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有弱者,才需要忘情!

    只有弱者,才需要斩断所有的牵挂,用来统统化作成为修行强大的动力!

    这种用来强大自己的方法,叶云不要!

    他的道路,只有他自己主宰,即便是这创世的神,也没有任何为他决断的权力。W√

    就在林琅因为断情忘情,正在痛苦的时候,身上的气息也愈的冰冷,而叶云身上,却涌现出了一个主宰苍生一般,高高在上的气势!

    即使现在这一股气势,因为叶云的修为并没有达到修道的巅峰,可是这就如同一颗种子一般,终究会芽,茁壮成长!

    众人皆有道,只是每个人的道不一样,因为选择不一样,他们最终所得到的成果,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至于魂老,这是微微的眯着眼,看向叶云的目光,则变得更加的赞赏,嘴角轻轻的扬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,他究竟会有什么用意,反而淡然的继续看着面前所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叶云此刻只感觉到了无穷的战意,这是一种逆天之意!

    不过正在此刻,魂老笑眯眯的说道:“小友,现在你未婚妻复活的事情,可以说是,与我弟子没有什么关系了。这一番因果,也算是断了。所以这复活的事情,可就要靠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叶云一愣,不明白对方话的意思,难道真的如同自己先前所说,靠自己一个人的话,那就真的是悲剧了,断了一个复活的希望。

    魂老似乎人老成精,明白叶云心所想,淡然道:“小友不要误会,老头子所说的靠你自己了,是因为这复活的事情,我只能给你方法,这种逆天的事情,也就只有你适合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多谢前辈好意!”叶云诚恳的躬身一礼,而对方竟然没有任何的推辞,坦然的接受了。

    魂老眯着眼睛,神情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,右手的食指轻轻的敲打着面前的木桩桌子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小友,你先前所作的这些事情,其实是对的。可说是对的,却又是错的,是因为你还少了一件最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东西?”叶云不由的一愣,他自然不清楚这其的关键了,当下恭敬的问道:“还请前辈赐教,不知这最重要的东西是何物?”

    魂老淡然一笑,摆了摆手道:“赐教不敢当啊,这重要的东西,乃是凤阳焚天草,我方才见你观察忘情丹的样子,想来对于丹药非常的了解。这凤阳焚天草,在这个破败的世界,是没有的,你还需要到玄天道界至阳之地找寻。”

    “凤阳焚天草……”叶云对魂老的话,目前只有抱着试试的态度,可是却又不敢全信,毕竟若是失败了,那可就真的有可能万劫不复,让李兰诗彻底的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小友,不必怀疑。这凤阳焚天草,其实是凤凰神鸟栖息之地,才能伴生的,乃是凤凰幼年之时的一种食物。而老头子从你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火焰气息,想必便是那个女娃子的,而恰好,那女娃子身上拥有一股淡淡的凤凰血脉的气息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叶云惊骇莫名,不明白怎么从李兰诗的身上会有凤凰血脉的气息的,那可是高高在上的神鸟,与五爪金龙、金翅大鹏鸟,可都是一个等级的存在啊!

    魂老眯着眼睛笑道:“小友,你先别急着叫啊,老头子问你,你的未婚妻是否擅长使用的是火属性的力量?”

    叶云点了点头,老老实实的说道:“魂老慧眼如炬!”

    他不禁对魂老的手段更加高看了几分,面前的这老者,实在是太过恐怖了,竟然这样就能感受到已经逝去的李兰诗的气息,以及修炼的功法。

    魂老点了点头:“如此说来,或许是天意如此,这凤阳焚天草,正好适合这个女娃子。而且只要你找到了凤阳焚天草,这女娃子反而会因祸得福,到时候就不是复活那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“魂老您的意思是?”叶云心一喜,对这凤阳焚天草暗暗记在心,更是势在必得,只要记得的话,就一定要得到!

    魂老高深莫测的说道:“凤凰,又称为不死神鸟。之所以为不死,便是凤凰可以浴火重生。你到时候找到凤阳焚天草的时候,切记,不要摘走了再用。因为凤阳焚天草,生长的地方定然充满了至阳的火焰,而你将这凤阳焚天草给这女娃子服用之后,将她的肉身,置放在了火焰最充沛的地方,将其身上的死气煅烧淬炼,如此方能浴火重生。如此的话,这小女娃子,还能彻底的觉醒了凤凰神鸟的血脉!”

    叶云神色微微有些迟疑,因为按照对方这样说的话,无疑就是在赌一把,简直就是在送死啊。

    万一……一个不小心,灰飞烟灭了。那岂不是哭都来不及?到时候,李兰诗就真的是形神俱灭。

    魂老倒是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小友别急,这复活呢,还需要一个大阵,我这里正好有这个玉简,你可以拿去试试,或者找名家看看。确保有用之后,再使用,如何?”

    叶云闻言倒是惭愧不已,对方已经不计较得失的帮助自己,可自己却如此揣测别人的用意,实在是太伤人了。

    当下他满脸歉意的拱手道:“魂老,是晚辈的错。不应该怀疑你,只是人命关天,晚辈不想走错一步,就万劫不复了,虽然以魂老的修为,也没必要去坑害一个晚辈,但是晚辈修为不高,为了自己心爱之人,还是一切小心为妙,还望魂老见谅。”

    魂老倒是摆了摆手道:“小友就不必客气了,你能走到今天,和你的小心谨慎是分不开的。你若是轻易的就相信了我这个老头子,倒反而有些不对了。这便是那阵法玉简,小友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随即他便一挥手,一道白光落在了叶云的手,叶云神识进入其,见到了其正好刻画着一个繁复的阵法,其还有阵法的讲解,名为“不死涅槃阵”。

    看这名字,倒是一个极为强大的阵法,然而其真正的作用,以及是否会有什么隐藏的危害,就只有找对阵法颇有研究的贺刚看看了。

    当下叶云将玉简收了起来,便又恭敬的施了一礼,“晚辈多谢前辈相助!他日若有所需,定然竭尽所能!”

    魂老摆了摆手道:“相逢即是缘,老头子倒是不求什么,只是希望,他日你若是与我这个徒儿有什么矛盾的话,到时候希望你能放过他一马,如何?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