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次的饮酒谈道,两人进行了整整天。┡Ω

    结束之后,叶云都还有些意犹未尽,虚空之道,实在是博大精深,也难怪,就算是万千世界,也没有几个虚空之道的修炼者,毕竟仅仅只是这一方面,就足够一个人修炼研习一生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叶云终于体会到,当初虚空神殿的老者,为什么会说虚空之道,传承的不是道法,而是那些精妙的理解。

    而现在虚空神殿的虚空传承的种子,也真正的起到了作用。

    叶云现自己静下心来的时候,竟然可以对虚空之道的领悟,达到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地步。

    只要是朱长安讲解的虚空之道,他就能够举一反,甚至能很快的理解和掌握其的精髓。

    这一种领悟力,便是朱长安也是又惊又喜,后来都有些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叶云的天赋实在是惊天,只要是关于虚空之道的一切,似乎就是与生俱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当然只有叶云知道,这一点和虚空之力传承的种子有关系,而现在自己的鸿蒙道体内,还融合了虚空者的体质,说白了,就是白痴,拥有了这两个条件,也能成虚空之道的强者了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天的工夫,就已经让叶云不停的举一反,从朱长安这里,把对方会的全学会了。

    就算朱长安没有任何藏私的想法,统统倾囊相授,最后也感觉到了囊羞涩,甚至面红耳赤,羞愧不已!

    “幸好,我没那么托大的当你师父,这简直就是在自取其辱了。以你对虚空之道的强领悟力,就算没有了我的指引,在虚空之道上,也终究会大放异彩!”朱长安到最后,也不得不这么和叶云感慨一番,好在他很快就调整过心态,甚至非常的自豪!

    “多谢导师对晚辈的指导!此恩如同师恩,晚辈定然铭记在心!”先不说朱长安真正的目的是什么,便是这倾囊相授的授业之恩,就无以为报。

    正所谓教会徒弟饿死师父,纵观天下,可没有几个人肯愿意这样教学生的,更别说还不是自己的真正弟子。

    “叶云,朱某此生就带过两个学生,当初的他,也是何等的惊才艳艳,却未曾想过……唉,不提也罢。只是你作为我的第二个学生,孩子,我要提醒你一点,现在剩下的八大家族,没有善茬,若是想要周旋下去,你的脾气最好还是收敛一下,尽量不要去与其他家族为敌,有一个叶家足矣。当然,你现在还有一个王家……叶家和王家,可以说都不简单,你好自为之……”朱长安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下,似乎想到了以前不好的往事,整个人竟然有些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叶云心自然是诧异不已,他不知道这第一个学会说呢过,究竟是谁,但是以朱长安的性格,要不是绝世天才的话,也不会想到教导对方了……

    朱长安没有细说的话,他也不好相问,当下点了点头道:“导师还请放心,我从来都不会小瞧自己的对手,不然的话,也不会改名换姓。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,当初玄天道界,十大家族,都大有来历,就看朱家和孔家的先祖就可以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朱长安没有料到,叶云竟然看的这么透彻,当下点了点头道:“你说的很对,不过你现在实力还不够。反正早晚都知道,你现在就不要急于去知晓就可以了。你只需要记得,万事小心,尤其是遇到十大家族的人。就算是已经没落的云家和燕家,我也从没有小瞧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大有深意的说了这么一番话,叶云虽说不知道这话的意思,但是看朱长安的样子,就绝对不会骗他。

    当然叶云还是比较奇怪,以朱长安的实力,就是在朱家也绝对是说一不二的存在,那么究竟是什么事情,导致两者之间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?

    叶云摇了摇头,正如朱长安所说,现在的他,还没有按个实力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当下他也不再多想,恭敬的向着朱长安行了一礼,道:“那学生就告辞了,导师,在走之前,我还有个不情之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,只要我能做到的,就绝对会帮你办到。”朱长安虽说没有收叶云为徒,但是其本身毕竟和叶云之间,有传功授业的因果在其。

    就算叶云没有将他当师父,可是他却一厢情愿的把叶云当做了自己真正的传人,真正的弟子看待。

    “此次回去,学生准备带着朋友们一同出去历练,再什么时候回来的话,就不好说了。天玄门眼下方才成立,我只是担心……会出现什么纰漏,还请导师多多照料一二。”叶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朱长安虽说眼下只是教导了他天,却传授给了任何人都学不到的虚空之道,这恩情与恩师无异。

    朱长安点了点头道:“你放心吧,而且现在足鼎立的势力有形成之后,去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勾心斗角,学院也能太平一段时间。至于朱门和孔羽门你不用担心,他们忌惮你的实力,而且背后的两大家族,都想要拉拢你,你若是不在的话,反而会多加照顾,而不会从作梗……”

    叶云恭敬的行了一礼,点了点头道:“那就有劳导师了,学生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叶云的脸庞又在不断的扭曲变化,整个人的气质也骤然大变,由原来谦逊沉稳的人,又转变成了轻狂霸道,相貌儒雅的天玄公子!

    这两种气质的反差,又有几个人,可以真正的将叶云和天玄公子联系到一起?

    叶云的嘴角带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,离开了朱长安的道场,以他现在对虚空之道的掌握,整个空间就算不知道开启之法,他也知道,怎么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叶云离开的身影,朱长安怅然若失的坐在石桌旁,摇头叹了一口气道:“这个孩子的出现,必然会改变了玄天道界的格局。资质各方面,比之当初的那位孩子,强大了太多太多……只是希望,他能够一直这般走下去……青宣,希望你我的选择,都不会有错,不要再像当初一样……九大家族……早已经不是当初的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朱长安究竟在说什么,说的这些又代表着什么,只是他的身上多了一份希冀,还有更浓的一抹萧索孤寂……

    [  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