都有一股冷意,似乎要斩断自己心所在意的所有人……

    林琅自然也感受到了,不免的犹豫了起来,不过考虑之后,还是伸出了手,要去接“忘情丹”。

    叶云又怎么能让林琅服食了忘情丹,这对于他来说可一点都不公平,即便李兰诗醒来,知道的话,也会怪罪自己。

    当下急忙喊道:“不可!林琅,复活兰诗的事情,即便你师父不说,我也会另想他法,你无须服用忘情丹……”

    林琅却冷笑道:“叶云,你难道对我纠缠兰诗姑娘,就不会有半点怒意么?她的心只有你,而现在又成了这副模样!我本就一无所有,一心向道,现在在我记得兰诗姑娘前,我警告你叶云,定然要对她好!若是让她受了委屈,我即便忘了,也会与你不死不休,这便是我今生今世,唯一的执念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天地变色,林琅的每一句话都坚定响亮,在整个海岛上,出了惊天动地的轰鸣声!

    叶云也是心神震撼,他没有想到林琅对李兰诗的爱意,竟然已经深到了这种程度,竟然成为了他林琅的执念。

    叶云不知道,这“忘情丹”若是林琅服用了之后,是否真的能彻底斩断了对李兰诗的情,而这执念,又是否能真的能在之后忘记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叶云来说,在李兰诗死去的那一刻,他已经完全的认可了李兰诗,确定了她在自己心真正的地位!

    “林琅,这一点你放心,我既然错过了一次,就不愿意再错第二次,因为这是以生命为代价的。你爱兰诗,我又怎么会比你少?她是我青梅竹马的未婚妻!”叶云眼眸闪烁着锋芒,身上同样散出强悍的气势,仿若先宣誓着自己的主【权】和占有!

    “她是我青梅竹马的未婚妻!”这一句话最为有力,使得林琅的脸色惨白,他知道这也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,就好比想让李兰诗变心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相处,他对于李兰诗的性格还是很了解的,表面看起来柔柔弱弱,实际上却是非常的执着、倔强!

    “好,祝福你们幸福!叶云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……”;林琅本就清瘦的脸庞,一片苍白,一把接过了“忘情丹”,扬起脖子,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“嗤……嗤……嗤……”忘情丹一下肚子,林琅的身上,顿时便出了声响,仿若什么东西在腐蚀着一般,有仿若身心受着万千刀刃的绞杀,如同凌迟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!啊……啊!”林琅顿时双手抱头,跪倒在地上,仿若受着什么煎熬一般,他的双眼出现了挣扎的神色,“兰诗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不能一直默默的帮助你了……我……我不想忘记你……可却……却不得不忘……忘情……就让我忘了吧!啊……”

    林琅跪倒在地,放出了凄厉的吼叫,这叫声如同不愿,如同不甘,又或许是因为那斩断的情,让自己无法割舍!

    他的双目赤红,喘着粗气,整个人的目光也渐渐地变冷,浑身上下更是散着,生人勿进的气息。

    叶云心不免长叹,这时间,若是“情”之一字,仅仅只是一个人付出的话,那么终将化作一柄利剑,伤害的只是自己和别人。

    正如李兰诗对自己的情,自己不愿意接受,却伤害了他。而云卿更是利用“情”使得众人都受到了伤害。

    看着林琅吃下“忘情丹”斩情,叶云心的信念,却变得更加的坚定了起来,“这世间,纷纷扰扰,我自悠然,谁也无法斩断我的情,谁也无法灭去,我心里所在乎的一切!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