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呃……”这回李兰诗也没话说了,不过李兰诗最后还是忍不住低估道:“她这么危险,而且我和姐姐可不想再和别人分享叶哥哥了!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!”千逸蓝立刻就怒了,她本来就是冷傲的性格,现在被李兰诗这么一说,哪里受得了,立刻就争辩了起来。|(八)

    “真的吗?你要是真的不稀罕的话,那更好!”李兰诗从来都不会和别人抬杠,可是和自己的情敌的话,绝对是不会想让的。

    谢梓清笑道:“有些事情,都是天意如此,命注定的。就算你想避免,也避免不了。就好比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就是这个样子。你们之间的感情,也不会因为分与不分,存在什么一刀两断。遇到了就是遇到了,失去了就是失去了。”

    云颖儿也劝导道:“你们既然相遇,那么就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缘分啊。叶云这么优秀的孩子,能够得到你们的青睐,那也是他的福分啊。你们都是好女孩,他要是错过了一个,都是可惜啊。”

    “师娘,那叶哥哥岂不是要成了花心大萝卜了?”李兰诗郁闷不已,其实她也根本不懂事们感情,不清楚男女之间感情的事情。

    叶云听到了李兰诗的话后,真的是满脑子黑线,好在他受到过前几次的教训之后,非常清楚,当女人因为某一件事情较真的时候,最好不要吭声,就当是一个哑巴就好,不然那的话,只会越来越糟糕,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谢梓清笑道:“兰诗,你可不能这么想,这只能证明他优秀啊。而且似乎看这个样子,可都不是他的本意吧?我虽然才认识你们,但是也能看出来,叶云比较重情义,恐怕就是你们表露了心意,他为了不想让你们伤心的话,也会选择不伤害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今天可是大好的日子,说这些干什么,我去给你们做一些下酒菜吧。这才复活过来,很多事情,还不适应,正好适应一下。”云颖儿白了谢梓清一眼,变转身进了石屋内。

    千逸蓝满面通红,偷偷的拿眼去看叶云,她对叶云的心思,被这么捅破了之后,反而变得更沉默寡言了,只是身上散着的冰冷气息,反而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谢梓清笑道:“今日我妻子复活,又收了一个好徒弟,再有你们个号徒媳,人生快事。来给你们每人一个好的见面礼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便一挥手,道玉简送到了女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师尊,这是……”叶云不知道谢梓清送出去的是什么,诧异不已。

    谢梓清摆了摆手,笑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只是一枚玉简而已,这么玉简可以在危难的时候,保全你们人的性命。有次的机会,可以抵抗住巅峰道尊一下的一击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李兰诗女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,没有想到谢梓清给的竟然是保命符!

    没有什么能够和性命相提并论,命是无价的!

    叶云当先拜谢道:“多谢师尊恩赐!”

    这保命的玉符也绝对是能够给叶云很多的帮助,即便他再怎么强大,或许很多时候,根本就做不到给她们任何的帮助,最后也只有成了遗憾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尊!”李兰诗、上官梦、千逸蓝同时感谢道,当然千逸蓝的声音还是有些轻的,她现这里自己的身份是最尴尬的。

    李兰诗俏皮的笑道:“师尊,那叶哥哥是你的弟子呢,你怎么不给他一个护身符呢?”

    谢梓清笑道:“你们叶哥哥不需要这个,要是有了我的护身符的话,对于他来说,反而是一种限制,想要提升修为可就真的难了。男人和女人不一样,走路的方式也不一样。而我给你们护身符,就是希望你们能够保护自己,不要像当初颖儿一样。若是没有足够的保护的话,只会成为了遗憾。”

    谢梓清和云颖儿的爱情故事,真的是传扬了整个玄天道界多少年,多少青年男女羡慕嫉妒,也有扼腕叹息的。所以提到这件事情之后,大家都明白了谢梓清的用意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趁着事情还没好,正好,我来教导一下叶云,你们若是在修炼上,存在什么疑问的话,也可以询问我。”谢梓清倒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师长,现在就要开始传业受道解惑了。

    机会难得,换了是谁也能不愿意离开这里,所以谢梓清身为雷道至尊要讲课的话,自然都要抓住这个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四个都做好吧,我先教授叶云我的一些绝学之后,再结合我的修行经验,也可以给你们带来一些帮助了。”谢梓清淡然一笑,自从云颖儿复活之后,他顿时变了一个人一样,恢复了朝气!

    叶云恭敬的行了一礼,说道:“师尊请说,弟子洗耳恭听!”

    谢梓清点了点头,淡然道:“其实也没有什么,我是先天五行之体,在道武大6开创了五行门,又是雷道至尊,这里是我的洞府无幽洞,头顶上的雷海,也是因我而成。我传授给你的,就是我的五行之道,和雷道!”

    当下便伸手向着叶云轻轻一点,一道光芒冲进了叶云的眉心之,打在了元神之上。

    叶云一愣,就顿时感觉到了脑袋里多了几套功法和修行经验。

    谢梓清神色傲然的说道:“这是我的五行之法和化阳指,以及水天御雷诀!就交给你了,好好琢磨,你需要根据自身的优势和条件,修行出最适合自己的五行之法、化阳指和水天御雷诀,我不交手你,就不想影响你。当然你若是有什么看不懂的地方,倒是随时可以问我。”

    叶云目瞪口呆,满脑子黑线,真是没有想到,谢梓清竟然是这种甩手掌柜的方式,也是任由自己生长了。

    不过不得不说,谢梓清的话,说的又非常的有道理,就像当初神秘老者所说的话,只有适合自己的道,才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尊!”叶云却还是非常感激对方的,这也就等于是找到了一个方向,很多时候传到了授业解惑,并非是照本宣科,将自己会的都要教授给弟子,只有适合的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之后的时间,就是叶云一个人坐在一旁,仔细的研究其方才得到的传承之道,而李兰诗女,倒是渐渐地和谢梓清熟络了起来,有什么问题,都会去询问。

    巅峰道尊来解惑的话,那真的是无与伦比的良师了,李兰诗女顿时就有了很多收获。

    (co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