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刚得意不已,咧着嘴,嘿嘿笑道:“还是老大了解我啊!还真不是吹的,我这样,就是为了宝贝而生的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所有人满脑子黑线,也就贺刚这家伙,脸皮厚到了这个境界,就是连叶云习惯了,都有些无奈,这家伙顺着竹竿往上爬的本事无人能比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就好好留意一下吧,别惹了麻烦就好。”叶云虽说从不怕惹麻烦,可要是这莫名其妙的惹了,确实不好。

    而以贺刚的眼光,若是真的能现一些宝贝的话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。更别说有些上古流传下来的宝贝,或者遗失蒙尘,一直都没有被人现的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就比如说他身上的天道玉心,若非当初九死一生,在云梯上磨砺自己,又怎么会开启?而自己修炼一途,又怎么会能走到如今的地步?

    “好的,老大!”贺刚的眼睛顿时就跟在打猎一般,不停的四下打探,只不过结果让他很失望,竟然是一点收获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算现有些不错的玩意,也只是成为了报废品,一点价值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就在这个时候,贺刚的眼眸骤然一亮,急忙传音道:“老大,那个老头面前的那只青铜色的药鼎不错,虽说色泽灰败,就跟从烂泥坑里挖出来的,不过我能感觉到这药鼎之,宝贝的气息,还有那一丝丝纹路,深藏不漏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叶云一愣,没有想到,抱着试试的心态,还真的让贺刚找到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那百草鼎实在太掉价了,虽说在道武大世界的时候,还是有些档次的。但是只是一个皇级神兵而已,现在配不上老大了。老大你若是想要炼制等级高的丹药,就需要好的药鼎,这药鼎上面九龙互相拱卫,做的虽说看起来很俗气,其实霸气外露的表象而已。”贺刚现在极力怂恿叶云去买下来,所以吹的都是好处。

    这么一说,叶云确实心动了,他还真的需要一个好的药鼎,不然的话,高等级的丹药,当初千雪药皇赠送的百草鼎,还真的会承受不住,从此爆裂开来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为什么,这段时间,叶云也没有炼制丹药的原因,因为玄天道界的天地灵气再加上高等级的丹药,一旦进入药鼎,磅礴充沛的力量,百草鼎根本就承受不了,就会将之给冲爆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药鼎正好填补这个空缺,只要能承受住灵药的药力,到时候用凤阳焚天草炼制出一些好的丹药来,也不是不可以!

    “好,我们去看看。”叶云神色淡然的向着前方走去,来到了那老者的摊位面前,见到对方微微有些驮着的背部,倒是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面前的老者有道君境的实力,这在道武大6已经属于极为强大的存在了,一身修为最起码也不至于会驼背啊。

    那么这老者又是为何会这般?

    带着这个疑问,叶云正好准备打量对方一下,可却又现,面前的这个老者,似乎一身气息正在渐渐衰败,就仿若风残烛,随时都会熄灭了一样。

    而老者的脸色蜡黄,眼睛微微眯着,要可以从看住,浑浊的瞳孔,已经没有了神采。

    “此人受过重伤!不然的话,不会这样……”当然这些也不是叶云现在所要关心的,他只关心面前的鼎炉。

    当然他也没有上来就摆明着要这个药鼎,不然的话,在价钱方面,肯定会被对方给压着了。

    在这摊位上,叶云众人还看到了一些其他的法宝,当然贺刚早就评定过了,这些全部都是报废的,一点价值都没有,要是有人能看上,就怪了,至于药鼎,其实不是炼丹师的话,根本就不会有人需要。

    炼丹师本就是一种极为特殊的修者,就跟阵法大师、炼器大师一样,就算有人研习,可是真正能在这上面能够精通,并且站在巅峰的,还真的没有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不知道你这十八个黑人,有什么用处吗?要是本公子没有看错的话,这定然是一件可以布置阵法的魔器,只可惜似乎破损了。”叶云指着面前散乱摆放着的古怪小人说道,他对魔气的感应,因为分身修炼古魔经,还是非常的敏感的,所以上来先问的,就是这魔器了。

    只见面前的十八个黑色小人,每一个都有一指来长。神态各异,有慵懒,有洒脱,有霸道,有阴险等等,每一个小人手都拿着一种兵器,或刀、或枪、或剑、或棍、或戟……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你说的是这个?这也是当初老朽偶然得到,只可惜本来不是修炼魔道之人,而也没有修复法宝的能力,拿出来贱卖了,也只是希望,可以能卖个好价钱……”那老头子的嘴巴干裂,似乎因为生机在不断的毁败,而变得没有办法维持住一般。

    他见到了叶云竟然对自己的这些破铜烂铁感兴趣,又看出对方似乎是一个大公子哥,自然非常的热情的招呼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老者风烛残年,似乎随时都会没了性命,此刻就算热情,这说出的话来,也是沙哑无力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你似乎有病在身?不知道是否能帮的上忙?”叶云眉头一挑,看着面前的老者,心却暗暗寻思,这老者似乎看起来不简单……

    “陈年旧病,老朽都已经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。现在贩卖这些东西,要只是图个生计,换些道石,以作苟延残喘之用。公子若是可怜老朽,不若买了这魔器,也好让我换些道石,如何?”这老者竟然还能利用自己的劣势,拿来当做捞生意,讨价还价的资本了。

    “我过来也只是想看看这东西,你倒好,推一堆破铜烂铁给我,本公子又不是收破烂的。要你这些东西,岂不是浪费钱财?”叶云摆出了纨绔子弟的轻狂模样,可自然也不是傻子,要是就这么任人宰割,岂不是当成了冤大头了?

    那老头子被叶云这么一下抢白,倒是也很尴尬,可是有气无力的样子,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,毕竟对方的修为和身份,也确实没有要自己这一堆破烂货的必要。

    叶云嘴角微微一挑,笑道:“不过,我看你一个老人,都到了这个份上,也不容易。你就开个价吧,要是合理的话,不如我就买了。就算是全部给你收走,那又何妨?”

    [  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