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主要的就是叶云的拳劲,没有丝毫浪费,拳拳到肉,磅礴的力量在他的肉身之横冲直撞,五脏六腑早已经受创。√√网W√

    整个人被拳劲打的如遭电击,早就麻木的没办法动弹,元神动荡,要是再被打下去,说不定会被叶云直接给打成了一个白痴了。

    李兰诗悠悠的说道:“天玄哥哥真是的,我还以为跟着来,能威风一把了,这回倒好,又不给人出场的机会。真为这个家伙感到可怜,堂堂的道灵境强者,都要被打成白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母啊,你又不是不知道,主人平时看起来斯斯的,打起架来,可是最霸气的了。”冰冰平时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,但是和李兰诗在一起的时候,却非常的俏皮可爱。

    李兰诗揶揄道:“小冰冰啊,你是不是也喜欢你的主人了啊?要不要我帮你说说去,把你也给收了?”

    这话顿时让冰冰撅了撅嘴,羞红了脸,不敢说话了,不过她目光闪烁,看向威风凛凛,还在教训柏庆阳的叶云,眼神迷离了起来。

    上官梦却柔声道:“他也是为了我们好,一个人背负了太多的压力,不希望身边的人累到。你看看,因为他一个人,我们多少人得到了好处,来到了玄天道界,修为也得到了提升。要不是他的话,道武大世界恐怕也只有衰败的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他总是没有一天轻松的,就好心疼。所以我在下界的时候,一直追寻着他的脚步,就是希望能一直陪着他,不想让他太累了,即便有苦难,也要一同度过。我一直努力的修炼,就是希望自己的修为,能帮的上忙,本来以为这次修为已经比他强了,结果,还是……可恶!”李兰诗看着场还在狂虐柏庆阳的叶云,噘着嘴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梦安慰道:“妹妹,不用担心,修道之途,长路漫漫,总有机会的。若是不能相助,我们陪在他的身旁,一直支持他,不也是很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嘻嘻,是啊,还是姐姐说的对,而且以后我也不会一个人,那样独木难支了。”李兰诗开心的拉着上官梦的手,甜蜜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嗯!”上官梦点了点头,只是目光隐隐闪烁的一抹忧色,没有任何人现。

    再看柏庆阳此时此刻,都被叶云已经打得浑身是血,脑袋都肿成了猪头,没有了人形,偏偏叶云每次的力道把握的非常的好,还保持着他的意识清醒着。

    苍飞羽众人幸灾乐祸,却也对柏庆阳同情不已,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给我一个痛快吧!士可杀……不可……不可辱!”声音从柏庆阳肿胀的嘴说出,已经快没有办法说出正常的话了。

    叶云淡然道:“本公子说过,要打的你臣服为止,你既然想死,我偏偏不让你死,就这么打下去吧。放心吧,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痛快,想要谋取我天玄宗,现在还想死?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?今天正好杀一儆百了。”

    柏庆阳哀嚎连连,甚至出言咒骂,却没有想到,叶云涵养非常好,浑然没听到一样,完全当成了狗叫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叶云又做了一个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事情,就是连还在惨叫的柏庆阳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叶云一挥手,一个生命种子飞了出来,瞬间炸裂,所有生命力弥漫了柏庆阳的全身,伤势竟然在开始修复。

    不是说要打到他臣服为止的吗?怎么又停手了?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诧异的时候,叶云嘴角上扬起了邪异的笑容,扬手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啪!”柏庆阳本来就还在愣神,这一巴掌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清晰的印记,也使得他的嘴角鲜血横流。

    “啊!”这一巴掌顿时就把所有人都给打清醒了,就连苍飞羽都险些没稳住身子,带着李兰诗众人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叶云这哪里是好心好意给柏庆阳疗伤啊,这分明就是要确保柏庆阳的肉身都被给自己打烂了,让他循环往复的饱受折磨!

    “啊!你这个恶魔……你……你是恶魔!”柏庆阳出了杀猪般的惨叫,却根本躲不过被叶云狂虐的结果。

    叶云根本就没打算等他完全恢复,反正生命力正在不断的修复他的伤势。

    所以接着又是反抽一巴掌,正反之后,便又成了左右开工。

    “啪,啪啪……啪啪啪……”天空就传来了很有节奏感的“啪啪啪”声。

    “哎呀,他怎么这么坏?”上官梦掩嘴惊呼,仿若第一次认识叶云一般,现在的叶云手段,绝对称得上邪恶,哪里还能让人想到,当初那个在下界,重情重义的叶云?

    这就是天玄宗,独一无二的天玄公子!张狂潇洒、邪恶嚣张的天玄公子!

    李兰诗却感慨道:“他经历了太多,明白一点,绝对不能对敌人心思手软,以免再生不可挽回的悲剧。虽然现在的天玄哥哥,看起来坏坏的,嘻嘻,不过我喜欢!”

    上官梦白了她一眼,娇嗔道:“妹妹啊,你心里就只有他,能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李兰诗在面对上官梦的时候,倒是没有什么害羞的,反而很认真的说道:“是啊,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,始终都是我心唯一的他,我都喜欢。爱一个人,难道非要去计较,去在乎他的身份吗?姐姐,你难道是这样的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上官梦顿时就被问住了,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,随即摇了摇头道:“妹妹,你误会我了,我心里也一样有他,和你一样,一会看不到就难受。爱的是他这个人,可不是他的修为和身份,那些都是浮云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,姐姐最好了!”李兰诗对叶云死心塌地,可以说,全天下谁都会背叛叶云,唯独她就算魂飞魄散,也不会如此!

    苍飞羽和其他人早已经吓的不敢吭声了,暗自庆幸,当初自己被叶云揍的时候,还没现在惨。而苍飞羽更是背心凉庆幸不已,因为他当初是被关在了天道玉心内,除了一个天云知道自己的惨状以外,没有任何人知道,不然身为金翅大鹏神鸟的他,脸面都丢尽了。

    柏庆阳心早已经胆颤不已,死可怕吗?可怕,但是生不如死,被这样不停的折磨,才是最可怕的!

    本来以为,天玄宗宗主天玄公子,名不经传,不足为虑,现在倒好,自己都被打的自己爹妈都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柏庆阳已经说好都不利索了,嘴巴哪里还能张开,声音都是从缝里钻出来的,“我……我服了!我求饶……饶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