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其次,在炼器方面,兰诗,你这里应该可以吧?”说着叶云便将目光落在了李兰诗的身上,有了丹药,这炼器自然也不能少了。┡

    李兰诗一愣,随即便反应过来,点了点头道:“凤前辈给我留下的,正好有着炼器,不过……哥哥,我能帮你炼丹吗?这两样,我都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她得到了凤有为的传承,在凤凰一脉,本就擅长利用凤凰火焰,炼制各种丹药和道器,要算是妖修一族比较独特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李兰诗有理论,缺少的也只是实践而已。

    叶云却摇了摇头道:“一个人分心做两件事,肯定不如专门做一件事情的好,现在炼丹由我来。现在我们最缺的正好是炼器方面的人手,我想你若是能够试试的话,也会成为最适合的人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叶云停顿了一下,微微有些歉意的看着李兰诗,他其实真的不想让李兰诗累到。

    李兰诗却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道:“哥哥,你说的对,我就应该选择一件事情好好的去做。你炼丹都已经那么厉害了,多一个我,也没有什么作用。现在我就试试看凤前辈给我留下的,是不是真的能那么厉害呢!只要能帮到哥哥,我就感觉我不会是那么没用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笑少众人顿时一阵咳嗽起来,这一次陈玉倒是学乖了,反而一脸期待的想要看到李兰诗飙,好好的整整贺刚和笑少。

    上次自己可是帮他们顶债了,险些自己被烤熟了。

    听到了大厅内全是咳嗽声,叶云沉着脸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这群家伙,实在是太能折腾起哄了。

    李兰诗狠狠的瞪了一眼笑少,“笑师兄,你是不是烟抽多了?你看你都把大家都给感染上咳嗽了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本来还悠然的吸了一口烟斗的笑少,听到之后,瞬间就被烟雾给呛到了,猛地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回倒好,本来只是假装咳嗽,现在成了真的咳嗽了,眼泪都咳嗽出来了,笑少也是真的无奈,真的哭笑不得啊!

    贺刚却唯恐天下不乱,煽风点火道:“大嫂,你不知道老笑这咳嗽的意思,他是想说,你们秀恩爱,是不是应该找个没人的地方?这酸溜溜的味道,有些呛人啊!”

    一说到找个没人的地方,顿时就让李兰诗和上官梦想到了上次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下倒好,这句话简直就是捅了马蜂窝一样,就连上官梦看着贺刚的眼神,都有些不怀好意起来。

    作为有前车之鉴的陈玉,早就见机得早,悄然后退,他可真的不想再被虐了,那简直就是一个可怕的噩梦,伤自尊啊!

    笑少作为老油条,也早就脚底抹油,开溜了起来。

    偏偏这次贺刚还在得意洋洋,当他感觉到身子一紧,已经被两道强悍的气息锁定的时候,这才浑身一个激灵,警觉过来。

    再想要开溜的话,就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,因为李兰诗和上官梦两女,早就一前一后挡住了贺刚的去路。

    贺刚顿时浑身一个寒颤,就感觉到自己的心都猛地被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好在这家伙,一直以来反应最快了,眼珠子骨碌碌一转,立刻就激灵的向着叶云跪倒下来,高声呼喊道:“老大……老大救命啊,我这做小弟的,不也是希望你们好么,要是老大和两位大嫂,早生贵子的话,我们要好有个小侄在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叶云黑着脸没说话,毕竟这种事情,自己动手似乎有些不合理,正哭笑不得的看着李兰诗和上官梦联手要对付这家伙的时候,没有想到贺刚这么不知死活的又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早生贵子?”上官梦的脸皮最薄了,一听到这话,顿时就俏脸绯红,芳心大乱,毕竟这种事情,涉及到男女之事,还是很羞人的。

    李兰诗也是秀脸胀的通红,这贺刚说话实在是太口没遮拦了,换句话说,那有这样说话的,这简直就是欠揍!

    贺刚见到自己的话似乎有效果了,最起码现在不会被虐,顿时心思活络了起来,起身弯着腰说道:“老大,你看啊,你们都老大不小了,要是早点有几个小侄子,小侄女,我们还能把这一身本事传给了他们,多好?”

    “贺老哥,你有啥本事啊?不就是忽悠人敲诈人么?就你那抠门的德行,不到小侄子,小侄女身上捞点好处,就已经谢天谢地了。”站在远处的陈玉见到贺刚这次算是在劫难逃了,那个高兴啊,哪里会允许贺刚逃脱。

    他巴不得现在李兰诗和上官梦就一起上,好好的【蹂】【躏】一下贺刚,让他也尝尝成为烤肉的滋味。

    贺刚脸庞狠狠的【抽】了几下,他哪里会不明白陈玉这小子现在是什么想法,他可真的是恨的牙痒痒,偏偏现在自己都在劫难逃了,也不好和对方争吵。

    随即他便装成了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,严肃的说道:“小玉儿,这你就不懂了,那是生存之道,那可是我的吃饭手艺啊,你不知道啊,当初我和老大实施光政策的时候,不都是为了活下去,强大起来吗?我要是教授了小侄子、小侄女的话,定然会混的风生水起。还有啊,你别忘了,我这还有阵法之道呢,这可是真正的绝学啊,杀人越货的必备之道啊!”

    叶云满脑子黑线,贺刚似乎越说越离谱,刚才扯出小侄子就算了,现在倒好,连小侄女也给扯出来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这家伙竟然到现在还幻想着怎么去误人子弟,去荼毒孩子……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样,现在贺刚油嘴滑舌,越说越怪异,使得李兰诗和上官梦两女的脸色也是又羞又怒起来。

    “贺刚,别废话了,我和哥哥要是真的有孩子了,也绝对要远离你,你这个厚颜无耻的守财奴!”李兰诗娇叱一声,已经懒得听对方废话了,素手一扬,一道火焰瞬间飘出,落在了贺刚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的娘啊!大嫂,您能不能别玩火啊,这玩火啊……可……可不好啊……哎呦……”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不是装的,反正就这么满地打滚起来了。

    在自己人面前,贺刚向来便是随意,根本就不会顾及到什么形象。

    就是孔君华也不禁啐了一口道:“姐姐,多来点火,你要是下不了手的话,我来动手好了!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