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德连连摆手笑道:“天玄公子,你称呼我为前辈,可万万使不得,孔德何德何能啊,不如孔某托个大,称呼公子为天玄老弟,如何?”

    不愧是被孔家专门派遣来负责商队的人,神色或许可以是因为常年身居高位,从而倨傲,但是言谈举止却很会拉拢人心,这倒是让叶云不禁刮目相看,这些道祖境的强者,就不会有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一个阶道祖要和自己称兄道弟,叶云自然也不能不给对方脸面,当下淡然一笑,拱手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却之不恭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他便把目光落在了另一名男子的身上,对方一身彪悍的气息,却隐而不发,让叶云也不禁一愣,这脸色粗狂的男子身上,眼眸却闪烁着豪爽的性格。

    对方见到叶云看向自己,倒是爽朗的笑道:“武家,武长空,还请天玄老弟,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“呦呵……”便是连叶云也忍不住心感慨,这家伙看起来外表粗犷,可是内心却非常细腻,甚至让人都感觉到,这家伙绝对是个玩手段的高手,看似豪爽,却倒是一个喜欢占便宜的家伙,上来就和自己敲定了关系,以兄弟相称了。

    叶云头拱手笑道:“武老哥客气,天玄倒是欢迎武家来我天玄城。”

    完之后,便有看向另外一忍,万家的老祖乃是一名老者,也同样是阶道祖,身上穿着金色长袍,极为华丽富贵。

    那老者倒是非常好的耐心,见到叶云也正好看向自己,当下捋须笑道:“老夫万家万成金,这副模样,不知道是否也能占个便宜,讨个巧,称呼公子一声天玄老弟?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等于向叶云卖个乖,又暗自明了方才武长空方才占了孔家的便宜,倒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家伙。

    对于修者来,其实本身的相貌,除了寿元的问题,以至于外貌会随着肉身的衰败,成为衰老的模样,一般修者来,以强者的手段,便是都成一副年轻的模样,也纯属正常。

    叶云客气的笑道:“当初我便准备前往万商城,找寻万家拜访一下,只是后来发生了那种事情,倒是未能如愿,不曾想,今日万老哥反而来了天玄城,倒是让天玄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如此来,天玄老弟,也是和我万家有缘。而且当初天玄老弟威风凛凛,震慑群雄,我万家可不敢上去造成什么误会。今日主动前来拜访,自然目的也是和孔家、武家一样。”万成金话还是比较和蔼可亲的,就像使用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让我设宴款待各位,我们边喝酒边聊如何?”叶云倒是第一次与人做谈生意这种事情,眼下大家既然都已经互相认识了一下,不如边喝酒边聊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,既然还能到天玄老弟这里占一杯美酒,倒是极好的!”武长空一客气的意思都没有,看这家伙急迫的模样,哪里是豪爽的人,分明就是打着豪爽的旗号,去做些占便宜的事情而已,真的不愧是生意人。

    孔德和万成金则是客气的了头,也没有否定,叶云此次将他们家同时喊来,没有任何避讳,想必也是打定了不私交的主意。

    如此的话,对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来,正下怀,他们原本就是担心,叶云会私下一个个交流,要是那样的话,恐怕再想要以自家给出的筹码,来和天玄宗合作,拉拢叶云,就有些难了。

    而且其实当叶云的天玄城成立之后,这家便已经便已经打定主意,过来以合作的名义,拉拢叶云。

    他们为的可不是天玄宗真的能够拿出什么了不得的好东西,在他们眼,天玄宗蝼蚁一般,不堪一击。重要的,无外乎就一个天玄公子而已。其他的话,都名不副实了。

    叶云自然也很清楚,不过算算时间看,从自己出来,到现在,丹田漩涡空间内,日分身也应该用九龙鼎炼制出了天阳丹了。

    这天阳丹究竟能不能成功,叶云倒是不担心,只有药效,便是连他自己要不确定。

    不过根据药典记载,以凤阳焚天草为主药,炼制出的天阳丹,绝对可以使得道祖境的任何一阶位的强者,都能够修为有所突破。

    叶云有信心,可以用天阳丹打动他们的心。

    家商队进驻天玄城,看起来竞争性确实很大,东道主的天宝阁反而算不了什么,可是家商队的到来,同样也为天玄城带来了发展的机会。

    叶云就在大厅之摆下了桌案,招待他们人。

    酒菜都上来之后,叶云倒是随意给人斟酒,却倒是没有急着谈论商业合作的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自己先找哪家谈论,似乎都会让其他两家心里面不痛快,毕竟这是关乎于脸面的问题,他先找了谁,就会让对方认为,叶云究竟是最重视谁了。

    叶云的气定神闲,倒是让这孔德人的脸色,也是不禁暗自凝重了许多。因为他们发现,叶云似乎比他们想象还要难对付,高深莫测的模样,哪里会像是一个年轻气盛的子?这简直就是比他们还老谋深算的老油条啊!

    当然这个家伙的脸色,也被叶云统统的看在眼里,他就继续装作没事的人一样,继续推杯换盏,甚至还轮流的和这个人敬酒。

    开始这个家伙倒是气定神闲,只是没有想到,酒菜都换了几次了,叶云倒是越喝越尽兴,都忘了先前的边喝酒便谈论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下倒好了,这个家伙,却坐不住了,因为已经过了天。

    天虽一直以来对修者来不算什么,往往只是一眨眼的时间,哪里会像现在这样?真正的是度日如年啊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算是彻底的领教到了叶云的手段,当下互相对视一眼,终于还是由孔德先打开了话匣。

    孔德尴尬的笑道:“天玄老弟,这酒过巡,菜过五味,我等也该好好聊聊这一次合作的事情了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行啊!”叶云一口喝干了杯的酒水,脸上带着淡然的笑意,看着面前的人,悠然道:“只是不知道你们家,谁先来呢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来,顿时让孔德人面面相觑,“好家伙,本来是叶云应该考虑的问题,现在竟然巧妙的交给他们个来决定了!”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