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阳州,乃是一个比崇榆州、庆阳州还要大的绿洲。W

    其强者众多无数,这也是叶云为什么会说下一战,会是一场恶战的原因。

    其为之人曲天力,乃是道灵境阶的强者,实力强悍。

    道灵境初阶的强者便有人,其下好手无数,这样的强大势力,有怎么会肯轻易臣服一个刚横空出世的势力?

    若非是距离崇榆州和庆阳州相对有些远的话,恐怕早已经攻占了。

    当然叶云依旧没有当回事,现在在面对上官梦的时候,也比之前淡然了许多。

    唯独让他苦恼的是,他现在想和几个兄弟喝口酒的机会都难,四个女人把自己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上官梦和李兰诗自然是以他为心,他到哪,就跟到哪。可是苏奕欢和冰冰两人,却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苏奕欢可不会因为叶云实力强大,又是宗主,就畏惧了,是不是的打击叶云,或者为上官梦抱不平。

    无奈的他,也只有装作啥都不知道,更是期盼,能尽快到曲阳州。这样的话,就能与曲天力一战了。

    曲阳州距离崇榆州,以飞舟的度,足足有一个月的路程,位于天罗沙漠的东北角。而天玄宗当初占领的绿洲,却是最极北的一个小地方。再过去,就没有任何绿洲了。

    天玄宗若是想要一统附近的势力,便是以极北之地为心,向着四周辐射。天罗沙漠东北和西北两个角落都是一些道灵境强者统领的辖地。

    或许叶云本就不是一个喜欢享受的人,最后实在是百无聊赖,便也不去管李兰诗她们,盘膝坐在桌子旁,闭目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总得来说,现在叶云的手段们,还是非常多的,最起码都是极为强大的招式,就比如说天听耳。

    笑少一些人,都知道叶云拥有天轮眼和紫金龙眼之术,可是却并不知道,叶云现在还拥有天听耳。

    当叶云打开了天听耳之后,以他现在的修为,四周的动静更是所有一丝丝都没有放过,进入了叶云的耳。

    这也让他对于所有人的私下有什么想法都了解了一下,当然以他现在的境界,也只能做到这些。

    以叶云的猜测,若是修为到了极致,恐怕天听耳就是远隔一个世界,也能听到声音,甚至可以听到对方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要真是那样的话,就实在是太可怕了。到时候,还有谁能在他面前有什么小心思?

    当然叶云也并非是暗喜欢窥伺的人,身边亲密的人,他还是有意绕过的,不然的话侵犯了他人的**,传出去终究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嗯?”就在这个时候,叶云眉头一挑,似乎有所现一般,骤然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天玄哥哥,怎么了?”李兰诗和上官梦的注意力一直都只是在叶云的身上,所以叶云一有动静,李兰诗立刻就关心起来。

    而上官梦虽说没有询问,却也关切的目光注视着叶云。

    叶云眉头微蹙,摸了摸鼻子道:“有点奇怪,还需要看到了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随即他便传令给柏庆阳道:“柏庆阳,飞舟向东方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啊?宗主,曲阳州在东北方,若是改道的话……”柏庆阳和周路平一直站在一旁待命,生怕都被对方给抢功了。

    然而话没有说完,周路平便鄙视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说道:“柏庆阳,宗主让你向东你竟然敢不遵么?宗主说向东,自然有宗主的用意,你难道有意见?柏庆阳,周某可要警告你,你若是有背叛宗主的想法,我周路平第一个和你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这周路平一路上都很低调,就算柏庆阳看他不顺眼,想找茬,他都没有去计较,可是眼下,却被他抓住了机会,狠狠的“咬”了他一口!

    “周路平,你血口喷人,在下是第一个跟随宗主的道灵境修者,受到过宗主教诲,对宗主忠心耿耿!”柏庆阳几乎吐血,他真没有想到,这个时候,竟然会被周路平找住机会,狠狠的整了自己一顿。

    一想到叶云的可怕,他身为道灵境的强者,也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好了,度快点吧。要是真的耽误了,本公子可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。”叶云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两人,哪里有利益,哪里就有纷争,周路平和柏庆阳本来就是对头,更不可能好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这回柏庆阳可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了,急忙打出道道玄光,改变了飞舟飞行的方向。

    本来都以为这件事情过去了,可是叶云却将目光落在了周路平的身上,冷哼了一声道:“周路平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“啊?罪?什么罪?”周路平本来还在暗自得意,突然听到叶云这么一喝问,顿时目瞪口呆,还没反应过来,下意识的就这样问道。

    好在他反应比较快,也不管错没错,什么罪不罪,当即便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云冷笑道:“我天玄宗之所以能展的如此之快,靠的可不是勾心斗角。靠的是有情有义,对敌人狠,对自己人互帮互助,如此才能铁板一块。可你却没有用你的聪明才智,为本公子想着如何征战,现在还想着怎么让自己的同伴被本公子责罚,甚至斩杀了吗?”

    周路平听的脸色惨白,他现在算是知道了一点,天玄宗之所以会如此强大可怕,靠的可不是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“属下知错,还请宗主责罚!”周路平现在现,自己刚才可不是赢了一把,反而输的最惨。

    “启禀主上,周路平也只是看旅途枯燥,想活跃下气氛,并非是真的想对属下不利,还请宗主饶恕。”出乎意料的是,柏庆阳竟然同时跪倒在地,帮周路平求情起来,神色非常诚恳。

    就是周路平也呆住了,一脸的惭愧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叶云嘴角扬起了一抹邪魅的笑意,整个人显得高深莫测,让人看不透想法,淡漠的说道:“本公子现在也并非是想惩罚你们什么,只是给你们提个醒,我们天玄宗今后还会有更多的强者加入进来,我要的是你们团结互助,并非勾心斗角。若是今后,有人违反了,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情义”两字,一直都是叶云最为看重的,即便当初神秘老者所说,他会在这两个字上吃亏,可是他却依旧坚持,这就是他的原则,这就是他的道。

    “谨遵宗主法旨!”飞舟上所有人都极为认真严肃,恭敬的齐声应命!

    上官梦和苏奕欢互相对视一样,从她们的眼,多了一分惊讶,更多的是一种欣然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