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在和我说话?”叶云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恐惧的感觉了,要知道,未知的事情,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而他的畏惧,并非是担心自己的生死,而是担心,因为自己的鲁莽,释放出了一个强大无匹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叶云永远都不会忘记,当初在天渺海的星元岛神秘空间内,遇到的绝世强者意志,不正是因为当初的鲁莽才导致的么?

    但是自己重伤,被困十年,要不是神秘老者相助,自己恐怕早就身死道消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自己的鲁莽,才导致了神秘老者耗费了太多的元神力量,至今还在天道玉心的二重天内沉睡不醒。

    那青莲传来了一道笑声:“这片空间,只有你我,我在说话,自然是和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晚辈何德何能,得以成为你的师弟?此话说来,似乎有些荒诞啊!”叶云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的疑问。

    前几天朱长安死活都要收自己当弟子,最后没成功,就改成了导师和学员的关系。这一次,却没有想到,竟然莫名其妙的又出现了一个更为恐怖的人,上来就说他是师弟?

    这简直跟走在大街上,突然被天上一块大石头砸了还要荒唐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正所谓无利不起早,一个修为如此恐怖之人,竟然说自己是他的师弟,这无疑是难以有说服力的,叶云更不会相信,天上会掉馅饼这种好事情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倒是上来还没有弄清楚什么状况,便对我如此戒备,其实我若说出个所以然来,拿出你是我师弟的证据的话,你便不会再推脱了。”那声音显然现,叶云非常的有趣,竟然还忍不住揶揄起来。

    “证据?”叶云一愣,还真不相信对方能有什么证据,自己这一身修为,很多时候,都是靠自己,冒了无数生命危险,方才修成。便是自己的师父余天,也未曾教过自己什么。当初那个华元,虽说是自己的便宜师父,可是更不会和自己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当初自己掌控了道武大世界之后,便没有现华元的身影,在他看来,这华元可比云皇神秘太多了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也不会在鬼冥宗覆灭的时候,都没有出现了。那么既然道武大世界都没有出现的话,想必也是来到了玄天道界之。

    华元这家伙,可是一个非常阴险的人,不然那当初也不会以一缕分魂,进入了天云宗,潜伏了许久。

    既然不会是余天,也不是华元,那么也不是神秘老者,更不会是朱长安,那么这青莲所说的话,又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“小子啊,你也不用多想了,若是说你其他方面的话,我到时没有什么感觉,只是有一件东西,你学了之后,是永远都没有办法丢弃的。”那青莲的声音变得非常的淡然,这种淡然却又有一种知足常乐般的味道在其。

    叶云沉默不语,他所学驳杂,很多时候,都是一力破之,而且很多都是源于鸿蒙道体。按照神秘老者和他所说,鸿蒙道体的道路,一切都只能靠自己,别人教不了自己什么,可是这又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师兄呢?

    他因为本尊元神昏迷,意识又莫名其妙的进了这个空间,对日分身和九龙鼎的事情,根本就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青莲悠然道:“小子,我问你,你是否会炼丹?”

    “会……”叶云茫然的点了点头,要是这么说,扯到炼丹上去的话,自己就更没有师父可言。

    那青莲在池塘间摇曳了起来,似乎有些开心,又有些恨铁不成钢,“你小在,看你这样子也不是笨蛋啊,怎么就跟愣头青一样?唉,我还是直说吧,我问你,你身上有‘药典’吧?”

    “药典?”叶云脸色骤然大变,这位强者,竟然如此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药典,只是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唉,你不用怕。你能得到药典,说明你就是我的师弟。不知道你知不知道,这药典,是谁写的?”那声音倒是跟哄小孩子一样,还真的担心叶云会隐瞒了什么,不肯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丹萧然前辈!”对于药典的撰写者,叶云还是很尊重的,而且现在他想起来了,当初青宣老祖曾经告诉他,拥有了药典的话,就是药典的传人,就是丹萧然的传人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云心一动,“难道面前的这株青莲,是丹萧然的弟子?”

    联想到青宣老祖乃是一株普通的小草所化,那么面前的青莲,也完全可以理解了。

    “当初师尊曾经和我说过,在一处衰败的大世界内,也是他的家乡,当初他点化了一株小草,将其当做了药童陪伴,同样还留下了药典,作为传承。师尊曾告知我们,若是真的有一天遇到了修习了真正药典之人,便带回去见他老人家,而这个人,将会是他的关门弟子。师尊收了个弟子,大师兄丹尘乃是人修、二师兄丹龙乃是妖兽,我名为丹青,正如你现在所见,乃是一株青莲。师弟,你叫什么名字?”丹青的声音有一丝神往,又有一丝难过,还有一丝怅然,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“我叫叶云。”叶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是好了,当初接受了药典,就已经接受了这因果。

    正所谓因果循环,就是叶云都没有办法解释,因为药典。他认识了青宣老祖,认识了丹青,这其冥冥之,自然会是因为有因果牵连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叶云?哈哈,等到有一天见到师尊他老人家的时候,别人就会尊称你叫‘丹云’了。你不知道啊,在我们那,这姓丹的只有四个人,这是一种身份的象征。你正是因为拥有药典,所以才能打开,我对九龙鼎的封印。唉,造化弄人,当初我们还说,有机会就去找寻一下师尊的家乡,看看能不能找到师尊的关门弟子。”青莲内传来了丹青情绪起伏很大的声音,时而高兴,时而伤感,似乎因为许久没有说话了。

    叶云没有说话,静静地听着丹青说话,现在似乎接触到的,是一扇前所未有的大门正要向着他打开了。

    丹青苦笑道:“说来也真是丢人,我竟然是这种状态下,见到了小师弟,真是丢脸丢大了。回去的话,估计师父和师兄都要笑话我了。”

    叶云诧异的问道:“前辈……你目前这个状态,又是怎么形成的?”

    丹青情绪波动很大,又变成了笑骂道:“你小子,还前辈呢?我是你师兄!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