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空目瞪口呆,难以置信的看着叶云,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道:“天玄老弟,你……你没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叶云眯着眼睛笑道:“武老哥,我总不会拿我的名誉开玩笑吧?我天玄虽出道很迟,可是也从没有做过什么不靠谱的事情,你是不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武长空顿时就尴尬了,正如叶云所,每一次他做出什么让人们都感觉不靠谱的事情。

    武长空随即干笑道:“天玄老弟所言甚是,每一次老弟干出的事情,可都是惊天动地啊。”

    孔德也符合道:“是啊,天玄老弟,你不知道,你这天阳丹,实在是太匪夷所思,恐怕就是用天罗火晶提升一个道祖境强者的修为,都需要很多。更别,仅仅只是一枚丹药了。”

    万成金捋须头道:“天阳丹,药性也正是因为霸道,才能做到,将一个强者的修为硬生生的提升一个境界,而这药性想来低阶的修者也根本承受不了,一旦服用了,就会爆体而亡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道这里,他迟疑了一眼,眼眸骤然绽放出了浓烈的精光,这丹药若是真如叶云所,有如此强大的药效,对于万家来,若是能够垄断了这个渠道以外,绝对是一条好的销路啊!

    叶云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万成金,他知道对方已经心动了,却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道:“万老哥,怎么?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唉,天玄老弟,他们万家本来就没有什么合作的诚意,何必再去管他?武某想问一下,你们天玄宗有多少这些丹药?我武家都要了!”武长空豪爽的一挥手,又借此鄙视了一下万成金,对万家真的是想尽办法羞辱一下。

    孔德却急忙道:“是啊,万家没有合作的意愿,不如就让这丹药给我孔家,有多少,我们要多少!武兄,你们武家要是想要吃独食的话,是不是太不厚道了?”

    正所谓一桃杀士,现在为了天阳丹的话,这两个本来还联手的家伙,也开始了争执。

    叶云却摆了摆手道:“老哥们,稍安勿躁,这天阳丹的药效如何,还请你们亲身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试一下?”武长空这回也犹豫了,要是这天阳丹没有什么药效还好,万一这天阳丹是什么毒药的话,那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叶云淡然笑道:“当然要试试了,这天阳丹要是你们不试试的话,又怎么能够知道药效?”

    “天阳丹如此珍贵,为了我们人,就浪费一颗的话……”孔德倒是有些舍不得了,这可都是赤【裸】【裸】的资源,而且分明他也心动了。

    叶云无所谓的一挥手道:“我与位老哥一见如故,这粒丹药,就当是赠送的了,只希望位老哥,以后能对我天玄宗多多照顾照顾。天玄也就感激不尽了,当然以后还能有什么好处,就要看我天玄宗是否发展的起来,能够拿得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将话也的很明白,若是这人记得这一颗天阳丹的情义的话,那么以后就多多对天玄宗照顾,只要有天玄宗在,对于他们,好处自然不会少了。

    “我孔家可是一直都相信天玄老弟的,既然有这好便宜占的话,孔某又怎么能客气。”孔德第一个爽朗的笑了起来,他自然相信一,不管这天阳丹有没有这个药效,最起码叶云不会不顾天玄宗,暗害了大家族的道祖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以叶云的真正实力来,根本就不需要去谋害他们,要杀他们,恐怕要仅仅只是举手之劳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为了不产生间隙,孔德倒是最放得开。只是不知道,要是让孔才知道的话,不知道会怎么想,自己家的老祖和天玄公子称兄道弟,那么他岂不是反而成了辈了?

    打开了玉盒之后,众人发现,这玉盒上有极为高明的虚空封印,不由的又是脸色一惊。

    孔德直接便脱口问道:“虚空之道,不知道天玄老弟和朱院长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院长是我的导师……”叶云神色淡然,并没有任何隐瞒,宗规是要给自己找一个靠山的,不然总是让人觉得自己好欺负一样。而且显露出这么一手之后,以后就不会有多少人会怀疑,他的虚空之道是怎么来的了,毕竟九大家族都知道,道武大世界的叶云擅长虚空之道。

    这回家的神色都有些复杂,看着叶云,不知道该什么是好了。总有一种被人捷足先登的感觉,只是有一些庆幸,朱长安的身份虽是朱家之人,可是和朱家的关系,却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封印的作用只是为了封住药效,而叶云以虚空之道封印的话,那么就在像世人声明了一,只有虚空之道封印的天阳丹,那才是真正的天阳丹,不然一律都是假货。

    虚空之道,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模仿的来的。

    打开了玉盒之后,孔德见到面前一颗散发着浓郁丹香,如同龙眼那么大的火红色丹药,上面还有一条条神秘的纹路,这竟然是不可多得的上等丹药的丹纹!

    “天阳丹,虽还没有服用,但是这祖阶的上品丹药,已经足够让很多人疯狂了。丹纹契合天道,可不是什么丹药都可以拥有的。而且能炼制出此丹药的人,真正的实力,都已经达到了丹祖了。冒昧的问一下天玄老弟,这天阳丹是何人炼制?”孔德情不自禁的问道,以他们的阅历,自然不会相信,这天阳丹是叶云所炼制的。

    毕竟从修炼上来,叶云已经够逆天的了,要是在炼丹上,都有这么惊人的天赋,那岂不是要吓死人了?

    从玄天道界的历史上来看,就没有谁能够在修为和炼丹上,同时齐头并进的,就算是有,也只是个别而已。

    叶云淡然一笑,他可不会承认是自己炼的丹药,不然到时候岂不是要被很多人烦神了?

    至于自己的日分身的话,到时候可以以武极九转的易容之术,改变容貌,到时候谁能想到这就是他天玄公子叶云?

    “自然是我天玄宗的高人炼制,至于是谁的话,不好透露,这位丹祖前辈的脾气,非常古怪,我也不好多什么。”叶云微微带着一丝歉意的道,反正能怎么样,那都是自己的算。

    “天玄老弟不必客气,这倒是孔某有些冒昧了,我现在就试试看,这天阳丹如何!”孔德洒脱一笑,拿起天阳丹,便送到了自己的嘴里,一口吞下!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