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舟毫无阻碍的进入了燕家,防护阵竟然都没有任何打开的迹象,整个燕家,四处都是死尸!

    鲜血横飞,最主要的是,除了鲜血以外,便是残肢断肠,四处洒落,很多人都是一击毙命,竟然是连元神都没有任何成功逃离的迹象。W★√

    整个燕家如同成为了修罗地狱,便是连老少妇孺,都没有一个存活!

    燕惊天见到了之后,顿时双眼充满了煞气,手的苍天神剑都出了一声悲鸣!

    “爹!娘!”燕惊天的双眼含着泪水,急忙带头冲了进去,便是连一路上的死人,都没有再去看一眼,要知道就是燕家最普通的家丁,都有道王境的修为,可是偏偏现在这些人都化作了尸体。

    叶云众人尾随着燕惊天,一路来到了一处后院的书房之,便见到门口横躺着两人。

    这两人已经成为了尸体,相拥在一起,永远的逝去。

    叶云从那女子的相貌,可以看出,燕惊天长得有些相似。再看那男子,嘴角微微扬起的一抹微笑,反倒是有些像燕惊天的弟弟燕无伤。

    不用说,这两人便是燕惊天的父母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燕惊天已经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双手颤抖的看着面前的父母,泪水瞬间成了决堤的洪水。

    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。

    像燕惊天这种洒脱之人,更不会轻易落泪。可是现在躺在面前的父母,已经成为了两具尸体,没有了任何生机。

    “啊!”燕惊天悲愤欲绝,一手一个搂在了怀,仰天怒吼!

    叶云众人都不忍去看,面前的这一对年夫妇,身上已经被染成了血人。有太多的伤口,早已经因为死去多时,结了痂。

    叶云不由自主的便握住了拳头,双手和额头青筋暴起!

    面前所生的一幕,和当年自己的叶家,何其相像?整个家族,都没有了一个活口。

    只是当初的叶家并没有什么强者,所以被对方仅仅只是一掌,就杀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然而面前的燕家之人,竟然是被人用刀,一刀刀的杀死!尤其是在杀燕惊天父母的时候,手段何其残忍?仿若有着深仇大恨一般!

    “呃?”正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气息的叶云,突然感觉到左右两条胳膊一紧,这才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一左一右被李兰诗和上官梦,紧紧的抓着手臂,两女的目光,竟然不约而同的都有着一种坚定,一种爱意!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我姐妹二人,都不会离开你!”上官梦的声音,在叶云的耳喃喃低语一般,呢喃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仿若有着一种神奇的力量一般,就如同当初叶云的心魔,在对方的力量下,受到了压制一样。

    叶云心有着一种莫名的感动,尤其是看到上官梦的目光,却又产生了一种朦胧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双眼睛,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一般!

    叶云想不明白,心只有将这疑问放在内心深处,而双手握着的拳头,也渐渐地恢复了过来,方才那狰狞的面孔,又称为了洒脱轻狂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燕兄,节哀顺变,当务之急,还是应该先找找看,还有没有活口。还有……找到凶手!”叶云认为自己还是需要冷静一点,虽说燕家被灭族的事情,很快就会震惊整个玄天道界,但是当务之急,确实应该先了解一下现状!

    燕惊天悲愤欲绝,仿若没有听到叶云所说的话,将面前的母亲尸体,轻轻抱起,进了书房,放在了书房的床榻上。

    然后又出来,将自己的父亲尸体,也安放在书房的床榻上,与母亲的尸体并列。

    这才走了出来,只是现在的他再也没有了先前的神采,仿若是霜打的茄子一样没有了精气神。

    “燕兄,我听闻玄天道界九大家族,都会有老祖存在。可为何没有见到燕家的老祖?”以叶云的知晓,燕家仅仅只有一个阶道祖境的强者。

    不过这么一说,顿时让燕惊天满怀希望,连连点头道:“天玄兄说的对,我们这就去看看,老祖闭关的地方!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便心急火燎的向着后山奔去。

    可是当众人来到后山的一处洞府的时候,都傻眼了,因为洞府的石门大开,一个老者正好斜靠在墙上,面对着对方。

    那惊悚的模样,似乎是见到了一种难以置信的情况一样!

    “老祖!”燕惊天彻底的慌了,究竟是什么人,可以连燕家的老祖,都能杀了?

    叶云眉头微蹙,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,这燕家老祖的尸体,一身血肉精华,就连元神都没有了,现在身下的只是一副皮囊而已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将这个现告诉了燕惊天,燕惊天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,进入洞府之,正想要去触摸燕家老祖的尸体,却没有想到,刚碰到,就瘫倒在地,成了一堆灰烬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燕惊天彻底的懵了,究竟是有多大的仇恨?才会导致自己家族的老祖,会在临死前,表现出那一种难以置信的惊恐?

    叶云随即又说道:“方才我们一路走来,所有尸体,除了事的时候,会有难以相信的那种挣扎以外,其余人统统被一刀砍断了生机!挣扎的,统统被碎尸万段……唯独令尊和令堂,是身刀数最多的。偏偏自始至终,没有挣扎的痕迹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叶云突然心一动,抱拳道:“请恕天玄冒昧,敢问先前传讯给燕兄之人,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听到了叶云的话后,燕惊天猛然间睁大了双眼,身上的散着两股气息,一种是哀意,一种便是煞气。

    “天玄兄方才说的,都很有道理。实不相瞒,传讯给我的,正是我娘亲,她……她让我无论如何,都不要回家……有多远走多远……”燕惊天的声音有些沙哑,他现在终于知道了,自己的母亲是担心自己也会身死……

    叶云点了点头,若有所思的沉吟道:“燕兄,先你需要振作起来。若是如此颓废的话,此生大仇难报。而且,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,你还有个弟弟叫燕无伤?为何一直都么有见到他的人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弟弟呢?”燕惊天闻言一愣,这才想起来,这一路走来,都没有现自己的弟弟燕无伤。

    “兴许他也得到了我娘的传讯,就一直没有回来……”燕惊天紧咬牙关,看来燕家仅仅只剩下他兄弟二人了。

    叶云心暗自叹了一口气,面前所生的一切,与他当初家族所经历的简直如出一辙,最后剩下的,就只有兄弟二人了……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