惠智禅师震惊间,却见苏怀已经上前一步,展开折扇悠然对活罗汉道:

    “我师傅是佛门传教使,不屑于你们这种佛门旁支说话,想对经,就由我来吧,话先说好,这经文我对上了,你们欧传佛教以后就不准在废话了,给我老老实实一边呆着去。”

    活罗汉微微笑了起来:“苏先生,你能代表少林寺吗?你可知如果你输了,你们少林寺就是玷污佛门声誉,我会和禅宗大僧正联名驱逐少林寺出佛门。”

    惠智禅师顿时神色一沉,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苏怀踏前一步,朗声道:“邪门歪道,还废话这么多,我是对上来了,我也要驱逐你们这帮佛门败类出教科文组织!”

    等范主席当了教科文组织秘书长,我非把你们这些小丑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“好,苏先生,请了,贫僧巴宝法王。”活罗汉正色结印道。

    苏怀把折扇轻轻一拍,歪着脑袋道:“本尊……东方不败~开始吧,《心经》是吧?”说着直接高声颂道:

    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,

    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既是空,空既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……”

    活罗汉巴宝原本自信满满,这心经原本是印度佛教不传之秘,用梵文刻在一个石佛像中,一直在欧传佛教寺庙**奉,因缘际会下,他有天擦拭佛像时,石佛像突然碎裂,才发现里面保存了几卷梵文经书。

    当时无人懂的梵文,他又重新花了一年时间学习失传梵文,最终才得到了这佛经九卷,苦修多年,原本打算凭此统一佛门的。

    可因为印度梵文早已经失传多年,他想翻译成中文,实在是千难万难,经文中有很多精妙之处他都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在现有残经上,进行一点点翻译破解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今天被苏怀这些人逼急了,他是绝对不会说出以这《心经》决定胜负。

    其实这《心经》晦涩难懂,深奥异常,他苦读多年,别说是翻译了,就算对其梵文意思,也只是一知半解罢了。

    而苏怀这一念,第一句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蜜多时。”这“行深般若波蜜多”就是梵文原文!!!他已经大吃一惊了,等到苏怀念出:

    “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既是空,空既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……”他顿时有种醍醐灌顶,豁然开朗的感觉!

    多年来,对这《心经》难以理解,晦涩难懂的几句,却因为苏怀这浅显易懂的中文翻译,令经文中精妙都呈现开来。

    大勇,惠智两人,都是惊讶地观察着活罗汉的反应,莫非……这苏怀念的《心经》是真的!?

    斯奈更是心中巨震,因为他这么多年跟在活罗汉身边,心中日日夜夜挂念,也就是想修行到这个《心经》,苏怀念得这个经文,如果是真的,他还争这些做什么!?

    记下来!全部记下来啊!

    欧传佛教众人,都反应过来,人人都屏气凝神,专心听着,而更有人直接对旁边的哈佛学生苦苦哀求:“谁有录音笔!?”“谁有录音笔~!”

    看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佛学系助教们,全都想是发了毒瘾的瘾君子一样,急不可耐,抓耳挠腮的样子,在场哈佛学生们都是互相望着,满是惊讶。

    他们根本不懂得这《心经》对于修佛者的意义,这可是大乘佛教,传说中的最重要经典和核心之一!

    可以说,现今大灾难之后,各教派学的都是残经,谁也没有见过一部完整的佛经。

    而《心经》最短,最精炼,也最根本,是一切佛学门派,都梦寐已久的至高佛经之一!

    等到苏怀念完最后的梵文:“谛揭谛,波罗揭谛,波罗僧揭谛,菩提萨婆诃……”

    活罗汉那双肥厚的大耳垂,都不由自主地在颤抖着:

    “苏先生,这《心经》原文是梵文,这是谁翻译为中文的?”

    这多么年来,他穷尽心思,都无法翻译出这全文,却没想到,竟然有人能把如此至高无上的佛理,精炼为267个字,这译者简直是学究天人,他根本不及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苏怀收起折扇朗声道:

    “华夏佛教经文,都是唐时僧人玄奘,孤身一人,西行五万里,历经艰辛到达印度佛教中心那烂陀寺取真经。前后十七年学遍了当时的大小乘各种学说,共带回佛舍利150粒、佛像7尊、经论657部……全部翻译成汉文。”

    “唐玄奘……”活罗汉默默念着这个名字,心中充满了崇敬,突然抬头高声问道:

    “苏先生,这唐玄奘可带回来了《金刚经》!?你可知道《金刚经》的经文?”

    斯奈,惠智,大勇,乃至现场所有欧传佛教僧人,心中都是一凌。

    如果说《心经》是大乘佛教精要的话,那《金刚经》就是佛教的万经之王,是各派佛教最至高无上的总论。

    可《金刚经》篇幅极长,经过大灾难之后,早已经是面目全非,根本不可能流传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活罗汉这么问,那就意味着他知道《金刚经》的内容啊!!!

    如果活罗汉,知道《金刚经》的内容,就算苏怀通解《心经》也绝对无法撼动活罗汉在佛教地位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巨震中,只看活罗汉恭恭敬敬对苏怀道:“苏先生,请开示《金刚经》。”

    苏怀心想,现在不统一佛门还等到什么时候,于是干咳一声高声颂道:

    “如是我闻。一时佛在舍卫国。祗树给孤独园。与大比丘众。千二百五十人俱。尔时世尊。食时。著衣持钵。入舍卫大城乞食。于其城中。次第乞已。还至本处。饭食讫。收衣钵。洗足已。敷座而坐……”

    苏怀高声念着经文,在场众僧都是已经完全忘记了这是在哈佛学院了,各个都是满脸恭敬,低头领悟。

    而大勇,惠智却都是同时望着活罗汉,因为苏怀念得是真是假,只有活罗汉一人知道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