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谢梓清问的问题,等于是在问叶云的本心,所以叶云非常认真的回答。?

    现在问了这句话之后,叶云点了点头头,认真的说道:“天若阻我,以拳破之,神若阻我,以剑杀之!为了变强,就算逆了这天,又如何?这天不是我的天,为何不逆?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说道气势如虹,身后的李兰诗女,美眸之大放异彩,都紧紧的盯着叶云。

    就是云颖儿,都是连连点头,对叶云非常的赞赏。

    谢梓清却非常严肃的赞同道:“你说的对,这天不是你的天,逆了又如何?当你修为达到了道帝境界之后,就可以自行演化天地,形成洞天。可是想要完美的成为一个世界的话,除了需要道神境的修为,还需要天赋异禀的天资,以及机遇!”

    “洞天……”叶云又听到了一个新奇的词语,这无异于又让他接触到了新世界一样。

    谢梓清笑道:“你既然有逆天之心,就应该要懂得一个字,‘势’!”

    “势?”叶云心一震,听到了这个字之后,顿时有了一种明悟一般,当初力道之法,不就是一种势么?

    还有魔神踏,那是一种天地大势!

    谢梓清说道:“其实很简单,修者就是要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,夺天地之造化,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变强。修行本就是一种掠夺,夺天,夺地,夺人!这是一种强势!可还有一种叫借势,这个世上并不是谁都是天赋异禀的天才,可却依旧有平凡之辈,到了巅峰,这是为何?那是因为门知道什么叫顺势而为,什么叫借势、造势!”

    “夺,夺天、夺地、夺人!势!强势!借势!造势!”叶云心神震撼,这几个字,完全的如同巨大的锤子,重重的敲击在了他的心上!

    简直就如同醍醐灌顶一样,让叶云瞬间就茅塞顿开了,其实修者一生就是这么简单,这也是让叶云顿时有了一种明确的方向!

    其实不管怎么样,那都是为了强大,为了踏上修者的巅峰,那么就需要去做到夺,夺天、夺地、夺人!势,强势,借势、造势!

    谢梓清却神色严肃的说道:“小子,我说了那么多,你难道还不明白么?你现在如同无根浮萍,谁也没有资格给你一条大道,这需要你自己去走。可若是没有人能够引导你的话,试问,你能走多远,又要面对多少艰辛坎坷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叶云顿时沉默了,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对了,就是因为一直都没有人能够引导他,以至于自己总是在靠着自己摸索,所以总是走弯路,兜兜转转,也不会像其他修者那么简单,能够走得顺风顺水。

    当然也正如谢梓清所说,除了上一任的天心之主,还真的没有人能够有这个资格,成为自己真正的师尊,给自己一条道路。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道路,都是需要靠着自己的能力和本事,进行着修炼,开拓着自己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好!若是前辈不嫌弃的话,我这便拜你为师!”叶云懂了,拜师其实就是一种借势,而自己若是自己修为不够的话,没有靠山的话,那么就需要会给自己造势,借势!这样的话,才能够租到强势!

    “好,哈哈,很好,能够收你为徒,我此生荣幸啊!这一辈子,我即便开创了五行门,可是大多数的时间,都是在用来和十大家族抗衡,最后更是因为颖儿的死,给了我很大的打击,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收过一个弟子,现在你叶云成为我唯一的弟子,不知道可否?”谢梓清听到了叶云的回答之后,欣慰的畅怀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弟子叶云拜见师尊、师娘!”叶云双膝跪地,恭恭敬敬的给谢梓清行了磕头拜师大礼。

    谢梓清坦然受之,然后这才有云颖儿带着柔和的笑意,上前将叶云一把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却没有想到,当叶云跪下去的时候,李兰诗和上官梦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,也跟着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李兰诗、上官梦,拜见师尊!”这一下来的实在是太突兀了,就是叶云都没有想到,她两人会跟着跪了下来,这回倒好,千逸蓝傻眼了。

    千逸蓝完全处于懵的状态,现在自己就这么站着,似乎还真的是尴尬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抿了抿红唇,也跟着跪了下来,倒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李兰诗顿时就不高兴了,噘着嘴不满意的说道:“千逸蓝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千逸蓝故意装作不明所以的样子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拜师尊,我和梦姐姐都是哥哥的女人,当然要跟着拜师尊了。”李兰诗冷哼了一声,非常的鄙视千逸蓝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千逸蓝紧抿着红唇,冷若冰霜,她方才就是考虑到了这些,所以刚才也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最尴尬的还是叶云,正如李兰诗所说,自己拜师,呢么李兰诗和上官梦虽然和自己没有夫妻之实,可那也是两厢情愿的情侣。

    可是和千逸蓝之间的话,似乎并不会有什么男女之情,毕竟自己每次英雄救美,救了千逸蓝,换来的可都是打打杀杀。

    谢梓清却大笑道:“好,很好,你们都是我的好徒媳,就别互相抬杠了。”

    云颖儿也笑着将女一一扶了起来,柔声道:“我虽然沉睡了无尽的岁月,可是却也是过来人了。你们难道都看不出来么,这位姑娘,是喜欢上叶云了。”

    李兰诗第一个就不相信的喊了起来,“师娘,怎么可能呢,你不知道啊,先前我们在外面,叶哥哥救了她好几次,她倒是好一句谢谢都不说,反而不分青红皂白的说叶哥哥是好色之徒,是【淫】贼,还拿剑砍哥哥,几乎是救一次就动一次手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那也是被他轻薄了,才会这样出手的!”千逸蓝被云颖儿说破了之后,并没有否定对叶云是否喜欢。可是对自己被定义为忘恩负义出手这件事情,还是要好好的争辩一下。

    叶云却无可奈何,自从以前出了云卿的事情之后,自己最害怕的事情,就是男女之间感情的事情,就是和上官梦在一起,也是通过李兰诗的帮助,才接受了,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云颖儿莞尔一笑,温婉的说道:“兰诗啊,你不知道有一句话叫,打是疼,骂是爱吗?说实话,你别看我这么温柔,当初和清哥才相识的时候,也是如此,有一次重创了他,险些就害的他丢了性命。当然也就是从那一次开始,我们才互相确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