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哥哥,为什么非要放过他?要是我们的身份,真的曝光的话,那么可就真的危险了。”在虚空穿梭之,李兰诗还是忍不住询问了叶云,她就是看孟九不顺眼,非常的想杀了对方,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叶云淡然一笑,目光落在上官梦的身上,笑道:“梦,你看我放了他,可有什么看法吗?”

    上官梦温婉的道:“以你的性格,自然不会给自己找危险,可是偏偏却放过了他。首先从实力来,这个孟九若是没有天大造化的话,恐怕就是和我们几个比较,都要弱上太多,还谈什么报仇,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,没有可比性。当然这也不会成为,你真正放过他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哦?姐姐,你怎么也帮哥哥话呢,这一次哥哥就算不杀了孟九,也应该让孟九自生自灭啊。可是他还医治好了孟九,让他修为都提升了呢!”李兰诗不开心的觉着嘴,现在没有想到上官梦竟然也这么。

    上官梦莞尔一笑,拉着李兰诗的道:“好妹妹,姐姐可不是帮着谁话呢。这第二个原因,我想是因为他想到了此人和自己同样的遭遇,才给了对方一个活下去的机会,是吗?”

    后面很明显是问叶云的,听到上官梦这么,李兰诗不话了,现在她很清楚,叶云为什么会放过孟九了,因为他们身上都有着同样的遭遇,家族被毁……

    叶云了头,感慨的道:“梦,你的很对,我给他一次活命的机会,其实只是想让活真正的有价值,所以后面还和他了那些,希望他能懂吧。好了,不这些了,我们现在抓紧时间赶路,至于武家的事情,我们不用放在心上。而孟九的话,要是真的会告密要无妨。现在追查我老底的人,恐怕都会有我真实身份的猜测。”

    李兰诗掩嘴惊呼道:“啊!哥哥,那……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无妨,九大家族若非是有着某一种特殊的关系在的话,恐怕互相倾轧,也不会还有八大家族了。你们也看到了,九大家族之间并不是铁板一块,其实他们就只认识利益二字,谁有足够的利益,谁有足够的价值,他们就会分外珍惜。就算他们知道了我真实的身份,也会为了这份利益,装作不知道。毕竟他们知道,我真正要对付的是谁!”叶云神色淡然,仿若早已经洞悉了九大家族之间的利益关系,利用现在的形势,有着绝对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的对,他们恐怕还巴不得,你专门对付其他两家……”李兰诗对叶云可真的是佩服不已,现在心也定下来,并没有再不开心了,反而感觉有些内疚,认为自己不应该耍性子。

    叶云的眼眸闪烁着锋芒,只要他突破这一次的门槛,那么就算达到高阶道祖,也不会再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到时候,他就可以真正的踏上叶家,找到真凶报仇,至于与王家之间的恩怨,那是云家和五行门的。

    现在既然成为了他们的领头人,自然责无旁贷。更何况,就算自己不想找王家,恐怕就冲自己杀了王盛这一来看,王家也不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王家的威严又将会搁置在哪里?

    虚空穿梭,速度一直保持着正常,也并非真的达到了极限,毕竟这一次出远门,很有可能会随时遇到一些难以预料的危险,要是不能够及时发现的话,那可就真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毕竟叶云可没有认为,自己真的道了天下无敌的地步,要真的跑出像叶紫虚那种真正的强者的话,自己要真的是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恐怕逼不得已之下,暴露了底牌,才能杀了对方,可那时候自己的身份恐怕可就真的大白于天下了。

    就算其他几大家族暂时不想和自己撕破了脸面,可是叶家和王家却不会这样想,毕竟叶云依旧不能为他们所用,还要处处作对,自然要不顾一切的杀了叶云!

    “子,我劝你最好止步,不然的话,你会怎么死在本祖手上的都不知道!”便在这个时候,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,吓的叶云一跳,他竟然一直都没有察觉到!

    那么就明了一,对方的修为,最起码都已经是高阶道祖了,而且是非常厉害的那种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对方为什么要对自己动手?

    叶云仔细想了想并没有什么合适的理由,会让对方对自己动手,现在想不明白,只有先见到对方人再。

    叶云带着李兰诗和上官梦从虚空出来,便见到一名身穿青色长衫的老者,枯瘦的身形,盘膝坐在云端之上,一气息都不曾留下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前辈拦住了我等的去路,所为何事?”对方是高阶道祖,又是非常厉害的那种,现在在武家和王家的边境之地,若是真的厮杀起来,恐怕还会引起两家的动静。

    那老者双眼闪烁着精光,正好一直盯着叶云,淡漠的道:“天玄公子是吧?本祖来这里,为了两件事情,还希望你最好配合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配合?”对方那居高临下的神色,还想让自己配合,似乎并没有真的把自己当一回事,看来玄天道界还是有很多人,认为叶云算不了什么,无非只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子而已。

    叶云眉头微蹙,拱了拱手道:“前辈既然高坐在此地,为的便是等晚辈,不知道前辈为的是什么事情?还请告知一二,若是晚辈能够帮助的话,但无妨。”

    在不明白状况的时候,叶云还是决定不要轻举妄动,因为他从这个老者的身上,已经感受到了类似叶紫虚一样的恐怖气息。

    就算叶云可以不顾及自己的安慰,可是身旁还有李兰诗和上官梦,她们的实力,仅仅只是达到了堪比寻常的阶道祖而已,自己可不能莽撞的害了他们。

    可是树欲静,而风不止。叶云想低调一些,可是偏偏这个老者属于那种非常犀利之人,眼眸寒光一闪而逝,漠然道:“天玄公子?好大的名头,在本祖面前你依旧只是蝼蚁而已。这第一件事情,便是来杀你的,你自裁吧!”

    叶云的眼眸锋芒一闪,没有想到,对方如此直接,上来就直接明言要杀自己。

    那么面前的人又是谁?是谁派来的?还是来自哪个家族的老祖?(。)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